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彬专栏丨具有经济基本面良好支撑,人民币汇率后市仍将呈双向波动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9-20

温彬(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李鑫(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9月15日晚间,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7整数关口;9月16日在岸人民币开盘后也迅速跌破7,为2020年7月以来首次。9月19日,在岸人民币汇率收报7.0179,截至9月19日下午17:40,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报7.0225。

本轮人民币贬值主要源于美元强势上涨及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人民币短线破7有利于释放前期积累的贬值压力,并且人民币适度贬值有助于稳定外贸、提振外需。展望后市,在国内良好的基本面支撑下,人民币汇率水平仍将保持总体稳定。

强美元+货币政策分化下,人民币破7释放贬值压力。本轮人民币贬值始于8月15日,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美元指数的大幅上行。受美联储激进加息预期和欧元区经济衰退预期同时升温的影响,美元自8月中旬以来又重回上升轨道,并且一度突破110关口,目前在110附近运行。受此影响,非美货币普遍承压下挫。二是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在美联储激进加息的情况下,8月15日人民银行却意外降息,中美货币政策进一步分化,由此造成中美各期限利差倒挂幅度8月中旬以来迅速扩大,进一步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在此背景下,美国劳工部9月13日公布8月CPI同比上涨8.3%高于市场预期,市场对美联储9月加息75基点的预期进一步加强,对加息100基点的预期也大幅升温。由此造成美元指数在此冲高至110附近,人民币则有所承压并最终跌破7整数关口。

近期人民币贬值直至破7是对前期积累贬值压力的集中释放。二季度以来,在美元及其他主要货币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表现得异常平稳,始终保持窄幅波动态势。6月以来截至8月12日,美元指数涨3.84%,但同期人民币仅贬值1.16%,这也造成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呈现被动升值的局面,这不仅短期内令人民币积累起一定的贬值压力,并且中长期也会削弱我国出口竞争力。而近期人民币快速贬值则是对这种压力的一次集中释放。

“7”的心理关口意义在淡化,适度贬值有助于稳定外贸。在2019年8月“破7”之后,人民币汇率已打开了可上可下的弹性空间。现在,不论政府还是市场,对于汇率双向波动、宽幅震荡的容忍度和适应性都大大增强。从近期市场表现来看,尽管8月15日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弱,我国结售汇市场却依然运行平稳:8月份,银行结售汇顺差250亿美元,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涉外收支顺差113亿美元,均高于今年以来的月均水平;结汇率(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71%,较今年以来月均值提升3个百分点,售汇率(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7%,与今年以来月均值基本持平。单就9月16日以来外汇市场走势来看,破7后人民币也并未现恐慌式下跌,也足以证明所谓“关口”的意义在淡化。事实上,在美元指数已经创出20年新高的情况下,再纠结于近10来年的一个所谓的双边汇率关口,本身就是非理性的。

人民币适度贬值有助于稳定外贸、提振外需。去年在美元走强的情况下,人民币依然大幅升值,从而推升人民币汇率指数大幅走高。今年以来尽管人民币已扭转了单边升值行情,但较其他主要货币来说,人民币贬值幅度仍然较小,在强势美元下,这意味着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货币在被动升值,中长期看势必会影响我国的出口竞争力。尽管今年以来,我国贸易出口依然保持较强的韧性,但从8月数据看增速已出现下降,人民币汇率过强带来的问题或已有所显现。人民币顺势适度贬值将有助于稳定外贸、提振外需,更好地巩固国内经济恢复基础。

国内基本面对汇率有支撑,人民币后市大概率呈双向波动。强势美元给人民币带来一定的贬值压力。当前美国通胀压力依然很大,核心通胀居高不下,8月数据再次攀升,意味着至今仍未及拐点;与此同时,美国失业率依然保持在较低的水平,劳动力市场状况依然紧张。在此情况下,美联储势必仍保持强硬的态度并坚决做到言行一致,以彰显抑制通胀的决心,甚至不排除存在进一步激进加息的可能。故美元指数后市或可维持高位,甚至仍有上行空间,人民币因此仍将承受一定的外部压力。

国内基本面良好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目前来看,中国外汇市场运行正常,跨境资金流动有序,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虽然有影响,但是影响可控,这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在保供稳价、纾困助企和稳增长政策支持下,国内经济稳步恢复,三季度GDP增速较二季度预计将有明显回升,同时通胀水平温和可控,国际收支状况良好,特别是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等国际收支基础性项目保持较高顺差,这些均为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外汇市场平稳运行奠定了基础。

调控工具丰富有助于防范市场“羊群效应”。近年来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制度改革不断深化,令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但同时,人民银行也对外汇市场采取宏观审慎管理,如果人民币出现阶段性的超调,逆周期调控工具也仍较为丰富,包括逆周期因子、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及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等,这有助于防范外汇市场顺周期行为引发“羊群效应”,促进人民币汇率水平保持总体稳定。

综合来看,在强势美元及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背景下,人民币短期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但压力总体可控,人民币汇率大概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