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中国应做好自己的事情,持续通过扩投资与消费来稳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9-21

日前,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说,在当前国际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国“不愿”提供更多刺激措施(相较于次贷危机时),“这给美国支持国际增长带来了更大压力”。

必须明确指出的是,马尔帕斯此番言论忽视了当前各国不同的现实和挑战,是不符现实的论断。首先,全球疫情大流行后,不同国家的疫情应对产生了不同的经济后果,导致采取的经济政策出现差异。美国的应对造成了一系列后果,比如供应链扭曲、供需错配、大通胀等,而中国在大部分时间内维持了稳定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同时,中国较为稳定的经济秩序与增长,也为世界经济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其次,2008年次贷危机是由美国作为震中引发的全球金融波动,国际社会通过G20这一平台协调应对。而全球疫情对所有国家同时产生了冲击,各国都因应本国实际情况,采取积极自救措施。尤其是美国以激进的财政与货币政策拯救经济时,也没有考虑到对其他国家产生的严重溢出效应。

当前,全球经济衰退压力来自美联储不断加息的影响,这并非中国实施刺激政策所能缓冲的。由于美国在疫情大流行期间采取了不负责任的巨量刺激政策,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在经济重启时爆发了自1980年代以来最严重通胀。如此复杂和顽固的通胀在激进加息政策之后也难以治愈,能够抑制通胀的货币紧缩必然会引发经济硬着陆风险,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其他国家货币会出现大幅贬值现象,叠加能源危机、粮食危机等,让全球经济陷入衰退风险。应当说,全球经济正在为美国糟糕的经济政策买单。

中国是全球目前实施包括宽松货币政策的唯一国家,已多次降准、降息。自去年底以来,中国发行大量专项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同时,积极刺激消费,通过扩大内需稳定经济增长。但是,刺激性政策不等于大水漫灌并产生扭曲供需的效果(美国目前遇到的挑战就是教训)。因此,中国稳增长政策不仅着眼于短期目标,也必须有利于调结构以及长远可持续发展,尤其是要考虑刺激成本问题。

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中国采取负责任的有效措施,为制造业提供了稳定的生产环境,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大量医疗产品帮助各国抗击疫情。同时,完备的供应链体系与生产稳定性也为全球提供了巨量商品,为稳定全球物价做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没有中国供应链的稳定,全球供需关系会更加扭曲,并将持续数年,对各国的通胀水平与货币政策构成长期影响。

当前,全球经济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国。美国利己的刺激政策制造了大通胀,被迫大幅收紧货币政策后,不仅美国经济面临硬着陆风险,还导致其他非美货币大幅贬值,美元大规模回流美国,而美元持续回流则是后冷战时代一些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主要根源。美国的去全球化政策破坏了此前各国协调合作应对危机的国际机制,美国应该为自己不明智的国内外政策买单。

美联储持续加息将抑制全球经济增长,全球通胀短期内难以消失,外需将进一步受到抑制。对中国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在维持好在国际市场强有力的竞争力的同时,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做好政策储备,通过扩大投资与消费的方式增强经济增长动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力争实现最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