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解决消费方面的结构性问题,进一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8-04

日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强调,宏观政策要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财政货币政策要有效弥补社会需求不足。

需求侧拉动经济主要靠三驾马车,即投资、消费、出口。今年以来的数据显示,我国出口保持着强大的竞争力,并未因全球通胀、俄乌冲突等因素而放缓,强于国内需求。在国内需求方面,由于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拉动效应明显,强于消费。目前看,扩大需求的主要短板是消费,稳定力量来自投资,但投资以财政资金支持的固定资产投资为主。下半年,扩大需求就是继续发挥有效投资对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性作用,使用好专项债资金。同时,继续推动消费成为经济主拉动力。

在发挥有效投资关键作用方面,会议要求财政货币政策要有效弥补社会需求不足。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支持地方政府用足用好专项债务限额。今年上半年,各地已经发行新增专项债券3.41万亿元,支持超过2.38万个项目,此外,各地还安排了超过2400亿元专项债券资金用作重大项目资本金,撬动社会投资。专项债支持的项目都是经过严格筛选以实现有效投资的目标,目前,各地应该进一步储备项目,推进债券资金使用落地见效,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用足用好专项债务限额。

会议还要求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对企业的信贷支持,用好政策性银行新增信贷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基金。今年上半年,我国流动性合理充裕,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1.4%,比上年同期高2.8个百分点。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3.6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9192亿元,企业融资成本也在降低。此外,中国人民银行调增了开发性政策性银行8000亿元的信贷额度,并支持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分别设立金融工具,规模共3000亿元。目前看,主要是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建设,规划内的项目以及前期工作成熟的项目尽快落地,抓紧储备新的项目。

消费是扩大国内需求,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引擎,因其内生性而对经济具有持久动力。但是,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多点散发等因素影响,消费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从长期看,近年来消费增速也在逐渐放缓,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短板。一方面是因为此前一轮的住房、汽车等消费高潮已过;另一方面,主要受制于收入分配等因素,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不足。

疫情对以接触性为主的服务业影响和冲击较大,人们会减少外出,从而减少了对线下消费场景的需求,这又会削弱服务业企业与从业人员的收入,导致更多的人减少消费。因此,只有刺激更多消费才能纾困众多服务型中小微企业,促进稳就业。而就业率的稳定和上升,又会支撑消费增长,形成良性循环。

当前的难点在于,一部分中高收入群体有消费能力,但受制于疫情无法外出或消费欲望降低。从暑期一些高成本旅游景点人山人海的情况来看,我国消费潜力巨大,当前消费不足主要源于缺乏有效的供给并受到疫情影响。年轻人是消费活力源头,但当前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高达19.3%,大量退休人员却缺乏消费点。此外,流行文化以及体育等产业的发达是社会活力的主要来源,能够创造更多消费欲望。但是,目前我国流行文化供给受疫情、能力不足等因素影响,有效供给仍待进一步加大,以此更好地增强社会活力。

因此,在扩大内需方面宏观政策要积极,消费方面要解决结构性的难题,创新并满足中高收入群体以及退休人员的消费需求,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吸收更多高校毕业生,激发社会活力。同时,住房、汽车等补贴政策更多地是面向中高收入群体需求,因而还应该进一步增加发放消费券给因疫情受困群体、低收入群体,增强他们消费能力与消费意愿,这有利于大量中小微企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