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鹰虽猛人民币无虞:市场预期平稳 投机资本收敛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2022-09-23

靴子终于落地!

9月22日凌晨,美联储不但如市场预期般加息75个基点,还释放进一步鹰派加息的信号。

受此影响,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2020年6月以来的最低点7.1059,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跌至过去两年以来最低点7.0953。

“人民币汇率下跌逼近7.10一线,主要是受到美联储鹰派加息令美元指数创下过去20年以来最高值111.83的影响。”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指出。目前,外汇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预期相当平稳,具体表现在境内外人民币汇差不到100个基点,表明境外投资机构押注人民币大幅单边下跌的意愿较低。

在他看来,这主要是9月初中国央行调降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有效遏制了人民币单边快速下跌预期升温,令海外投资机构纷纷“投鼠忌器”。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当前人民币贬值主要受制于美元强势上涨与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但人民币汇率短线下跌至7.1,有利于释放前期积累的贬值压力,且人民币适度贬值还有助于稳定外贸与提振外需。未来,在国内良好的经济基本面支撑下,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受22日下午日本突然干预汇市力挺日元影响,人民币汇率也随之触底回升。

截至9月22日19时,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分别触及7.0774与7.0782,较日内低点均反弹逾200个基点。

这也令众多对冲基金意识到,越来越多亚洲国家已不再容忍本国货币汇率进一步贬值,开始采取更积极的汇市干预行动,令他们的投机沽空货币策略面临更大的风险。

“本来不少套利资本打算掀起更大的货币投机沽空潮。但如今,他们正纷纷落袋为安撤离市场。”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指出。

下跌背后的“坚挺”

受9月22日凌晨美联储鹰派加息75个基点令美元指数迅速刷新过去20年以来最高值111.83的影响,22日早盘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迅速跌破7.1整数关口。

“相比以往外汇市场可能会因此掀起更大的人民币汇率沽空潮,这次外汇市场显得风平浪静。”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究其原因,是众多海外投资机构对美联储鹰派加息与美元指数迭创新高早有预期,令人民币汇率不可避免地跌破7.1整数关口。其中,银行与量化投资基金无疑是参与买跌离岸人民币的重要机构,因为他们必须根据美元指数涨幅,不断调整离岸人民币汇率估值。

在他看来,相比2020年出现美元指数不到105、离岸人民币汇率已早早跌破7.1的情况;此次美元指数刷新111.83新高,离岸人民币才勉强跌破7.1整数关口,表明人民币汇率表现相当“坚挺”。

令他惊讶的是,尽管22日美联储释放进一步鹰派加息的信号,但打算借此押注人民币汇率补跌的海外投机资本屈指可数。

这背后,是相比其他国家高通胀与外贸赤字状况加剧,中国相对较低的通胀率与较高的外贸景气度,令海外投机资本意识到押注人民币补跌缺乏足够的“人气”。

一位国内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交易员透露,在境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09时,外汇市场出现较高的企业结汇买盘,表明企业逢高结汇的理性外汇操作,也给人民币汇率韧性带来新的支撑。

“事实上,越来越多企业相信人民币汇率将呈现宽幅双向波动态势,认为押注人民币汇率快速单边下跌的失败风险更高。”他指出。这也是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得以在日本干预汇市后迅速回升的重要原因之一——当外汇市场缺乏足够多的投机沽空盘时,任何政策风吹草动就容易引发空头“大溃退”。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向记者指出,就国内经济基本面、国际收支、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资产长期配置价值等方面而言,人民币不具备持续贬值的基础。尽管海外宏观环境变化,市场波动剧烈,但人民币将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双向波动常态化,且随着人民币对风险因素逐步消化,加之国内经济稳步恢复,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人民币走势前景偏乐观。

中美利差倒挂走阔不足以引发额外贬值压力

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当前人民币汇率的下跌压力,主要来自中美利差倒挂幅度走阔所造成的海外资本离场压力增加。

受22日美联储鹰派加息影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3.544%,较国内同期国债收益率2.693%高出85个基点,这意味着中美利差倒挂幅度(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在22日创下年内最大值85个基点。

“若中美利差倒挂幅度持续走阔,市场会担心更多海外资本从人民币债券转向美国国债,导致人民币汇率面临额外的下跌压力。”他不无担心地表示。

但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境内债券市场持续对外开放,且海外资本可以通过更丰富的金融衍生品对冲中美利差倒挂幅度走阔风险,海外资本从人民币债券市场持续离场的几率正不断走低。

目前,外汇市场还出现一种新的投资动向——由于人民币兑一篮子非美货币汇率保持强势,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开始增加人民币债券配置,以此对冲一篮子非美货币贬值风险,令境内债券市场资本跨境流动更加趋于平稳均衡。

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只要中国外商投资与外贸顺差保持较高的净流入状况,部分海外资本减仓人民币债券不足以引发金融市场对中国资本流出的担忧。究其原因,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也意识到部分海外资本减仓人民币债券“不等于”中国资本流出,以此投机沽空人民币反而会遭遇更大的失败风险。

华安证券策略团队发布最新报告指出,预计年内人民币汇率贬值空间相当有限。因为国内经济基本面复苏,加之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风险外溢风险逐步减小,以及国内货币政策“以我为主”基调有可能随着经济基本面向好和汇率压力而有所调整,未来人民币贬值压力将逐步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