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如何终结“价格战”?报告:挺进广阔产业链供应链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峰
2022-05-14

21世纪经济报道王峰报道  日前,国家邮政局发布数据显示,全国全年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千亿件。

2021年我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083亿件,同比增长29.9%;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0332.3亿元,同比增长17.5%。

不过,快递行业还处于“价格战”的恢复期,去年下半年以来,虽然各快递公司单件收入明显回升,但今年一季度,快递平均单价仍同比下降3.2%。

国内快递业为何爆发价格战,价格战背后体现了快递业发展中的哪些突出问题?

近日,北京邮电大学邮政发展研究中心与《财经》商业治理研究院共同发布《快递物流业高质量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站上“千亿”新起点的快递业,正结束“以价换量”阶段,快递物流企业可从打通物流与产业布局、深耕产业链等方面开拓高质量发展之路。

同质化和低质量竞争不利于健康发展

《报告》指出,过去20年,电商的高速发展带来民营快递的野蛮生长。与此同时,同质化竞争、薄利低价也成为快递业挥之不去的标签。当电商平台增速放缓、红利逐渐弱化,头部快递企业步入存量竞争阶段。“价格战”一触即发。

2020年初,极兔以“搅局者”之姿在快递领域挥起“价格战刀”,“通达系”不得已选择“以价换量”,重资产的顺丰同样陷入价格泥淖,一众头部企业盈利能力快速下滑,尾部企业亏损加剧、产能投入掉队,面临着出清局面。

伴随价格战,快递行业龙头份额也在被逐步稀释,CR8从85%附近的水平逐步回落至80%附近,市场更加分散。

2020年之前,快递企业就时常爆发激烈的价格战,但负面效应尚能通过规模效应之下的单位成本下降大致对冲。进入2020年,价格战导致单件利润显著下降,甚至出现阶段性亏损现象。

(五家快递企业市场份额演变数据来源: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报告》等)

参与报告研讨的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快递企业的价格战之所以愈演愈烈,根本上是由市场同质化竞争和行业内耗带来的深层结构性因素所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的流通产业高度碎片化,难以实现产业链、价值链增效增值,导致低价发展的惯性难以在短期内被扭转。

在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邮政组副组长王国栋看来,价格战使快递企业在“自损”的情况下抢夺市场,盈利水平承压、快递员群体收入无法保障等问题一一浮现,持续的低价竞争乃至低于成本的倾销和掠夺,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为了适应行业发展新格局,一系列“政策组合拳”及法规出台,意在规范行业竞争。多个省份明确要求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强调服务质量,遏制因低价竞争损害末端网点及快递小哥权益的情况。

用新业态新模式助推产业融合是关键

《报告》认为,中国快递企业的价格战之所以愈演愈烈,根本上是由行业深层结构性因素所导致,流通产业高度碎片化和产业集中度不高,导致同质竞争相对胶着,也容易出现恶性竞争。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何黎明认为,当前实施扩大内需战略还存在一些物流短板,如当前末端网点短缺、区域物流枢纽承载条件不够、物流服务交付能力不足,不适应一体化集成式产业物流需求等。 

《报告》认为,密切物流与产业布局关系,深耕产业供应链,或将成为企业可能选择的新出路。比如,菜鸟贴近自贸区、自贸港等国家重点产业布局打通物流“主动脉”,在海南建设全球数智供应链示范区项目,顺丰鄂州花湖机场打造国际航空货运枢纽,都是物流企业完善通道枢纽网络、主动建设物流大通道的典型案例。

此外,伴随物流需求场景的不断迭代与细分,中国物流在模式、业态上差异化创新也成为可能。2021年以来,顺丰、菜鸟、京东物流等一批头部企业开始不约而同转向模式创新,譬如顺丰通过收购加快国际物流拓展,京东物流深耕供应链,菜鸟也加强自建自营的物流能力,选择用产业化、数智化和全球化来强化作为物流产业互联网公司的领先优势。 

此外,我国实体产业长期存在供需错配问题,“牛鞭效应”造成了制造业工厂的库存高企,但在产业互联网的助力下,挤掉物流供应链中的“成本水分”将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

以乡村场景为例,“统货”模式在过去长期存在,但这种低效的流通模式已越来越难与不断提升的农货质量以及农民增收的实际需要相匹配。菜鸟通过在田间地头建设智能产地仓,将分散的农产品上行订单集合,形成规模效应,降低果农和供应链环节中的仓储物流成本;同时又通过产地仓内的数字化技术,让农产品按级定价,提升果品附加值,在“让好货卖上好价”的同时,让农民掌握价格主动权,稳定的交付质量也将为品牌化发展铺路。

数智化冲破行业发展“天花板”

《报告》认为,我国物流企业数量虽多,但龙头企业较少,设备自动化水平较低,服务内容单一,企业物流管理水平与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各项物流费用还有很大下降空间,降本增效仍然是未来高质量发展的重点。

中国信通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方禹表示,行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核心要解决创新问题。他认为,物流企业自身的高质量发展事关企业生产效率,而快递物流业属典型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发展的大背景下,应向智慧密集型企业转型。

国家《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中,曾特别指出深入推进服务业数字化转型,培育数智物流等新增长点。当下,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特征的新一轮科技革命迅猛发展,快递物流业在进入“千亿时代”后,面对海量包裹,“数智化”蕴藏市场蓝海。 

市场已看到打造数智物流的重要性,尤其是物联网、自动化、智能硬件等数智化技术与手段,能大幅度提升各地区各行业的跨地域性、跨行业性运输灵活性和安全性,充分解决供应链互通的共享问题,实现物流运输上的透明化管理,对于物流行业发展和人员流动有着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