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彬专栏丨适时适度降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1-25

温彬(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王静文(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研究中心主任)

11月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适时适度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是4月以来国常会再度提到降准,年内第二次降准有望于近期落地。

在此之前,市场原本预期11月15日会有一次降准,以置换当日到期的1万亿元MLF。但央行选择了“MLF缩量+OMO放量+PSL和再贷款投放”方式,市场预期落空。叠加此前专项债结存限额集中发行和税期因素,以及相关政策出台,银行间市场利率快速上行,引发债市巨震和理财赎回潮。

在随后发布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虽然认为“国内经济恢复发展的基础还不牢固”,但更强调要“高度重视未来通胀升温的潜在可能性”,“密切关注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变化”,并且删掉了“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的表述,从而使市场进一步下调了未来降息降准的预期。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国常会的这次部署让市场颇有意外之感。但在中央看来,“四季度经济运行对全年经济十分重要,当前是巩固经济回稳向上基础的关键时间点,必须紧抓不放保持经济持续恢复态势”,所以除了重申要抓实抓好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和接续措施之外,还特别提出要“适时适度降准”。

从当前经济运行情况来看,受疫情反复、外需回落以及地产低迷等影响,经济虽然继续保持恢复态势,但基础并不稳固,10月主要指标大多出现下滑。生产端,工业和服务业双双回落;需求端,出口年内首次转为负增长,消费同样转负,基建、制造业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当月同比增速出现回落;物价方面,核心CPI同比继续处于0.6%的区间;金融方面,社融存量同比增速回落至10.3%,为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宽信用需要进一步加力。

再考虑到11月以来疫情继续呈多点散发之势,确实有必要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考虑到降息仍会受到下一阶段物价可能升温,以及美联储加息进程仍未终结的掣肘,降准就成为更具可行性的货币政策选项。

需要指出的是,4月份国常会的表述为“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推动银行增强信贷投放能力”,而本次国常会的表述则为“适时适度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可以看出,4月降准更多是为了增强信贷投放能力,本次降准更多是出于稳定市场的考虑,通过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避免债市与理财波动冲击实体经济。

当然,除了呵护流动性之外,降准也能实现逆周期调节的功能:一是配合财政政策,服务于专项债的加快发行。二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引导LPR下行。在4月降准之后,5月20日的5年期LPR顺势下调了15个基点。三是推动银行增加资金投放,提高货币乘数,加快信用扩张。

此外,本次降准的表述还多了“适度”两个字,这意味着降准的力度可能不会太大。4月那次降准幅度为25个基点,释放的长期资金为5300亿元,每年为金融机构节省资金成本约65亿元,预计本次降准幅度应不会超过25个基点。

从时点来看,通常在国常会部署之后,央行会在当周周五宣布降准,但具体落地实施还会再过10天左右时间。因此,本轮降准预计将会于12月落地,如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所说,“为巩固经济回稳向上态势、做好年末经济工作提供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在不久前的金融街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也提到了降准。他指出,2018年以来,我们累计实施了降准13次,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15%降到了大约8%,共释放了长期流动性约10.8万亿元。最近三次降准,法定存准率5%的机构不再纳入,因此一定程度上5%可以视为目前法定存准率的底线。

从珍惜正常货币政策空间角度考虑,预计后续央行会对降准降息等政策更为克制。未来的政策重点,可能还会落在结构性政策工具上面。如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所言,要继续落实好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碳减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科技创新、普惠养老、交通物流、设备更新改造专项再贷款,强化对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市场主体的支持。此外,还要继续激励商业银行新发放保交楼贷款,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