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旗舰项目巡礼之五丨 美丽山项目惠及巴西1/10人口,近10年中巴能源合作硕果累累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舒晓婷
2022-07-0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北京报道 6月24日,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期间举行。巴西副总统莫朗作为金砖国家代表出席会晤。对话会发布的“成果清单”中,其中重要一项是“推动建立全球清洁能源合作伙伴关系,举办国际能源变革论坛,探索建立国际能源变革联盟”。

事实上,中国和巴西作为两大重要的金砖国家,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早就开始,而且已经硕果累累。巴西美丽山项目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旗舰项目之一。

中文的“美丽山”葡语译为“水电站”。作为中国和巴西在能源领域合作的标志性项目,巴西美丽山项目承载了诸多意义。

美丽山水电站是巴西第二大水电站。巴西美丽山项目是美丽山水电站的送出工程,分为两期,一期项目是联合中标,二期项目由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独立投资、建设、运营。其中,二期项目分别在2017年9月和2019年10月全面开工建设和正式完工投运。

2017年9月1日,在中巴两国元首的共同见证下,巴西矿产和能源部前部长费尔南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向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正式颁发巴西美丽山水电送出特高压直流输电二期项目开工许可证。

据了解,美丽山二期项目输电线路达2550公里,跨越巴西5个州、70多个城市,有效解决了解决了巴西北部亚马孙流域清洁水电外送和消纳难题,满足了巴西北电南输的需求,推动了巴西经济社会发展和能源清洁低碳转型,为实现巴西能源安全稳定供应贡献了“中国方案”,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典型项目、“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在南美的重要成功实践。

中国电建山东电建一公司是美丽山特高压输电线路项目的承建方之一。在山东电建一公司原巴西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冯战伟看来,作为金砖国家电力能源合作的项目,巴西美丽山特高压输电线路项目实现了中国特高压技术和电工装备、运营管理一体化“走出去”,对推动中国高端技术及其装备走向世界,促进中巴两国经贸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也进一步推动了“一带一路”倡议在拉美地区的布局和落地。

冯战伟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对于中资企业而言,“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持续推进,为企业“走出去”创造了良好机遇,也提升电建一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竞争力。

一颗明珠“点亮”中巴电力合作

巴西是世界上重要的水电大国之一,也是存在远距离电力传输问题的国家。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显示,在全球国家中,巴西的电力供应质量排在84位。总的来说处于中下游水平,电力供应水平急需提升。巴西曾在2014年提出“大众用电计划”,一是将输电线路普及到东北部、北部等贫困地区,二是将亚马逊地区丰富的电力资源输送到东南部经济发达地区。但巴西边远地区的用电需求依然得不到满足。

中国近些年在电力传输建设方面成绩斐然,电力传输技术已经成为中国技术走出去的核心竞争优势。并且中国与巴西都存在远距离输电等问题,这就为能够适应巴西环境和条件的“中国制造”技术走进巴西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超远距离特高压输电技术方面,中国是为数不多的能提供此种技术的国家。这一技术优势为国家电网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站特高压直流输电项目创造了条件。

巴西电力资源集中在北部亚马逊河流域,用电领域集中在东南部的工业中心,如何实现“北电南输”一直是亟待解决的难题。巴西美丽山项目依托特高压输电直流输电技术,有效缓解了巴西存在的电力供应短缺的问题。

其中,美丽山二期项目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独立投资、建设、运营的首批特高压输电项目。项目10个标段涉及4家承包商,山东电建一公司巴西公司负责5标段和9标段EPC工程。

项目在建设过程中面临着恶劣气候条件带来的挑战。巴西北部气温常年在38℃左右,最高气温达46℃,且每年约6个月持续雨季,多暴雨,年降水量1800mm。

山东电建一公司原巴西公司美丽山二期工程管理部主任卢军对记者指出,野外施工对道路要求较高,而巴西基础设施建设较薄弱,施工区多土路,小桥多,承压能力弱,这增加了雨季野外施工特别是将重型设备运抵施工区域的难度。

“客观上,连续暴雨情况下的施工效率大概只有旱季时候的20%左右。” 卢军称,为了提高雨季的施工效率,项目团队也采取了相应的对策:一些重型材料提前运至施工区;旱季时候优先进行难度较大的任务;在雨季时候缩减资源以维持项目的运作。

除了面临天气的挑战,此项目建设面临环评方面的挑战。据卢军介绍,为了达到环评要求,项目在方案制定中充分考虑了以下因素:一是尽可能实现施工线路为环境绕道;二是如果在规划路径里涉及珍稀物种栖息,则重新规划、绕道而行;三是对于树木砍伐后的环境修复、动物巢穴迁移等也进行了相关准备。

在克服诸多挑战的情况下,巴西美丽山二期项目提前2个月完工。其中,山东电建一公司负责的标段提前3个月达到运行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电建一公司所辖248公里线路提前90天完成全部导线展放工作,实现月导线展放平均50公里的高速度,远超同线路其他承包商月均不到30公里的放线效率,最高的峰值实现单月放线60.5公里的全线,创造了南美洲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导线展放最高效率记录。

对此,山东电建一公司原巴西公司美丽山二期5标段项目经理齐波告诉记者,项目管理团队打破巴西业内常规做法,采用“一个团队、两套放线设备、人员不停、设备交替”的创新放线施工方案,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了资源的利用效率。

