中国创投“出海”东南亚:紧盯数字经济机遇 构筑独特项目竞争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陈植
2022-09-0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近期我们计划在新加坡设立新的办公室,开始布局东南亚市场的股权投资。”一位国内大型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透露。

这也是今年以来国内众多创投机构积极布局东南亚市场的一个缩影。

此前,顺为资本在新加坡注册发起名为 SWC Global 的子公司,通过派遣部分中国员工与招募当地投资人才,计划拓展东南亚市场的股权投资。

市场传闻源码资本、元璟资本等10多家国内创投机构正在新加坡设立分部,作为投资东南亚地区高科技企业的“桥头堡”。

这背后,是东南亚经济蓬勃发展与众多新经济产业迅猛成长,正令当地成为新的股权投资热土。

另类资产投资研究公司Preqin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东盟地区的创投交易金额达到创纪录的200亿美元,同比大涨160%,其中,新加坡的创业投资交易额最大,占交易总额的46%,印度尼西亚次之,占比达到37%。此外,去年菲律宾与越南的创业投资交易金额增速也达到过去5年平均值的6.9倍。

记者注意到,在东南亚国家,早期项目股权投资的火热度远远超过中后期项目。

通联数据Datayes显示,去年东南亚地区的企业D轮、E轮阶段股权投资交易总额为35亿美元,较2020年与2019年分别仅增长5%与3%,与此对应的是,去年东南亚地区高科技初创公司共获得约257亿美元股权融资,是2020年94亿美元的逾两倍。

一位美国创投机构驻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指出,究其原因:一是,东南亚众多新经济高科技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投资初创企业所获得的股权投资回报更加可观;二是,今年欧美国家IPO不景气,导致全球创投机构对东南亚中后期项目的股权投资热情有所降温。

但是,在东南亚新经济产业蓬勃发展与创投资本持续加码投资的共振下,东南亚地区独角兽企业的数量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DealStreetAsia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东南亚独角兽企业达到46家,相比2020年增加25家。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创投机构积极布局东南亚市场,也面临日益激烈的优质项目竞争压力——目前,全球富豪家族办公室、欧美创投机构、当地股权投资基金都在争相扩大当地电商、WEB3.0、加密数字资产、电动汽车、新能源、智能制造、游戏、金融科技等领域的投资布局。

上述国内大型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透露,相比而言,中国创投机构也有自己独特的项目竞争优势:一是,将中国新经济高科技企业的业务拓展历程分享给东南亚相关企业,助力他们走得更好更稳;二是,借助中国企业业务出海“东风”,给东南亚企业创造更广泛的业务合作空间;三是,帮助东南亚企业引入专业人才,赋能企业构建更完善的人才储备。

“事实上,众多东南亚新经济高科技企业也在积极借鉴中国相关企业的成功发展经验,令中国创投机构受欢迎度相当高。”他指出。

出海背后的投资逻辑

一位此前在新加坡设立办公室的国内PE机构副总裁向记者表示,他们之所以关注东南亚地区股权投资机会,一个重要原因是越来越多投资企业将业务出海首站选在东南亚地区。

“通过市场调研,我们发现东南亚地区存在越来越广泛的股权投资机会。”他表示,一是,东南亚国家享受到部分产能迁徙红利,给当地制造企业通过数字化管理与智能化生产,实现业务更快发展创造了更大机会;二是,东南亚地区庞大的人口,以及移动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不断增加,给电商、游戏、智能出行、金融科技等产业缔造巨大的发展空间;三是,东南亚不少国家正积极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提供相对优惠的税收政策与相对完善的法律法规环境,正带动元宇宙、WEB3.0、区块链等前沿科技产业快速发展。

“去年底我们在新加坡已设立一个办公室,派遣两位员工并在当地招募多位具有创投经验的人才,开始在东南亚地区寻找优质项目投资。”这位创投机构副总裁指出,这个举措也得到美元基金众多出资人(LP)的支持——随着全球经济环境变化与国际形势骤变,这些LP也希望更分散的股权投资降低风险。

