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债基”一天下跌12.08% 因赎回延迟惹争议的富荣中短债基金发生了什么?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域
2022-11-23

曾经的“网红基金”因单日下跌12.08%成为了这轮债基调整中的“最惨基金”。

11月21日,富荣中短债基金公布最新净值,单日下跌12.08%。公开资料显示,富荣中短债基金于2021年12月8日成立,为混合一级债基,截至三季度末,该基金管理规模为49.52亿元。目前,富荣基金产品管理规模总额为269亿元。

面对大幅下跌,有基民发泄道:“我明天正式联系律师起诉富荣基金。”还有基民发出疑问,“到底是哪一只债爆雷?”

对于净值大幅回撤的原因,富荣基金于11月18发布《富荣中短债净值说明》中表示,受到整个债券市场近期较大调整叠加引发债券型产品被大规模赎回等因素综合影响,富荣中短债在面临短期内快速赎回的情况下,需要不断地卖出资产,而这些资产并未出现违约问题(也就是平常说的“踩雷”)。

在支付宝的相关页面中,富荣基金公告称,基金管理人将对自2022年11月16日15:00起生效的赎回申请,在T+7日(交易日,含T日)内向代销机构支付赎回款项。

对于11月21日净值大幅回撤的原因,富荣基金暂未回应投资者。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基金业内人士认为,这样大幅的回撤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可能基金踩雷了某只债券,其二是因为挤兑,在流动性不好的当前,债券只能折价套现,而客户要赎回,算是负债端和资产端的双杀。

踩雷什么债?

成立不足一年的富荣中短债基金是一只混合一级债基,截至三季度末,基金管理规模为49.52亿元。

该基金经理为王丹和唐奥。王丹为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曾任寰富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金融衍生品交易员,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债券交易员,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收研究、交易主管。于2019年6月21日加入富荣基金。自2021年11月23日管理该基金,任职期内收益-11.95%。

唐奥为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士,英国利兹大学经济金融硕士,曾任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煤炭行业研究员,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信用研究员,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信用研究员,于2021年6月4日加入富荣基金。自2021年12月27日管理该基金,任职期内收益-12.03%。

基金经理在三季报中表示,富荣中短债基金以信用债投资为主,三季度组合继续保持了相对中性的久期形态,季度内替换部分到期的短期债券,中长期债券则以交易性持有为主,对于部分行业涌现出来的机会适度参与。

截至三季度末,该基金持仓占基金净值比例前五名债券分别是,“19渤海银行永续债”占比5.28%,“19民生银行永续债”占比4.57%,“22大唐集MTN002”占比3.67%,“22潞安MTN011”占比2.87%,“21京住总集MTN002”占比2.68%。

目前这部分债券付息情况均正常。

另外,该基金季报还披露了资产支持证券(Asset-Backed Security,ABS)的持仓。ABS属于非公开发行产品,利率较高,但流动性较低。

三季度末,持仓占基金净值比例前十名的资产支持证券投资分别为,“长兴10A2”占比3.41%,“大融城2A”占比1.08%,“20凯盛A2”占比0.41%,“21中交A”占比0.18%,“象屿YS3A”占比0.17%等。

公开资料显示,“大融城2”即“光证资管-光控安石商业地产第2期观音桥大融城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该项目底层资产是重庆观音桥大融城的商业地产,“大融城2A”是优先级资产支持证券。据悉,“大融城2A”到期日为2026年9月3日,还本付息方式为定期付息、到期一次还本。

11月21日,“大融城2A”暴跌49.24%,面值跌至50元。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根据三季报信息,“大融城2A”只占基金净资产的1%,即使价格跌50%,也不会对基金净值造成太大影响,基金经理当时买1%的仓位有可能是用来做收益增强,更多可能还是该基金面临挤兑。

投资人赎回

富荣中短债基金是今年的网红基金。

在今年权益市场的大幅波动中,乘着资金涌入风格稳健的债券基金的东风,富荣中短债基金规模持续增长,其中富荣中短债基金C类份额由二季度末的1.9亿份增长至三季度末的40.86亿份。A类份额由二季度末0.4亿份增长至三季度末的6.74亿份。

整体来看,基金规模从今年二季度末的2.3亿元猛增到近50亿元规模。

中期报告显示,该基金投资者结构为散户占大多数,其中C类份额持有人中个人占比86%,机构占比14%。A类份额持有人中个人占比76%,机构占比24%。

在某些互联网平台中,富荣中短债基金也被冠以“网红债基”。

从今年的走势来看,富荣中短债基金一季度上涨0.74%,二季度上涨1.60%,三季度上涨1.58%。

但是从11月11日开始,情况急转直下,富荣中短债基金连续7个交易日持续下跌,净值回撤幅度分别为0.12%、0.37%、0.22%、0.55%、1.90%、0.88%和12.08%。

有基金业内人士表示,本轮债券基金出现大幅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机构大规模赎回,富荣中短债在三季报出现规模的大幅增加,其中一种原因是机构的大量申购,而此次也必然是因为机构的大规模赎回导致。

另一方面,数据也看到富荣中短债基金个人投资者较多,市场震荡会加剧投资者恐慌,因此更多的投资者选择赎回。基金经理不得不卖出债券,在流动性不好的当前,只能选择折价套现,也就是“发生了挤兑,负债端和资产端双杀”。

“T+7”赎回延时惹争议

在本轮债市波动中,富荣中短债基金还因发布赎回延时公告引发市场热议。

此前,富荣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为了保护持有人的利益,根据富荣中短债基金合同及招募说明书相关约定,基金管理人将对自2022年11月16日15:00起生效的赎回申请,在T+7日(交易日,含T日)内向代销机构支付赎回款项。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担忧,T+7日的延迟到账在行业内比较少见,可能会再度引发投资者赎回,还有可能会波及到其他债券型基金产品。

投资人对此也充满质疑,“基金不但跌幅大,还推迟到账,很担心这部分资产。”

11月18日,富荣基金官方账户发布净值说明称,受到整个债券市场近期较大调整叠加引发债券型产品被大规模赎回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富荣中短债在面临短期内快速赎回的情况下,需要不断地卖出资产,而这些资产并未出现违约问题(也就是平常说的“踩雷”)。

数据显示,在多个交易日,富荣中短债A/C单日净值回撤都处于行业领跌的位置。11月16日、17日、18日、21日中,富荣中短债A/C的跌幅在中短债主题基金中均处于行业内领跌的地位,特别是21日,单日下跌12.08%。

从基金净值情况来看,目前富荣中短债A/C的净值分别为0.8822/0.8805,也就是说,这波下跌抹去了此前所有收益,累计收益为负。

有业内人士表示,“基金公司的整体风控存在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在面对大规模赎回时,可以考虑修改相关规则,暂时冻结大规模赎回,以确保投资人的利益,另外,在持仓的配置上,应该考虑到流动性的问题,因为中短债具有久期较短、收益相对较低的属性,因此也匹配较低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