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健康并购潮起,“项目不能只奔着上市去”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马婷婷
2022-09-06

21世纪经济报道见习记者 马婷婷 北京报道

2022年医疗健康行业投融资不及预期。已基本成为行业共识。在复杂的经济环境影响下,一方面,企业再融资之路愈发艰难,另一方面,VC/PE基金退出普遍承压。

然而,逆势之下,并非没有“生路”。从可对比的数据来看,行业内并购已成为机构投资者实现退出、被投企业持续发展的新通路。

CVSource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一级市场医疗健康行业共发生并购事件316起,较2020年的232起有大幅增加,同比增长36.2%。今年以来,尽管国内投融资市场低迷,但医疗健康并购仍然与去年同期持平。截至9月5日,2022年国内一级市场医疗健康行业共发生并购186起。

“在海外,一个医生或者科学家团队,将研发的产品或者整个公司卖出是十分普遍的。中国的创业者还没适应这样的节奏。未来,创业者创业成功后,通过并购退出积累财富,再进行连续创业一定会成为行业中的主流,不可能所有公司的终点都是上市。”某国内私募股权基金合伙人对记者表示。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获悉,专注高端细分有源微创外科手术产品的昆山雷盛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盛医疗)也迎来资本方并购。以久友资本为首的一众老股东正式与某头部美元基金达成协议,后者将收购全部雷盛医疗股份。目前项目正在交割过程中。

久友资本管理合伙人孙毅对记者表示,“雷盛医疗创始人谭伟博士具有非常强的研发能力,公司已上市的产品也具备国产替代潜力。”但他也坦言,雷盛医疗在商业转化能力上仍存在不容忽视的短板。基于当前的市场环境,公司完成并购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项目不能只奔着上市去。长、短板均很明显的项目,更应该设立好目标,把钱花在刀刃上,积极寻求公司并购或管线并购机会。未来并购退出应该会是一股热潮,也会构建起更和谐的投融资状态。”对于当前颇为“寒冷”的融资环境,久友资本管理合伙人兼CEO何煦也指出,上市退出并非机构投资唯一终点。

3年布局,实现精准并购退出

是继续增资?还是拉着创始人一起走并购道路?

2021年,已在A轮融资中领投了雷盛医疗的久友资本行至“岔路口”。

公开信息显示,雷盛医疗成立于2017年,长期专注于研究开发高端细分有源微创外科手术产品。公司总经理兼研发带头人谭伟博士拥有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和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曾在中美数家医疗器械公司和科研机构研发先进诊疗技术。

在2020年完成由久友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后,雷盛医疗在研静脉腔内闭合系统临床工作开展顺利,先后与国内四家知名医院合作。公司产品性能在临床过程中得到验证。

“对于相关产品取得注册证,大家都是挺有信心的。这样的milestone,对于小股权的增资来说已经足够。”孙毅回忆称。

然而,在当前医疗健康融资整体遇冷的情况下,企业后续盈利能否与高企的估值匹配?政策风向是否会有变化?缺乏市场推广能力的核心团队能否顺利完成销售工作?市场竞品是否会迎头赶上?这些均是摆在台面上,无法回避的问题。

对于久友资本来说,如果走并购,难度就较大一些。“当时我们只是持股20%的小股东,不必劳心费力。一旦为求并购走向控股,整个企业的运营、财务、合规都需要强势关注和介入。更重要的是,‘接力棒’最终还是要交出去。”

实际上,早在2019年接触雷盛医疗之初,久友资本就曾萌生通过并购退出的想法。

“雷盛医疗治疗静脉曲张的血管消融产品还是不错的,研发能力和产品市场方向都不错,进口替代空间足够大。但公司综合资源和能力未必能把公司持续带到一个高度,往长远看,期望通过企业自然成长、上市退出,挑战非常大。往近一点说,核心产品拿到注册证后销售怎么办,缺乏靠谱的商业合伙人或整合市场资源的能力,走进口替代凭什么跟美国头部公司打?”2019年,久友资本在立项会上就有此疑问。

几经思考,久友资本最终坚持了并购退出的判断。

2021年,久友资本生命科技基金一期进一步收购雷盛医疗老股,持股比例达到35.9%。同时,公司也通过一致行动协议,与其他投资方达成了推动并购退出、实现一致决议的基础条件,寻找并购方的工作正式开启。

很快,擅长中、晚期成长型和并购型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某头部美元基金入局,三方已于近日达成并购协议。

至此,一份经过缜密思考的并购案例尘埃落定,久友资本实现精准退出。何煦表示,“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我们所关注的也不仅是账面的浮盈,在当期经济环境相对承压的局面下,我们更希望结合市场变化,落袋为安,为LP负责。”

医疗健康并购浪潮涌动

久友资本对并购退出所产生的迷思,也是当前国内VC/PE面临的行业共性问题。

“从LP的角度,肯定更希望项目能走到上市,获取最多的回报。从被投企业创始人的角度,即有利益的考虑,也有对执掌一家上市公司荣耀的执念,很少愿意委身被并购。机构想通过并购退出,压力很大。”上述基金合伙人对记者表示。

但当前整体承压的经济环境与相对低迷的二级市场估值,也令投资人和创始人开始正视医疗健康领域内的投融资现状。

由于科创板第四套上市标准、港股18A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大量资本集中涌入医疗健康赛道,行业内企业估值被推得过高。但自2021年中开始,二级市场估值泡沫破裂,破发频现,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屡见不鲜。项目和投资人越来越趋于理性,资本退潮已无法避免。

据医药魔方InvestGO数据库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医疗健康领域一级市场投融资事件共583起,同比和环比分别降低了46.7%和45.9%,IPO事件30起,同比降低45.5%,环比降低55.2%。

而在另一端,近年来,并购市场则开始逐渐升温。上述基金合伙人分析称,近年来,具有国际一线创新能力的创业者层出不穷,但所打造的企业往往更偏向于“小而美”,其创新实力正在逐步得到国际认可,但却往往不具备商业化落地的能力,难以走向上市。“我感觉今后的并购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