记者获悉,目前中国创投机构在东南亚地区的股权投资,主要以他们发起的美元基金为主,投资范畴主要涉足电商、游戏、智能出行、金融科技、电动汽车、高端制造、新能源等领域。

通联数据Datayes显示,去年中国投资机构在东南亚地区参与24个项目的股权投资,累计投资额约在59.54亿美元,占到去年东南亚当地股权融资总额的逾40%。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创投机构在东南亚地区的股权投资方式,正出现一系列新变化。

近期,专注新兴市场的品牌电商一站式服务商——Jet Commerce完成由锦秋基金、隐山资本、浙江丝路基金联合领投的逾6000万美元B轮融资。资料显示,2017年Jet Commerce在印尼诞生起,一直在快速扩展东南亚国家业务版图。2020年完成业务整合并在杭州设立全球集团总部。

记者获悉,如今不少华人纷纷在东南亚国家创建电商、游戏、金融科技等高科技平台,等到业务发展达到一定规模后再将总部迁回中国,此举既能让众多国内创投机构“足不出境”,就能投资东南亚高成长企业,又能借助中国电商、游戏、金融科技领域运营人才与科技研发优势,在东南亚地区构筑更强的业务竞争优势与客户体验,实现更快发展。

塑造独特项目竞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创投机构布局东南亚市场,正面临日益激烈的优质项目竞争压力。

谷歌等数家机构联合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25年,东南亚地区在数字经济领域的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这足以吸引众多欧美创投机构、全球富豪家族办公室、东南亚当地创投机构争相加快布局这片前景广阔的创投热土。

新加坡金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新加坡金管局一共接到143只富豪家族办公室的申请,目前落户新加坡的富豪家族办公室数量已超过400家。

记者获悉,多数落户新加坡的富豪家族办公室都将股权投资作为重要的资产分散配置方向,他们也愿意为东南亚地区具有独角兽企业潜质,处于高成长的数字经济企业投入巨额股权投资资金。

前述创投机构副总裁告诉记者,事实上,东南亚地区的股权投资项目竞争并未如市场想象般激烈。究其原因:一是,不同创投机构的投资策略截然不同,比如欧美大型PE机构仍倾向投资业务模式相对成熟的独角兽级别企业,但中国众多创投机构喜欢投资具有高成长性的初创期企业;二是,不少富豪家族办公室偏爱投资当地大型企业集团内部孵化的新技术新经济项目,但欧美与中国创投机构更青睐具备全球视野与海外留学经验,且拥有独特技术研发能力的草根创业者;三是,欧美创投机构更看中东南亚初创企业的治理架构是否契合欧美企业现代化管理章程,中国创投机构更愿与精通中文且擅于融合中西方企业文化的当地创业者打交道。

AC Ventures管理合伙人黄佩华指出,多数中国VC出海投资,与中国企业业务出海与业务全球化趋势“同步”,因此国内创投机构与海外创投同行的“交集”未必很多。

记者获悉,尽管东南亚优质项目竞争日益激烈,但中国创投机构依然有自己的独特“法宝”,吸引当地企业接受来自中国VC/PE的资金。一是,中国创投机构可以分享国内众多新经济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历程与业务拓展得失,对他们而言是宝贵的“财富”;二是,越来越多东南亚高科技初创企业也希望与中国同行形成更紧密的业务协同联动效应,尤其在供应链管理、技术合作、市场拓展等方面,东南亚高科技初创企业希望中国创投机构能“牵线搭桥”,让他们与中国同行拓展更大合作空间。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表示,此前他们在印尼投资一家化妆品企业,正借鉴中国企业的一些成功运营经验,伴随着中国电商业务出海,相关物流等产业链的协同合作机会已经悄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