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气候官丨专访阿里巴巴集团ESG和双碳总经理、阿里巴巴可持续发展管理委员会委员杨灵叶:将ESG融入商业设计是企业可持续发展新方向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德尚玉,实习生卢欣怡,张旭
2022-09-22

随着全球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深入和我国“双碳”目标的推进,重视低碳发展与ESG成为国内企业的共识。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的首份系统性ESG报告显示,2022财年,阿里巴巴温室气体总排放量为1324.9万吨,通过能源结构转型减碳61.99万吨。

阿里巴巴集团ESG和双碳总经理、阿里巴巴可持续发展管理委员会委员杨灵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只有把社会责任变成商业设计的核心要素,并通过科技和商业创新,才能让可持续发展驱动企业的发展。这意味着要把ESG目标融入到战略规划、业务定位、运营策略中,实现ESG和商业的有效融合。

冀15年累计减碳15亿吨

《21世纪》:2021年,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碳中和报告,宣布不晚于2030年实现自身运营碳中和,并协同上下游价值链实现碳排放强度比2020年降低50%。阿里具体实施了哪些实现碳中和的举措?

杨灵叶:去年12月份,阿里巴巴作了碳中和承诺:一是不晚于2030年,范围1和范围2达成自身运营的碳中和;二是实现范围3碳强度减半,以及云计算范围1、2、3的碳中和,给社会提供一朵绿色的云;三是我们也开创性地提出范围3+的目标,推动消费者和供给侧形成绿色商品和生活生态。希望在2035年前,用15年的时间累计减碳15亿吨。

围绕这三个目标我们在每个环节做了很多工作,如盘点阿里的碳排放现状,进一步围绕产出碳排放的每一个环节,对减碳进行科学论证和研究,明确可以优先在哪些环节、行业的关键领域进行节能减排、提升效率,同时也大力开展能源转型、储备新技术等方面的工作。

此外,围绕范围3+,我们没有急于奔着15亿目标开始奔跑,而是优先选择做了系列基础工作,包括联合专家机构明确范围3+的科学定义、厘清科技平台赋能和带动商业生态减碳的路径、确定计量范围3+减碳量的原则;共同探索个人减碳领域的基础碳计量方法学、寻找构建低碳生活方式的典型场景;联合品牌探索商品全生命周期碳排放和不同品类的减碳环节、寻找赋能B端企业减碳的场景路径等。这三大类基础工作问题都非常具体,也是在社会面达成广泛且有效参与减碳的基本问题,具有长远而深刻的意义。

同时,我们也认为,不能等所有基础设施全部完工、标准尘埃落定,才开展上层机制。因此,我们也加快思考如何围绕平台鼓励引导用户减碳,并沉淀了70多个减碳的场景方法学,推出了“88碳账户”,以便利、带动用户随手减碳,向低碳生活方向转型;围绕平台用科技的力量赋能企业减碳,推出了“能耗宝”,以帮助企业用数字化的手段开展能源效率管理,不断优化实现减排。

《21世纪》:阿里巴巴提出的范围3+与范围3有什么关系?如何助力上下游供应链及范围3+实现碳中和?

杨灵叶:环境问题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在碳中和这个话题面前,没有一家企业或个人能够独善其身。也就是说,脱离全社会绿色转型这样的大背景以及价值链上下游企业的意愿、能力和行动,是无法达成我们自身碳中和的。因此,在碳中和目标牵引之下,企业自身可以是中和的主动需求者,同时也必然是其他利益相关方乃至全社会碳中和的被要求者。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家企业的碳中和目标是否提前于全社会碳中和的进程,既是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也是企业在同业中先进性的象征。

近年来,企业逐渐意识到,不仅在自身价值链内应该减排,还应通过影响业务生态系统中更广泛的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温室气体减排、开展气候行动,这一点对平台类企业更加关键。

对于不同的企业来说,互相之间的范围1、2、3是重合的,比如发电企业的范围1排放是用电企业的范围2排放。阿里巴巴的范围3排放往往是我们价值链上下游企业的范围1、2和3排放,范围3+则包含了我们平台上企业和用户的范围1、2、3排放。

在我们的ESG报告中,范围1、2和3被称为企业自身和价值链排放,而范围3+则专指来自于公司范围1、2、3之外,更广泛的生态系统的排放。

以电子商务平台型企业为例,由于电商企业本身对平台上非自有的店铺销售的产品及服务没有直接的所有权,其交易的产品和服务所产生的排放并不被计入平台企业的价值链排放,因此也不在其范围3的排放清单中。这部分排放属于该企业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与范围3+概念契合。

我们提出范围3+概念及相应的减排方案和减碳计量方法学,旨在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及其他企业更加系统性地了解自身在价值链之外的积极气候影响力,同时激励更多企业开始关注价值链之外排放,并有针对性地展开行动。我们希冀通过对这些影响的测算和评估,企业可以在气候危机背景下的新竞争格局中获得全新的视角,展现更大的气候雄心,为应对气候挑战不断推出创新的解决方案。

杨灵叶。资料图

以ESG为标尺推进“102年”目标

《21世纪》:阿里刚刚发布了2022年的ESG报告,提出要以ESG为核心战略牵引企业“102年”发展目标。关于ESG信息披露方面,阿里目前的业务状况如何?互联网公司应该更注重哪些方面的披露?

