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DPI焦虑:PE二级市场行业联盟频现,S交易亟待“供给侧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赵娜
2022-11-2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赵娜无锡报道

时至岁末,开园不到一年尚贤湖基金PARK迎来近百位中国PE二级市场行业人士。

这是一场讨论私募股权基金流动性的行业峰会。

PE二级市场交易是近年的行业热点之一。究其原因,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已形成庞大的存量资产,并有大量基金面临退出期压力。这都让股权投资基金退出实践备受重视。

从市场数据看,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管理人约1.5万家,存续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约5万只、基金规模约13.7万亿元。同期,私募基金累计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超过10万亿元。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中基协第二届母基金专委会主席王忠民在演讲中表示,当股权投资从高涨期进入新的变轨和平衡期,新交易机会的成长成熟将可以提高流动性,进而实现更多层次、更多维度的退出场景。

元禾辰坤高级合伙人李怀杰认为,“远期来看,S交易的市场极其巨大,无论是作为资产配置的品类,还是一级股权市场的退出渠道,其存在价值非常清晰和重要。”

一级市场投融资交易持续走冷的大环境下,中国PE二级市场正在进入爆发前夜。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成立的S交易基金规模超过500亿元,2021年全年交易额突破600亿元。政策面也不断释放出积极信号,北京和上海都已成立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的国家级试点平台。

“各方面的因素逐步具备,整个市场呼之欲出。”李怀杰分析认为,过去数年国内股权投资行业退出显著少于投资,将在不久的将来进入真正的存量市场,并催生买方、卖方、中介服务方的机会。

中国PE二级市场在近年取得显著发展,成为市场越来越关注的热点话题。但另一方面,相对于每年新增6000亿到1万亿的退出需求,当前的市场交易量仍显杯水车薪。

根据晨哨集团的调研,当前中国PE二级市场的买家主要是专业标准的S基金和已配置S策略的母基金。全市场的基金总规模约为500亿元,规模超过十几亿的S基金已可称为头部。

李怀杰也谈到了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买卖双方对接较为困难,信息不对称、不透明、诉求不对等;二是中介服务机构不成熟,或实操经验不足,或仍需进行本土化;三是买卖双方价格认定区间多存较大差异,资产定价和交易均需得到GP配合。此外,大量存量资产背后都有国有和类国有机构股东,如何在保值增值、公开透明的前提下实现高效交易仍是现实问题。

中国PE二级市场刚刚起步,行业人士期待多元化、多层次买方进场,银行理财、券商、信托等的表现被寄予厚望。

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周智辉在发言中透露,中金资本今年成立了专门的S基金,为国内券商系首只S基金。他介绍说,该基金已进入投资阶段,“已经投了两个标的了,还在看一些其他的标的。”

重庆信托副总裁王惠云认为信托资金配置S基金正逢其时,并在演讲中介绍了团队选择S基金的六个标准。具体来说,信托的投资者主要关注三点,资产的质量、退出期限和退出路径、信托公司在标的基金决策中的参与度;信托公司同样关注的还包括价格、出资义务、管理人的情况。

本次举办活动的尚贤湖基金PARK位于无锡经济开发区核心区域,是服务经开区“一镇五园”规划部署、太湖湾科创带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载体。

无锡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杨建平介绍说,经开区将积极探索S交易转型之法和变革创新之路,持续丰富无锡金融服务体系,推动更多优质基金、项目在经开落地开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尚贤湖基金PARK在2021年12月开园,重点招引以私募股权基金为主导的基金核心产业,并适当发展以服务基金核心机构为目的的衍生产业。S基金方面,科勒资本已经在园区落户,其管理的“无锡科勒一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已经完成基金备案。

根据规划,力争“十四五”期间,设立基金300支,资产管理规模3000亿元,累计贡献地方税收30亿元。尚贤湖基金PARK负责人范鹏介绍,当前已有诚通基金、春华资本、IDG等过百家机构入驻,基金注册总规模近1500亿元。

此外,前述首届私募股权基金流动性峰会上,由北京股权交易中心、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为指导单位,以晨哨集团、普华永道中国、中金资本、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双创母基金、尚贤湖数字经济母基金为发起筹备单位的PE二级市场联盟(筹)宣告正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