更深层次来看,项目的高效施工得益于良好的施工策略和团队的凝聚力。齐波对记者解释,在项目施工中,考虑到地质、天气等因素,项目团队采取均衡施工的办法,即考虑到山区高低起伏大、存水少,地质相对硬,受雨季影响相对较小,因此雨季时多在山区和主路附近施工,从而保持比较均衡的生产效率。在劳工激励方面,项目团队采取每月工作量设置基数、超额完成则给予奖励的举措,有效提高员工的积极性。

耕耘的汗水浇灌出美丽的果实。2020年12月27日,巴西美丽山二期项目荣获第六届“中国工业大奖”,成为首个获得“中国工业大奖”的中国企业海外项目,这一奖项是中国工业领域的最高奖项,被誉为中国工业领域的“奥斯卡”奖。并且,美丽山二期项目严格履行环保责任,是巴西近年来第一个零环保处罚的大型工程,获评2019年度“巴西社会环境管理最佳实践奖”。

奖项背后承载着实实在在的对经济、民生的利好。巴西美丽山项目打造了一条贯穿巴西南北大陆的“电力高速公路”,满足了约1800万民众的用电需求,惠及人口占比约为巴西总人口的10%。

中巴能源未来合作空间几何

巴西美丽山项目是中巴在电力领域或者说能源基建领域合作的典范。

自2009年以来,中国企业开始大幅进入巴西能源市场,中巴在电力方面的合作十分突出。据相关统计数据,2003年至2019年,中国在巴西累计投资713亿美元,其中,在巴西电力部门投资占投资总额的45%。

“电力合作是中巴两国能源合作非常突出的重点领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崔守军告诉记者,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巴西经济遭受重创,采取比较开放的投资政策,为中国进入巴西市场提供了机遇,进入巴西的中国企业包括国家电网、长江三峡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上海电气等,双方合作领域包括水电、光伏、风电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对记者说道,自1970年代建交时期巴西从中国进口石油到迄今中国成为巴西第一大石油出口目的地,其间,能源一直是双边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之一。 

从贸易层面来看,自2009年至今,石油成为巴西对华出口产品中仅次于农产品、铁矿石的第三类主要产品;从投资层面来看,2011年之前,中国对于巴西的投资主要是资源性行业,包括农产品、铁矿石、石油和天然气等领域。从数据来看,这几类大宗商品在2011年以前占中国对巴投资的83%。2007年至2020年,虽然中国对巴投资日益多元化,但是石油和天然气投资占中国对巴投资约30%左右。

从能源合作的深度来衡量,周志伟表示,2009年中巴两国签署了“贷款换石油”的协议,此时的能源合作程度尚浅。2013年以后,随着中石油中标巴西深海油田项目、获得巴西深海油田开采权,双方能源合作朝着更加有效、紧密的方向迈进。

未来,中巴两国在能源合作领域又有何挖潜空间呢?

如果从双方互补性和互利性来看,周志伟对记者解释,巴西在1970年代是“贫油国”,70%-80%的油气依赖进口。为了实现能源的自主性,巴西采取了两方面的能源战略思路:一是依托自然禀赋发展可再生能源,逐渐在生物质能等新能源领域了发展全球领先优势。从目前巴西的能源结构来看,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在45%左右,清洁能源发电在电力结构中占比达80%以上。二是从近海到深海、深水进行海域勘探,实现深海油田大发现,且深海石油勘探和开采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就中国而言,该国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对于石油的需求不同,整体上,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能源消费需求也在提升。 

基于上述背景,周志伟对记者指出,中巴两国可在深海油田开采和炼油方面开展更深入的合作。当前,巴西深海油田储量位居全球第五,其深海石油勘探和开采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中国参与深海油田开采有助于依托合作提高中国的深海油田开采技术。同时,深海油田开采需要大量的国际资本参与,中国在此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加强此领域的合作对于保障未来的能源安全具有一定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巴西是原油的出口国,同时是成品油的进口国,在石油炼化能力方面较为薄弱。孙岩峰称,未来,中巴在拉长石油产业链领域开展合作,或促使双方能源合作更上一个台阶。

孙岩峰也对记者指出,两国进一步深化能源合作意义重大。首先,中巴作为金砖五国的重要成员,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可以稳定或者夯实金砖之间的战略协作关系,同时也为全球能源供应和能源定价体系增添稳定的力量。其次,巴西具有巨大的能源生产和供应能力,深海石油可能成为未来全球石油供应的潜在力量。南美可以成为包括中国相对可靠的石油供应来源。再者,后疫情时代巴西面临恢复经济的挑战,巴西政府把能源领域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巨大突破口,未来具有进行合作的需求。

巴西传统能源以水电为主,目前水电发电占比为66%左右。考虑到干旱等极端天气频发,水电供应面临的不稳定性加大,巴西需要改革或者优化能源供应体系,增加风电、光电在电力建设中的比例,在此过程中,中国企业能够给巴西提供新的合作发展的外部动力。其中,在新能源方面,目前比亚迪等车企在巴西推广新能源汽车,考虑到巴西邻国拥有丰富的锂矿资源,未来中巴之间在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新的产业链合作中或迎来新的机遇。

巴西驻华大使保罗·瓦莱再今年6月曾公开指出,中国和巴西和在能源发展方面合作潜力巨大,“巴西希望进一步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重,而中国是世界主要清洁能源技术提供商之一,可以助力巴西的可再生能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