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勇专栏丨财政政策如何进一步发挥扩内需的作用?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勇
2022-08-05

杨志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财经智库》《财贸经济》副主编)

上半年中国经济经受住严峻的挑战,在多方面压力和超预期因素影响下,实现2.5%的增速,实属不易。第二季度0.4%的经济增长率虽然较低,但考虑到实际情况,能够实现正增长,已经充分体现中国经济的韧性。

按照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部署,下半年,中国经济运行要争取保持在合理区间,力争实现最好结果。会议强调,宏观政策要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这就要求财政政策进一步发挥作用,有效弥补社会需求不足。如何做到?关键是落实好已有的政策,让积极财政政策真正有效发挥作用。

扩大需求,着力点主要在投资和消费。地方专项债投资广受重视。考虑到2021年专项债资金仍有相当数量可用,2022年与2021年持平的3.65万亿元的专项债规模已经不小,关键是让专项债资金形成有效投资。专项债项目启动遇到用地问题,遇到环评问题,遇到规划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专项债项目准备不够充分所致。面对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让专项债项目能够尽快启动,是最理想的。为此,需要形成更加有效的激励相容机制,惩罚分明,促进有效投资的形成。此外,在法律的规定范围内,加强专项债项目资金的统筹使用,让资金能够有效用出去,也应是形成有效投资的重要途径。

投资包括政府投资和市场投资。应特别注意政府投资的引导作用,让政府投资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为市场创造更多的机会,让政府投资的影响不仅限于政府,而是带动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投资,让市场活力得到更充分的释放。增值税留抵退税是今年最重要的减税降费政策,为市场主体提供了大量现金流,为保住市场主体和激发市场活力,作出了重要贡献。下半年,这一政策仍要继续实施,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其他促进投资的工具一起,形成财政政策的合力。

政府投资应特别注意引导市场投资。政府投资,特别是公益性投资很重要,是在为市场运行创造更好的环境。政府投资项目如有可能,可以设定合理的盈利空间,吸引市场主体参与,从而撬动更多的资金形成更大规模的投资。

政府投资在补短板上发挥重要作用。按照市场有效政府有为的要求,政府纠正市场失灵的领域也在发生变化。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问题,本来主要是资源的市场有效配置问题,但随着形势的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新的公共产品提供问题。新问题需要有新思路。这一问题与市场关系密切,容易转变为利益的争夺问题。因此,要设置必要的防火墙,做到公开公正公平,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提供一样的机会。资源能源、原料、技术等领域,都可能与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密切相关。财政政策在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问题上发挥作用,实际上就是在稳投资,在扩大投资。新公共产品的提供,需要区分短期问题与中长期问题,就下半年而言,应着力应对经济增长影响最大的短期问题。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有条件的省份要力争完成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对于经济大省来说,产业链供应链问题更加重要,财政政策在实施中要有针对性地通过保重点,抓住问题的主要方面,促进更多有效投资的形成。

财政政策的实施离不开货币政策的配合和支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对流动性有要求,为此,应继续加大稳健货币政策的实施力度,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完善宏观经济治理,建立现代财税金融体制,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提供体制性和机制性支持。

财政政策在促进消费上的作用还要进一步发挥。减免税可以促进消费。车辆购置税的减免,带动了更多的汽车消费;各地消费券的发放,带动了相关的消费。住房消费政策必须坚持房住不炒定位,要采取有效措施,释放正常的消费需求,形成合理的房地产市场预期。房地产市场肯定不能走老路,但如何走出新路,还需要积极探索。按照新发展理念的要求,设计合理的房地产政策,让老百姓愿意消费且有能力消费,让老百姓合理的改善性居住需求得到更加及时的释放。财政政策除了税费减免外,还应在税费预期引导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支持县域商业体系建设行动,是财政促进消费的一项重要举措。中央财政资金引导各地统筹推进县域商业建设行动,打造商业基础设施,既有投资促进作用,也有消费促进作用。

总之,财政政策扩需求,要更加重视市场的作用。市场投资要有盈利预期,居民消费需求的释放要有合理的收入预期和价格趋势预期。在引导合理预期的形成上,财政政策可以发挥一定作用。同时,考虑到预期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其他公共政策的配合,唯有如此,政策合力才能更好释放。财政政策扩需求,不是财政替代市场主体,而是要引导各地因地制宜发展经济,同时又不是在走老路,从而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闯出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