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多区存量隐性债务实现清零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志锦
2022-09-23

21世纪经济记者杨志锦  上海报道  广东、上海、北京在去年入选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后,广东于今年1月宣布实现隐性债务清零,市场也高度关注上海、北京的进展。

记者根据上海市及其辖区公布的预算执行报告梳理发现,目前上海市尚未表示隐性债务实现清零,但下辖浦东新区、松江区、奉贤区、崇明区等已实现隐性债务清零。

浦东新区在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中表示,加强政府债务管理,全面梳理新区存量隐性债务情况,制定区属企业隐性债务化解方案。克服疫情影响,完成5月底前存量隐性债务清零的既定目标。

奉贤区表示,加强对各镇、开发区的培训指导,通过统筹财政资金及争取置换债券,及时完成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任务,实现本区政府隐性债务全部清零目标。

崇明区称,上半年开展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工作,切实化解债务风险。加强沟通对接,按照“应早尽早”的原则,协商做好提前偿还工作,截至今年5月底,已全面完成隐性债务清零,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金山区表示,上半年推进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改革。统筹利用财政资金和再融资债券资金,提前偿还全部存量隐性债务和三类债务,构建财政可持续发展环境。

松江区今年1月的预算报告中表示,本区已在2021年7月通过预算安排及存量资金全部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提前实现本区全域无隐性债务。

此外,闵行区披露,上半年稳妥化解政府隐性债务余额。根据上海市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工作要求及《闵行区全域隐性债务清零操作方案》,通过再融资债券的形式化解债务16.1亿元,并于5月底前完成。

值得注意是,上海其他辖区未在相关报告中披露隐性债务化解情况,个别区域尚未公布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这些区域也存在已清零但未披露的可能。

隐性债务和法定政府债务相对,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而法定政府债务是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纳入财政预算管理,因而是“显性的”。

“隐性债务是相对显性债务而言的,它不是一个法理概念,而是约定俗成的概念。地方政府发债公开了的就是显性债务,未公开的就是隐性债务,所以隐性债务不是通过发债取得的,而是地方政府在限额之外融资取得的。”江浙地区财政系统人士表示。 

2018年8月,监管部门已完成了对隐性债务的统计。对于隐性债务的处理,监管提出两大方向:一方面坚决遏制增量,另一方面积极稳妥化解存量。诸多地方公布了隐性债务化解方案,大多要求在5-10年间将隐性债务化解完毕。换言之,全国层面需在2028年前实现隐性债务清零,而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隐性债务清零要提前。

上海市去年10月25日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议听取了上海市“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工作推进情况的汇报。会议提出,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有关决策部署,经国务院批准,上海市正式启动“全域无隐性债务”试点工作。

上海市去年末公布的《关于提请审议<上海市2021年市级预算调整方案(草案)>的议案的说明》披露,上海拟将2021年市级收入预算调整为3525 亿元,比2020年增长7%,比年初预算增收130亿元。同时,拟增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0亿元。其中,上海市加快化解地方政府债务,拟增加安排市级支出100 亿元,用于偿还部分轨道交通建设项目银行贷款。

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偿还隐性债务作为配套措施之一。上海市于今年5月发行再融资债券约655亿(其中专项债385亿、一般债269.8亿),募集资金均用于偿还存量债务。

再融资债券是地方政府债券的一种类型,此前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地方政府债券本金。与以往用于偿还债券本金并标注偿还哪一只地方政府债券不同,2020年12月以来,部分再融资债券用途只是模糊表述为“用于偿还存量债务”。这类再融资债券也被市场称为特殊再融资债券,实际用途一般用于偿还隐性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