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持续优化制度安排,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8-06

日前,《求是》杂志刊登了一篇署名为“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的文章指出,新时代我国人口发展面临着深刻而复杂的形势变化,人口负增长下“少子老龄化”将成为常态。

中国人口形势的主要挑战之一是人口负增长的趋势。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在统计上已经接近零增长。该文章认为,随着长期累积的人口负增长势能进一步释放,总人口增速明显放缓,“十四五”期间将进入负增长阶段。造成人口负增长的原因主要是“生育率过低以及老龄化加速”同时出现。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低至1.3,国际上通常认为总和生育率1.5左右是一条“警戒线”,一旦降至1.5以下就有跌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可能。总和生育率持续下降,使得低生育率成为影响我国人口均衡发展的最主要挑战。在少子化的同时,老龄化加速也是一大挑战。当前我国老龄化程度加深,预计2035年前后进入人口重度老龄化阶段(60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30%)。

老龄化和较大规模的老年人口现象,将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构成重大挑战。“少子老龄化”构成的人口负增长趋势,首先带来的挑战是劳动力不足,导致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在人均GDP刚刚达到1万美元的时候,形成供给侧的制约,使得我们迈向发达经济水平的难度加大。其次,人口总规模的负增长趋势以及老龄化加速,或会导致需求侧趋势性收缩。

人们往往以日本作为人口老龄化的研究参照。在日本经济快速发展的1947-1990年,日本的出生率从34‰变为10‰。出生率的下降使得日本在2005年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2019年出生率已经跌至7‰,但其总和生育率近些年一直维持在1.4左右。1964-1994年间,日本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从6%逐步上升为14%,到了2019年则超过了28%,呈现出快速老龄化的现象。从1990年开始,日本劳动年龄人口达到顶峰,然后开始下降,人口红利结束,日本经济规模从接近美国,到开始停滞不前。一般认为,日本经济自1990年以来的停滞不前与其人口结构有关:老龄化加速、出生率降低以及人口负增长。

因此,面对少子老龄化趋势,必须通过相关制度安排加以应对,我国也正在不断出台相关措施积极应对。

解决人口负增长以及老龄化加速的重要途径是增强社会生育意愿,提高社会生育率。2021年国家卫生健康委调查显示,育龄妇女生育意愿继续走低,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64个,低于2017年的1.76个和2019年的1.73个,作为生育主体的“90后”“00后”仅为1.54个和1.48个。经济负担重、子女无人照料和女性对职业发展的担忧等因素已经成为制约生育的主要障碍。年轻一代在住房、育儿等方面需要付出的成本过高,工作时间过长等,导致许多人降低生育的能力与意愿。我们必须从这些方面入手,改善社会分配,减轻工作压力,减轻家庭生育养育负担,激发生育潜能。

人口问题是我国面临的全局性、长期性、战略性问题,人口趋势一旦形成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因此,中国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任务更重、要求更高、难度更大,需要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只有从战略上认识到人口发展事关长远、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才能及时做出有效的制度安排,积极促进生育,最大限度发挥人口因素的能动作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人力资本支撑和内需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