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推动广东生产性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1-25

广东GDP总量持续领跑全国,不仅制造业规模大,服务业发展也走在前列。2021年,广东一二三产业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分别是4.2%、43.0%、52.8%。其中,现代服务业增加值45443.90亿元,增长6.8%。不过,与规模相比,现代服务业在服务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方面还有待提高水平。

广东制造业是在出口外向型模式下发展壮大,比如早期港资企业在珠三角投资工厂,形成“前店后厂”的格局,即设计和销售在香港,加工环节在珠三角。这种两头在外的格局,随着外资企业不断涌入而得以强化,尤其是利用中国低成本劳动力优势为全球代工。主要面向国内市场的消费品企业,在中国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的过程中,主要着眼于产品迭代与价格战,从而也会不利于在创新、设计等领域的长期投资。这种模式会弱化产业微笑曲线两端的高价值链部分,导致生产性服务业跟不上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需求。

生产性服务业是随着工业化程度不断加深,社会分工日益专业化而产生的,即研发、信息、物流、金融等领域的生产性服务业逐渐从制造业剥离,但是又依附于制造业而存在,把日益专业化的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引进制造业,加速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引领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攀升的重要力量,也是全球产业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广东制造业发达,具有规模化、外向型、市场化以及集聚性特征。产业集聚有利于专业分工与产业深化,其规模性与网络化效应,为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比如大规模的生产、贸易和投资等带动了深圳、广州等城市的金融服务业发展,目前,正在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依托,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国际金融枢纽。大规模生产和交易提高了现代物流、采购分销、生产控制、运营管理、售后服务等发展水平,目前正在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畅通对外联系通道,提升内部联通水平,推动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衔接顺畅、运作高效的基础设施网络,并强化商务服务、流通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发展。

相比较而言,珠三角地区的大型制造业企业,多数并没有将生产性服务业分离出来,大量中小企业支撑起庞大的研发、设计、咨询、会计、税务、法律、人力资源等现代服务业,它们规模较小,因此更需要专业化分工协作服务,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即低附加值的中小企业服务需求,无法支撑起高质量生产性服务业。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需要高质量的生产性服务业引领,因此,应该进一步强化专业分工,对标国际一流水平,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实现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相互促进与协同,推动融合发展。

广东经济与国际市场联系紧密,随着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以及推进大湾区建设,针对制造业外向型的特点,应该针对性地加大相关服务业的发展。比如培育高端涉外法律、会计、知识产权等领域专业人才,打造一批国际化、规范化、品牌化的律师所、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企业,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对接国际高端会展资源,提升广交会等重要展会的办展水平。扩大服务业开放,引入更多高标准国际企业,发挥鲇鱼效应,刺激本土服务业企业高水平竞争。

广东生产性服务业需要补短板,实现高质量发展,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强大支撑。生产性服务业的繁荣,是基于后工业化时代的知识经济特征,即依赖于人力资本与知识资本,推动科技创新、高端设计以及品牌营销等服务。广东将制造业文化发挥到极致,但在研发、工业设计、文化创意、商务咨询、人力资源服务等知识经济领域存在一定短板,亟须弥补;在传统的服务领域,应该着眼于提高要素配置效率,推动供应链金融、信息数据、现代物流等服务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