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的世界杯生意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敏,胡暄悦
2022-11-2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张敏实习生胡暄悦北京报道

2022年11月20日到12月18日,第二十二届世界杯足球赛在卡塔尔举行。开幕式上,由多位中国少年组成的护旗手颇为引人关注。世界杯的决赛赛场,还将有来自中国贵州省黔东南州丹寨县的12岁少年金粲璨的亮相。

金粲璨是通过“星星之火”项目被选拔的,该项目由万达集团与FIFA国际足联共同发起,双方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试图进一步点燃中国的足球热情,发掘足球在中国的巨大潜力。

万达集团是中国首个FIFA国际足联顶级合作伙伴,也是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一级赞助商(最高级别赞助商)。作为一家以房地产起家、多领域布局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万达在世界杯上的品牌露出,与当下房地产业遭遇的流动性困境形成了鲜明对比。

众所周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对足球有着浓厚的兴趣,万达在体育领域的布局也由来已久。如今,万达体育参与运营了多项国内外赛事,并努力实现体育与其他业务板块的融合。

金粲璨所在的贵州省丹寨县,曾是万达集团对口帮扶的国家级贫困县,2021年“摘帽”后,万达的目标由“包县扶贫”提升为“支持丹寨全面小康”。丹寨少年亮相世界杯赛场,就是万达融合体育与商业的尝试,对万达品牌影响力的提升不言而喻。

当然,这只是万达世界杯生意的一个方面。在浮浮沉沉的万达体育版图中,足球一直是其重要组成部分,而世界杯带来的回报不止于此。

足球之路

万达集团与足球的渊源很深。从1993年开始,万达就介入中国职业足球领域,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征战甲A联赛期间,曾在1994年、1996年、1997年、1998年获得联赛冠军,成为当时国内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

2000年初,万达将球队转让给大连实德,并宣布“永久退出”中国足坛。当时中国足坛出现了“假球”、“黑哨”等乱象,主管部门曾大力整顿。

两年后,中国男足历史性地杀入韩日世界杯,迎来高光时刻,但此后便逐渐陷入低迷,至今未能冲出亚洲。

但万达并未彻底远离足球。2011年7月,万达集团与中国足协签署价值至少5亿元的三年合约,回归中国足坛,此次合作主要限于青训、裁判、国家队、联赛冠名等。

从2015年开始,实施多元化战略的万达大举进军体育领域,并通过一系列收购,布局了足球、马拉松、铁人三项、自行车、冰雪等众多项目。在这轮收购中,世界铁人公司和瑞士盈方体育传媒集团(以下简称“盈方”)被纳入万达麾下,与万达体育中国公司一起,构成万达体育业务的“三驾马车”。其中,盈方是全球领先的体育营销和体育媒体制作公司,也是国际足联指定为亚洲地区的足球赛事转播独家销售代理,这些赛事就包括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

2016年,万达与国际足联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为中国首个国际足联顶级赞助商。万达并未披露双方的合作额度,但据Global Data的数据,万达集团承诺投资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将赞助四届世界杯赛事,包括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以及2026年和2030年的世界杯。

2017年,万达遭遇资金链危机,除了出售旗下大部分文旅和酒店项目(包括海外房地产项目)外,少数体育资产也被出售。但万达发力体育的整体战略并未调整。

2019年,万达体育登陆美股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体育公司。但由于其资产大多经由收购而来,负债率也一度高企。根据招股书,2017年和2018年,万达体育的资产负债率超过100%。

为缓解压力,上市不到一年,万达体育就将重金购入的世界铁人公司售出,但保留其在中国的运营权。世界铁人公司是世界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运营商。此次出售后,万达体育的收入大幅下降,但债务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至此,万达体育的版图中,只剩下盈方体育和万达体育中国公司两个核心资产。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使得不少体育赛事受到影响。加之出售世界铁人公司的缘故,万达体育的业绩和估值均遭打击。2021年1月29日,万达体育从纳斯达克退市,当天收盘估值3.45亿美元,比上市时折损过半。

资产缩水之后,万达体育对运营更加重视,不仅试图将旗下各个业务板块进行融合,同时加强本土体育IP运营。其中,万达体育获取了篮球、羽毛球国际赛事,以及部分冰雪赛事IP的商务开发权益,同时进入电竞、虚拟赛事等领域。

就影响力和收益来看,盈方手中的版权资源仍是不可替代的,其中,目前最有价值的版权当属世界杯。

经济账

简单来看,万达的世界杯经济账可分为两个部分,分别是万达集团作为一级赞助商享有的权益,以及盈方公司的版权收入。

一位不愿具名的体育营销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世界杯的赞助商分为三个等级。其中,一级和二级赞助商更有国际色彩,主要吸引国际品牌,三级赞助商也被称为区域支持者,更吸引在所在地有业务需求的品牌。

世界杯赞助商主要享有以下权益:世界杯相关的知识产权,包括LOGO、图像等使用权;企业品牌曝光的机会,包括赛场周边的广告牌;世界杯官方网站、出版物的曝光权;门票拥有权和在门票上的品牌曝光权;安排客户在世界杯赛场活动和参观的权益,等等。

从性质上看,这些权益以品牌露出和推广为主。其中,一级赞助商享有的相关权益更大,如更长的广告时间、更多的露出机会、更多的知识产权使用权,等等。

从中国企业赞助类似国际赛事的效果来看,世界杯带来的收益肉眼可见。

海信是2016年欧洲杯、2018年世界杯、2021年欧洲杯的赞助商。据公司透露,三项赛事期间,海信的全球知名度从37%上升到59%,海外销售收入从196亿元增长到725亿元,海外收入占比从不到20%上升到41.3%,自主品牌占比更是超过80%。

作为一级赞助商,万达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也获得了不错的收益。那一届世界杯开幕式中,贵州省丹寨县的6名少年作为护旗手护送国际足联会旗走入揭幕战赛场,一度吸引了不小的关注。

万达官网消息显示,2018年,万达体育集团收入88.3亿元,同比增长22.9%。王健林在年度总结会上表示,体育公司95%以上的业务来自海外,海外市场很稳定,“因为2018年是世界杯年,所以收入增长幅度大一些。”

但值得注意的是,万达体育收入的增加,也有盈方的版权收入部分。万达并未公布该部分的具体金额,前述人士表示,作为全球顶级赛事IP,这部分收益颇为可观。且从实际情况来看,世界杯转播费用会逐届上涨,因此正常来看,版权方的收入也会逐步增加。

在2022年世界杯上,万达的收益仍将由这两部分组成,但在版权收入预期增加的同时,作为赞助商享有品牌效益似乎有所减弱。该人士表示,在大幅收缩海外业务后,万达在世界杯上的品牌露出,带来的全球性收益将有所下降。“虽然世界杯在中国的热度也很高,但王健林和万达本身就‘家喻户晓’,世界杯带来的品牌增值效应相对不大。”

尽管如此,万达仍在世界杯的营销上花了心思,比如将丹寨少年送到世界杯赛场,同时在国内启动众多线上和线下活动。该人士表示,这体现出万达谋求体育和其他业务的融合,说明万达正试图将世界杯的收益最大化。虽然有分析人士认为,万达并没有充分利用世界杯的平台,但具体效果如何,仍需公司综合评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盈方与国际足联的合同只续约到2022年。若双方不再续约,本届世界杯的版权收入就更显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