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酷体育成引流利器,夜间运动引爆“Young城Yeah市”

南方财经全媒体丁莉
2022-09-23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丁莉 广州报道

夜幕降临,广州的热闹却分毫不减。在霓虹灯光映射的城市广场和街边巷角,脚踩滑板的灵活身影三五成群,下碗池、过路障、荡板、Shovit、Ollie……这一被无数年轻人追捧的新潮运动,被赋予一个极其形象的名字——陆地冲浪。

在这一专属年轻人的炫技场之外,相对低门槛的夜跑和夜骑也不乏受众,随处可见骑行者穿梭混迹于城市人潮中。

日前,由国家体育总局指导、人民网主办的“人民爱健身”平台发布的《2022国民健身趋势报告》显示,17:00-22:00是国民运动高峰时段,而广州等地的健身开启时间比全国还要晚一小时。广州的夜间经济盛况时效更长、更可持续,繁荣热闹的商业景象与活力四溢的街头运动交融在一起,碰撞出非凡的文化气场,也催化着更强的消费潜力。

基于夜间运动的良好生态基础,广州如何进一步从中挖掘经济驱动力?世邦魏理仕华南区商业部负责人钟廉军认为,完善的运动设施和响亮的运动IP是必要的。

“运动+”为夜经济注入新活力

在花都,自行车爱好者协会几乎每个星期都会组织一次夜间骑行,花都湖公园、芙蓉度假村、赤坭镇、花山镇等一众地点均成为夜骑圣地。

作为一项低门槛夜间运动,夜间骑行以其老少皆宜的特点,吸引了无数居民加入。据美骑发布的《2021年中国运动自行车调查报告》,自行车运动群体的“老龄化”趋势越发明显,高年龄段人群的加入使夜间运动群体实现“扩容”。

同时,作为新潮运动的飞盘、滑板、酷跑等也相继加入夜间运动版图,使广州夜生活不断焕新。由于兼具运动功效和社交属性,且往往动作潇洒潮酷、场地兼容性强,夜间运动迅速破圈,成为年轻人的新宠。

以飞盘为例,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飞盘运动玩家已达到50万;而在小红书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中,飞盘名列第一,发布量同比增长了六倍。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观察发现,无论是夜骑爱好者频繁打卡的沙面、广州塔、琶洲大桥等地,还是滑板等街头运动玩家热衷光顾的滑板公园、城市广场,都与夜间商业繁荣场所高度重合。

除了运动爱好者自发式的打卡,相关运动俱乐部组织的活动则进一步加强了这种聚合效应。

广州知名陆冲俱乐部FLOWAVE就定期举办社群活动,地点往往选在商业气息浓郁的街区。活动以陆冲运动“+”车尾箱集市、江边音乐会、露营、飞盘等多元形态进行,至凌晨时分方才进入尾声。多重潮流元素混搭,吸纳了众多年轻人的加入,也为街区带来了庞大流量。

一方面,夜间体育运动推动了广州夜休闲形态年轻化,并使广州“夜经济”元素日趋多元,城市的烟火气更浓;另一方面,运动之后吃宵夜、健身后补充能量,也带动了周边餐饮、购物、娱乐等业态的发展,由此形成了活力十足的消费供给循环圈。

而当搭配特定的节点,夜间运动又成为特效调味剂,将节日气氛烘托至顶点,并发挥着联动不同景区的功效,经济活力在景区互动中彰显得淋漓尽致。

据琶醍运营中心负责人徐慰介绍,今年520期间琶醍推出了“游轮+徒步”活动,设计路线串联琶醍和广州塔;前两年万圣节期间,他们还策划了从琶醍到广州塔的夜间徒步与变装狂欢活动。

抓住了年轻人的胃口,也就把准了消费的潜力点。夜间运动日益繁荣,刺激了无数商家和品牌敏感的商业嗅觉,通过跨界、联名等途径向夜间运动“借势”。

今年七月初,广州本土青年文化潮流厂牌“+∞PLAY无限畅玩”便与FLOWAVE联合举办了OnAir陆地冲浪公开赛,活动进行至深夜九点,双方还推出了联名款陆地冲浪版。

此外,大型商业广场也不甘落后。8月6日,安华汇广场同时推出了陆冲公开赛和飞盘体验赛,陆冲、飞盘、DJ电音趴等多重元素叠加,吸引无数青年人加入;在嘉裕太阳城广场,滑板、飞盘、篮球等各类夜场赛事不定期举行,商场着力打造广州运动地标,并将之作为强有力的引流利器。

预设场馆孵化体育赛事IP

在夜间运动热度日益攀升的背后,广州各类运动设施正日益完备。

目前,广州已有体育场地超3.5万个,平均每万人体育场地达18.92个,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体育设施网络已经形成。

在钟廉军看来,日益兴旺的夜间运动对专业场地的需求正逐渐提升,这要求提前规划布局。“政府需扮演好领头羊的角色,从满足民众自发的运动需求到引领消费趋势,预设专业化场地,孵化更多活动,为夜间经济的发展做好铺垫。”

针对夜跑爱好者,广州也已建成碧道共计530公里。其中,阅江路碧道示范段将自然生态揉进运动场所,水道、漫步道、慢跑道、骑行道、有轨电车道“五道合一”,环境健康安全、设施完善。据日前发布的《广州生态环保“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广州将建成碧道1506公里。

为迎合新兴运动潮流,滑板公园、飞盘公园等也应运而生。今年8月底,新建成的钟落潭飞盘公园容纳了约2万平方米的飞盘专属场地;而在琶洲大桥、广州大学城、海印大桥等地,一众自带网红“体质”的高颜值滑板场也已纷纷落成。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目前,广州市体育局已为市属公共体育场馆配备自动体外除颤仪154台,城市体育活动的治理日益精细化、安全化,为夜间运动的开展提供了支撑。

与此同时,体育场所的科技含量不断提升,智能化已成为广州运动新趋势。

位于江心的二沙岛体育公园是广州首座智能体育公园,公园内配备智能一站体测四站训练亭、五方位体测亭等智能健身设施66台。海珠区的洲头咀公园也设置了深蹲训练器、腹背肌训练器、智能竞赛车等十多种智能体育设施,并广泛应用5G技术,引入智慧跑道、AI武术大屏等,为公园植入智慧“大脑”。

从举办大型赛事看,国内其他城市的成功范本或许可以为广州带来“他山之石”。

在厦门,闲置的会展场馆被充分开发,用于包括体育赛事等多种用途。由政府牵头,厦门孵化出荧光夜跑、情侣夜跑等一系列夜间赛事活动。2019年,亚洲首届6天6夜马拉松在厦门举行,这也使中国成为继美、法等国之后的第五个举办国。今年8月底,由中国田径协会举办的5K夜跑联赛在厦门体育中心举行,该赛事已成为国内持续时间最久、影响力最大的田径场地赛事之一。

目前,马拉松已成为厦门的一张城市名片,并形成洼地效应,吸引更多优质体育项目和经济要素汇集。数据显示,2016年,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给厦门创造了价值约168.5亿元的旅游市场;2020年厦门马拉松赛又为厦门带来约6.53亿元的综合经济效益。

“体育赛事作为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所带动的消费量极和经济贡献是十分可观的。”钟廉军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广州可以从厦门的成功故事借鉴经验:由政府引导或牵头培育知名体育赛事IP,加快形成独特的夜间体育消费文化和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