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中国需利用好国内外资源,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9-14

△音频来源:南财音频

当地时间9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一项行政令,启动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倡议,推动生化科技产品在美国制造,“让美国不需依赖世界其他地方”。此外,媒体还报道称,拜登政府计划下个月扩大对美国向中国出口用于人工智能和芯片制造工具的半导体的限制。

拜登政府在供应链领域加速采取行动,或是考虑到想在中期选举前形成吸引选民的政绩。在2021年年初入主白宫后,拜登发布第14017号行政令对“美国供应链”进行百日审查,并在当年6月形成《建立弹性供应链、振兴美国制造业和促进广泛增长》报告,报告认为美国在医药品、计算机芯片、高级电池以及关键矿物等四类供应链存在风险,必须加强关键供应链弹性、重建美国产业基础和创新引擎。

过去一个多月,美国相继制定法案和政策大幅增加在相关供应链领域的投入。其主要目标是在四类与新一轮工业革命有关的领域壮大美国的生产能力与技术优势,巩固和提高领先地位,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脱钩断链”的方式削弱中国在这些新兴领域的发展能力与潜力。为了增强相关政策效果,美国试图组建国际联盟,比如筹建“芯片四方联盟”、成立“印太经济框架”等。

上个月拜登签署的《芯片和科学法案》,为本土芯片产业提供巨额财政补贴,限制相关企业到中国投资,禁止美国公司向使用14纳米以下工艺的中国芯片制造商出口半导体设备。随后签署的《降低通胀法案》提出投入3690亿美元用于能源安全和气候投资,对新购买电动汽车提供每辆最高7500美元的退税补贴,但前提是最终组装在北美完成,且至少40%的电池金属在北美开采。《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倡议》是最新一项文件,目的是为了实现生物医药本土化生产。目前仅剩关键矿物等领域尚未出台相关法案或文件,但在稀土供应链的相关部署早已进行。

美国对华实施“脱钩断链”战略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已经开始,并且会继续强力而全面推进,我们需要持之以恒地推进在关键技术领域的攻关,早日实现供应链产业链的自立自强,降低产业风险,增强经济安全保障。但是,美国的一系列脱钩行为在客观上其实也推动了中国与其他国家合作,我们应该以国内市场为基础,通过全球分工体系,利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避免更大损失。

美国在其盟友间推销其供应链重整战略,理由是降低中国供应链风险,但本土制造或许才是其真正目的,是比特朗普时期程度更高的“美国优先”。所以,当它利用所谓盟友体系推销建立“友岸外包”分工模式时,美国是想借此实现核心产业本土化生产,这会严重打击其盟友的产业利益。比如美国利用政治压力要求台积电、三星、SK等企业到美国投资先进制程的半导体工厂,这会大幅减少韩国、中国台湾对美出口,进而也为美国本土企业提供学习吸收先进技术的机会。同样,美国只扶持完全在北美生产的电动汽车与电池企业,欧盟、日本、韩国汽车产业出口因此受到打击。可见,美国以“本土化生产”为由,掠夺其盟友先进生产制造资源,或将是对全球制造业的打击。

日前,印度政府因为无利可图宣布退出印太经济框架下的贸易谈判。该框架试图建立一个“去中国化”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但美国拒绝就关税互让和市场准入等进行谈判,因为美国振兴制造业的产业政策需要贸易保护支持,不可能向成员放开更大市场,只是希望借此冲击中国的供应链。因此,美国的供应链重整计划本质上是通过削弱其他国家的企业利益实现自己独大的目标。美国重塑全球供应链的目的就是振兴美国制造业,但要以牺牲全球化、其盟友,以及中国的利益为代价,这是不可持续的,也会遭到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