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稳增长并防风险,继续推进面向长远的各项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9-23

△音频来源:南财音频

日前,美联储会议宣布连续第三次加息75基点,将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从2.25%至2.50%上调到3.00%至3.25%。加息并未减速,会后更新的点阵图预测在年底前将进一步紧缩125个基点,利率将在明年达到4.6%的峰值,这似乎是想打消外界对鸽派表态的所有希望。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虽然近期一些指标有积极改善的迹象,但是,通货膨胀率仍然居高不下,反映出与疫情有关的供需失衡、粮食和能源价格上涨以及更广泛的价格压力,劳动力供给未显著改善以及由此带来的工资上涨压力仍然较高。他表示实现政策目标的同时经济能够软着陆非常具有挑战性。他坦承,软着陆的可能性也许降低,但他的工作目标是降低通胀,只有在通胀切实降低至2%后才会考虑降息。

随着一些商品价格回落,目前支撑美国通胀的主要力量来自工资、房租以及由此产生的服务价格上涨。工资上涨的压力源自劳动力短缺,美国劳工部长Marty Walsh日前表示,缺乏可用的劳动力来填补工作岗位比通胀对经济的威胁更大。美国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900位首席执行官中,大多数人把劳动力短缺称为“头号外部威胁”。

早在7月初,美国劳工部公布美国存在1130万个岗位空缺,劳动力不足阻碍了供给与需求的匹配,引起通胀压力。美国劳动力短缺主要是其防疫政策产生的后果。在经济重启后,美国出现大量辞职现象,近250万美国人提前退休,有200多万人离开工作岗位,美国劳动参与率下降了1.2%,从63.4%降至62.2%。据美国政府估算,有多达700万至2300万美国人受到“长期新冠”的影响。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显示,目前约有200万至400万美国人因患长期新冠后遗症而失业。因此,短期内劳动力短缺不断抬升实体经济与服务业工资水平,成为推动通胀的重要因素。

如果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会大幅增加,但主要风险来自债务成本骤增。根据美国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CRFB)的一项最新预测,在本次加息后,未来十年将增加2.1万亿美元的政府赤字。上世纪80年代初沃尔克治理滞胀时曾激进加息至20%左右,但那时美国政府债务仅占GDP的30%左右,而现在美国总债务水平已经膨胀到了GDP的约120%。次贷危机以来,美国积累了大量债务,长期量化宽松政策鼓励了企业增加杠杆,美联储在2018年加息到企业面临债务风险时被迫停止政策退出,但疫情后的零利率政策进一步增加了杠杆率。疫情期间,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以巨大的财政赤字补贴居民。此外,为了讨好各自的支持者,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以及拜登“重建美好法案”都大幅增加了美国政府财政赤字。

可以看出,美国当前面临的棘手问题,都是由其一系列政策不当造成的。由疫情造成的劳动力短缺形成了工资通胀螺旋,美国持续加息可能也改变不了滞胀的格局。而美国企业和政府的高负债比,又让经济对利率上升的承受力大幅降低。如果要实现2%的通胀目标,而劳动力短缺在短期内无法解决,那只有大幅提升利率使得经济陷入硬着陆,这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自次贷危机以来,过低利率造成的各种高杠杆和僵尸企业都面临被清算的危险。因此,可预计的是,美国可能为了避免硬着陆而容忍较高的通胀水平,从而拉长滞胀的周期。

美国目前的困境警示我们,在冲击面前要避免不计后果地采取鲁莽行动,而应该制定系统性且着眼长远的政策体系,避免出现结构性陷阱。中国在全球供应链受到冲击时稳住了自己的制造业,避免供需错配和失衡长期影响经济运行。在刺激经济的同时,着眼于稳定宏观杠杆率也避免了赤字陷阱与通胀风险。美国糟糕的疫情应对造成其经济结构性恶化,并在通胀面前进退两难,加重了长期积累的风险并有爆破可能。我们要继续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稳定增长,防范风险,继续推进面向长远的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