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新材成北交所首例IPO被否案例:交易所指出三大关键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雷晨,实习生黎雨辰
2022-09-22

9月19日,根据北交所上市委2022年第43次审议会议结果,安徽泰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达新材”)IPO上会被否,成为北交所首家上会被否企业,其保荐机构为华安证券。

招股书显示,泰达新材是一家专业从事重芳烃氧化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其主营产品偏苯三酸酐作为原料,被广泛应用于多类化工产品之中。

公司原计划公开发行不超过862.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6.55%,拟募资1.12亿元,主要用于年产1.5万吨偏苯三酸酐扩建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从上市委公告及此前的三轮问询内容来看,北交所上市委对泰达新材的疑虑主要集中于:毛利率变动合理性、收入利润增长是否可持续、与偏三甲苯供应商安庆亿成是否存在特殊利益安排三个方面。

与最大供应商“抱团取暖”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泰达新材日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偏三甲苯、冰醋酸和各类催化剂。2019年12月,泰达新材与安庆亿成达成战略合作意向,2020年向安庆亿成采购主要原材料偏三甲苯的均价比同行业可比公司要低200-300元。

几乎同一时期,公司开始向安庆亿成大额预付,2019年至2021年,对安庆亿成的预付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986.27万元、1159.14万元、1165万元。

此外,安庆亿成已建成年产2万吨偏苯三酸酐装置,但由于技术原因一直未能成功投产。

据泰达新材在问询函中的描述,安庆亿成自2016年投产至2019年期间生产不稳定,因此泰达新材在2016年至2019年,于安庆亿成处的采购量也并不大。

巧合的是,2019年底安庆亿成面临较大的流动资金压力,因此在当年12月以降低价格为代价,与泰达新材达成大规模合作,以获取资金支持与销售拓展。

2020年,安庆亿成顺利复产,并正式成为泰达新材偏三甲苯主要供应商。

泰达新材还表示,考虑到公司为安庆亿成最大偏三甲苯销售客户,安庆亿成为泰达新材给出了较同期市场价格平均每吨200-300元左右的优惠。

9月20日,记者就偏三甲苯采购相关问题向安庆亿成人士进行咨询,对方表示,“(报价)一般都是以月为时间的,半个月、一个月左右出一次价格”。他还表示,公司当前并未特别设置产品批发价:“我们这边(客户采购)量都大,都是500吨起步”。

据其介绍,当前安庆亿成的98.5%含量的偏三甲苯产品,每吨出厂报价为8600-8700元。这与泰达新材问询回复内容所披露的近期采购价格较为符合。

北交所上市委在9月19日的公告中要求公司说明与安庆亿成采购之间的关系,采购安庆亿成偏三甲苯的公允性,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安庆亿成调节利润的情况。此次IPO被否,意味着公司并未就此给出合理解释。

泰达新材此次上会被否,打破了北交所上市委“0否决”的先例,进一步传达出北交所IPO审核严谨的信号,也可看作对“带病闯关”公司敲响的一记警钟。视觉中国

五年两次折戟IPO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化工行业确实具有周期性,但与安庆亿成的合作时点却刚好与公司自身的经营表现,甚至备战北交所IPO的时点接连对应,过多的“巧合”难免引起监管警惕。

除了与第一大供应商安庆亿成的合作关系,公司财务真实性与可持续性也被上市委重点关注。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泰达新材偏酐产品毛利率分别为9.62%、10.2%、22.91%和30.74%,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且2020年以来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正丹股份及百川股份。

无独有偶,泰达新材的净利润也在2020年存在异常飙升。

根据申报文件,2016年至2019年间,泰达新材净利润呈现显著下滑趋势,但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泰达新材的净利润则分别为574.06万元、3538.51万元、6517.48万元,在2020年骤然增加了五倍有余。

审议会议中,泰达新材也由此被要求说明2020年度净利润改变下滑趋势且大幅度上升的主要影响因素,以及该因素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公司未来是否存在业绩大幅下滑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冲击北交所IPO之前,泰达新材曾于2017年7月31日闯关创业板,但未能通过发审会审核,也因此成为了首家转板失败的创新层公司。

在2017年的创业板发审会中,证监会曾重点指出,在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下降的情况下,泰达新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并未同步下降。

此外,泰达新材也被观察到,在其董监高中,年薪最高的总经理薪酬仅为7.62万元,公司其他核心管理层的平均年薪也均低于正常水平,公司因此被质疑是否存在刻意降低核心高管薪酬来提升业绩。

结合两次折戟的原因来看,泰达新材可以说是倒在了“旧疾”上,其净利润的反常与财务真实性,均受到交易所的重点问询。

北交所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9月20日,共有79家企业IPO审核遭终止,大多为企业主动撤回申请。而泰达新材自2021年6月申报精选层获受理后,在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遭到三轮问询,依然选择了上会。

分析人士认为,泰达新材此次上会被否,打破了北交所上市委“0否决”的先例,进一步传达出北交所IPO审核严谨的信号,也可看作对“带病闯关”公司敲响的一记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