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湾区丨破解创业人才发展瓶颈 推动双创事业蓬勃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钟鸣
2022-09-23

广东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研究员钟鸣  随着2022年全国双创周活动的成功举办,社会各界对双创的关注和热情再次提升,双创相关的各项工作也正在持续开展和深入推进。在知识经济时代,双创事业的发展与技术、资源、管理、制度等内外部多重因素高度相关,其中最根本的仍是人才因素。

以深圳为例,作为著名的“创客之都”,双创人才和企业的成长壮大是城市发展的不竭动力,深圳创客群体经过近年来的发展逐步显现出以下特征:一是整体活跃度高。《“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研究报告(2021)》显示,深圳市每万人拥有企业1288家,即每10人中就有1名创业者,创业密度稳居全国首位。二是创新创业的链接性强。《2021广深地区创业洞察报告》数据表明,54.14%的中小企业创业者具备本科以上学历,且这一比例仍有持续扩大之势。同时,深圳创业者的创新型机会敏锐性更强,成立一年内并拥有专利信息的创新型企业有1167家,高于上海(851家)、北京(609家)和广州(637家)。三是青年成为创业者群体的中坚力量。据相关大数据统计,深圳创业者平均年龄为36岁,创业者最集中的年龄段是31-40岁,占创业者总数的42%,而30岁以下的创业者约占20%。四是对全国双创人才的吸引力强。深圳创客的原始籍贯较为分散,十分贴合“移民城市”的人员构成特点,同时也存在“就近创业”的偏好。广东本地创业者约占30%,临近的湖南、湖北、江西三省的创业者也同样占到三成。

一般来说,先进城市雄厚的产业基础、优质的营商环境为创意的诞生、创业者梦想的实现提供了广阔平台。但与此同时,目前国内尤其是深圳不同创业主体在发展中也遇到一定瓶颈,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毕业生创业比例仍然较低。深圳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职院等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仍低于1%,全市中职院校2021届毕业生创业率4.16%,低于美国20%-30%的学生自主创业率。这种落差主要源于三方面因素:首先,创业文化的差异。根据浙江大学的对比研究,美国文化所提倡的低风险规避意识、个人主义和成就导向都体现了鼓励个体创业的导向,而中国的儒家文化则更倾向于和谐与合作;其次,创业教育的不同。截至2015年,美国50个州中有20个州将创业教育设为高中必修课程,18个州将创业教育拓展到基础教肓阶段的必修课程。深圳高校目前多设置了创业园、创业学院等板块,但创业教育尚未向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普及;第三,毕业生对创业风险承受度的降低。在当前经济面临超预期因素影响的情况下,选择考研升学和考取公务员的准毕业生连年创新高,而与较高风险挂钩的创业活动则越来越非毕业生首选。

二是科研人员“产业化”意识仍需提升。广东先后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实施意见》《关于鼓励高校科研院所科研人员创新创业有关人事管理问题的意见》等相关政策,为科研人员离岗创业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但是,根据中国科协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科技人员创业比例仅2.5%,科研院所更是只有1.2%。这种情况的产生有内外因两方面因素。从内因来看,科研人员创业动力不足,科研人员中对离岗创业后的待遇、成功率的担忧以及利益分配模式不清晰等因素,导致离岗创业意向并不高,对离岗创业认可度也偏低。从外因来看,科研和商业的思维差异导致市场的相对谨慎,部分专家教授并不擅长经营管理,也不了解法律风险和市场趋势,学术圈和投资圈、产业圈之间存在底层逻辑差异。巴士底公司曾做过统计,美国高校教授创业公司失败率高达96-97%,因此很多机构并不会把高校教授的创业项目列进首选。特别是在市场冷静期,反而对教授等科研人员的产业化项目更为谨慎。

三是头部企业“裂变孵化”效应相对不强。全球创新标杆硅谷的“星星之火”,就是由仙童半导体公司的“八叛逆”出走创业而点燃的,而后裂变企业数目一度达到94家。目前在深圳,腾讯、华为、中兴等头部企业已形成了一批“创业帮”,但相关模式还未形成成熟的体系。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裂变式创业环境和氛围尚待构建,具备一定规模体量的母体企业并不能完全认识到内部创业的重要性,仍以防范团队流失为主而非主动提供高开放度和高容错率的平台;另一方面,目前内部裂变以个案研究为主,复制和推广仍存门槛。

四是初创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仍需加强。有跟踪报告显示,国内毕业后选择自主创业的2018届本科毕业生中,三年内超半数人选择退出,仍在坚守的比例(41.5%)相比2017届同期(43.4%)进一步下降。《青年创业城市活力报告(2021)》也提出,自身运营的不确定性成为青年创业者最大的担忧。目前政策大多集中于鼓励创业和创业的前期孵化,对创业项目落地后的“再次成长”和持续性支持机制的缺乏是造成该现象的主要原因。

综上,笔者认为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打破创业人才面临的困境,为双创工作赋能:在创业氛围营造方面,加强对创业者经历的正向宣传,营造积极、宽容的创业环境,充分利用创业校友、前辈的“传帮带”效应来带动创业热情的提升。在创业者素养培育方面,在基础教育阶段适度进行创业理念和创业精神的良性宣导,使创业作为大众职业路径的一种常规选择深入人心。持续性跟踪创业团队情况,以全生命周期理念关注创业者各阶段能力的提升,加强对创客“再次成长”能力的培养。在创业模式多样化发展方面,鼓励校园式、裂变式、创生式等多种创业模式发展,以产业链为单位进行相关模式的总结完善和推广。为有意向的博士、教授等科研人员提供平台和创业导师,帮助其进行产业化评估和经营团队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