杨灵叶:8月29日,我们正式发布了《2022阿里巴巴ESG报告》。未来,我们希望大家可以通过两份报告来了解阿里巴巴,一份是财报,展现企业经营情况,另一份就是ESG报告,展现的是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和价值。这份报告是阿里巴巴首次面向公众系统性地展现阿里在环境、社会价值、公司治理上的思考及进展。

这份ESG报告一方面对过去阿里巴巴在ESG方向的进展和现状做了整体陈述,另一方面围绕ESG的主要方向做了新的战略规划,既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契合,也包含了助力实现“双碳”目标、共同富裕、乡村振兴等具有中国内涵的议题。

关于ESG信息披露,我们在数字化系统、组织保障两大方向展开。阿里巴巴ESG和双碳数字化管理系统一期已经上线应用,以此有效管理ESG战略目标的设定和推进落地。以“双碳”目标落在阿里云为代表,包括绿电采购量、清洁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在过去一年卓有成效,阿里云的所有用电中绿电比例达到21.6%,阿里云自有数据中心的PUE达到了1.247,在亚洲居于领先地位。整个2022财年,我们范围2的减碳量将近62万吨。2022年,阿里巴巴清洁能源交易超8亿千瓦时,相比2021年全年已经实现超150%的增长。今年7月初,我们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围绕碳中和和能源数字化展开全面合作。

作为一个平台型的企业,阿里巴巴碳中和目标的设定要和自身业务形态匹配,我们也在分类型、分行业分析各个领域内的减碳需求和解决方案,力争做到行业领先水平。

组织保障上,阿里成立的可持续发展三层治理架构已经运营了9个多月,在董事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集团可持续发展管理委员会之外,集团ESG策略和运营团队以及所有的业务单元ESG的一号位及其团队,整体构成了ESG工作组。基于ESG和双碳目标系统,去做目标和重点项目的管理,由此对应项目业务推进。举例来说,“88碳账户”这样一个项目,覆盖阿里的生态内所有APP,是协同非常广的超级项目,只有建立在ESG作为阿里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战略基石的基础上,这样的项目才有可能做到。

《21世纪》:阿里在自身强大的数字化基础之上,能够赋能企业做哪些可持续的商业化尝试?

杨灵叶:ESG披露很重要,我们更希望将企业ESG融入到商业设计里,以结合生产和生活场景,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而不仅仅将它看作一个被量化的合规性行为。企业在承担和解决这些社会责任的时候,也能够找到自身巨大的发展机会和空间。

对于企业的生产、经营、采购、人员管理等环节,我相信任何一家平台或者科技类企业都无法帮助解决所有问题。阿里在经营和营销层面跟企业的连接较为紧密,类似的能源产品,阿里云有面向企业端的产品“能耗宝”,帮助企业做能源管理的数字化,通过数字化洞察企业在能源使用过程中可以提升的方向,针对提升的方向帮助企业建立提高能源效率、实现碳中和等机制,帮助企业看到其碳排放的总量和来源,智能化采集企业在生产经营包括管理过程中各种的碳排源头。目前已有近1700家企业在深度使用“能耗宝”,依托阿里云的优势,在IOT智能采集数据、数据的智能化处理和展现方面,具有很强的科技属性。

阿里“能耗宝”和ICBU(国际贸易事业部)背后有大量的工厂,我们正在做生态内的业务连接。部分外贸型企业可能要应对欧洲碳关税,自身也有减排意愿和前瞻,就可以通过能耗宝满足能源数字化需要。

此外,阿里平台上有千万级的零售企业,也有运营商、代运营商企业,阿里一直有如何去服务好中小微企业的思考。节能是目前企业的能源转型的第一诉求,也是自发减碳的最大动力。我们认为,要用社会价值和用户价值为减碳提供更多动力,这才是终极的且更有商业逻辑和可持续的。

减碳的核心是数字化,对企业来说,只有当其成为商业模式的一部分,才有动力克服由此产生的成本。阿里正在结合自身业务形态打通用户的生活场景和减碳活动,而不是专门开辟一个APP让用户报到减碳。

(全文详见21财经App。实习生周怡廷、王彤烨、刘雨青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