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大项目接连落地 匈牙利如何炼成“一带一路”合作高地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师琰
2022-10-0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师琰伦敦报道

半年前,旅欧华侨林先生在布达佩斯市中心宏伟秀丽的圣伊什特万教堂附近开了间地道的平价中餐馆,随着新冠大流行后旅游业逐步复苏,国际游客的回归为他带来了相当不错的生意。更令他惊喜的是,餐馆近几个月也迎来更多中国客人。

“不同于游客,他们主要是来匈牙利考察投资或筹备工作的,”林先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比如宁德时代,前段时间他们就有很多人从国内过来筹备新项目,就驻扎在这附近,经常来这儿吃工作餐。”

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今年9月5日在匈牙利东部城市德布勒森签署预购地协议,正式启动其匈牙利工厂项目。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接踵而至,也让这位餐馆老板兼大厨憧憬乘上这股中企赴匈投资热潮,未来生意更红火。

匈牙利帕兹马尼·彼得天主教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国际学及政治学院院长绍莱特教授(Salát Gergely)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宁德时代是匈牙利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绿地投资,很高兴看到中国公司如今在匈牙利经济领域正发挥更大的作用。

据了解,除了宁德时代项目落成后总计将提供9000个新就业岗位,未来半年内,预计还会有超10亿欧元的中资大项目落地,创造上千就业,使中资为当地创造的就业岗位总数达到3万3000个。

高科技项目频频落地背后

宁德时代的匈牙利工厂项目投资总额3万亿福林(73.4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505亿元),规划电池产能为100吉瓦时。工厂位于德布勒森南部工业园区,占地221公顷,首栋厂房今年内破土动工,计划在2025年前完成建设。这也是继德国工厂后,宁德时代在欧洲投资建设的第二座工厂。

宁德时代的投资不单是匈牙利有史以来最大一笔外国投资,也是十年来欧洲五大绿地投资之一。匈牙利驻华大使白思谛(Máté Pesti)说,匈牙利为成为大型中企进入欧洲大陆的“主要切入点”而感到自豪。匈政府为该项目提供了国家补贴,将在欧委会通报手续完成后披露。

为吸引外国投资,匈牙利政府根据欧盟法律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涵盖税收优惠、就业补贴、培训补贴、匈牙利政府或欧盟专项补贴等。根据投资优惠政策,企业可获得的投资补贴最多可达投资总额一半。

此前,匈牙利政府对于联想集团在乌洛(Ullo)设厂的投资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建设耗资82亿匈牙利福林(约合2630万美元),匈牙利政府直接提供了20亿福林拨款。

这家今年6月正式投产的工厂是联想集团在欧洲建成的首个自有制造基地,拥有1000名雇员,主要生产客户定制化的服务器基础设施、存储系统和高端PC工作站,每天可生产1000台服务器,4000台工作站。

联想匈牙利工厂厂长萨波尔奇(Zolyomi Szabolcs)表示,匈牙利工厂让联想集团能够更快地响应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需求,更接近终端用户和客户。去年联想在EMEA的PC市场占有率已升至24%,全年出货量同比增长14%,超越惠普,首次拿下EMEA市场翘楚地位。

联想集团的投资也让匈牙利政府与有荣焉。匈牙利外长西雅尔多(Szijjártó Péter)说,联想集团的投资体现了领先科技公司对匈牙利的信任。

西雅尔多评价宁德时代的投资时表示,世界经济史无前例地在短期内经历了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危机两次巨变,目前能源价格疯涨,绝大多数欧洲国家通胀率达到两位数,欧洲经济明显转衰,全球也将面临食物供应危机。在世界经济的“黑暗两年”中,匈牙利宣布这样的大投资项目,是该国经济政策成果的证明,说明“向东开放政策”力排异议,取得了成功,匈牙利不会以任何理由禁止任何国家企业,匈外交政策和与匈以东世界的关系全部基于相互尊重。 西雅尔多说:“匈牙利与中国保持务实、相互尊重为基础、不受外界干扰的合作,我们从中受益良多。”

他指出,无论战争还是疫情,都无法撼动世界经济正在进行的两个基本进程——汽车工业革命和东方企业迅速占据全球份额的势头,匈牙利深刻了解这两个进程,也做到了正确应对。他建议宁德时代加快推进工厂建设,以满足巨大的电池市场需求。

除德国和中国外,匈牙利是唯一拥有三大德国汽车品牌奥迪、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生产基地的国家,在这些车企的电动汽车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匈牙利汽车工业自2010年以来增长2.5倍,2021年产值近9.5万亿福林(约合233.29亿美元)。

实际上,并非只有宁德时代看好在匈牙利的发展前景,众多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正与该国展开密切合作,特别是在美国《芯片和科学法案》出台、令中国企业出海不确定性大增的背景下。

今年7月29日,蔚来宣布将在匈牙利投资建设旗下首个海外工厂,蔚来能源欧洲工厂位于佩斯州比奥托尔巴吉,主要用于生产为电动汽车提供电池更换服务的换电站,占地约1万平方米,这里也将成为蔚来家电产品的欧洲制造中心、服务中心和研发中心。

今年3月,亿纬锂能公告称,已与匈牙利德布勒森市政府签署意向书,将向其购买土地,用于建设一座生产新型圆柱形动力电池的工厂。

比亚迪则早在2016年就斥资2000万欧元在匈牙利科马罗姆建电动车生产基地,并于2017年正式投产,这是比亚迪在欧洲设立的首个电动汽车生产基地。前期产品主要为纯电动大巴和纯电动旅游客车,后续将生产电动叉车和其他轻型商用车,产品将辐射整个欧洲大陆市场。今年4月,比亚迪获得了匈牙利公共交通运营商 Volánbusz Zrt 的48 辆12米公交车订单,将于今年底交付。

恩捷集团更早在2013年投资1.83亿欧元,在匈牙利投资建设锂电池隔膜生产基地,落地德布勒森南部工业园,该项目获得匈牙利外交与对外经济部和匈牙利国家投资署2020年度投资者奖。

 “东方开放政策”

绍莱特教授是匈牙利著名汉学家,年少时曾随担任匈牙利驻华大使的母亲在北京居住。在他看来,中国与匈牙利关系发展良好,匈牙利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产业和劳动力优势、不政治盲从的政策,使两国拥有更广阔的互惠互利和合作发展空间。

目前,匈牙利中资企业商会拥有会员近70家,投资涵盖化工、金融、通讯设备、商贸物流、汽车及零部件、新能源、锂电池等广泛领域。

在那些已在匈成功投资的中企看来,匈牙利地处欧洲中心地带,是联系东西方市场的桥梁,进入门槛要低于西欧市场,又能够迅速融入欧盟内部产业分工体系;拥有良好的制造业等产业配套基础,低成本高素质的人才优势,而且离欧洲客户更近,能够及时回应客户需求;更关键的是,作为欧洲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匈牙利为中企提供了在政策和营商环境方面的可预期性。

华为作为早期开拓者,在匈牙利分别于2009年设立欧洲供应中心,2013年设立欧洲物流中心,建立起覆盖欧洲、独联体、中亚、北非等地区的物流网络。

截至2020年底,中国在匈直接投资4.2亿美元。中国对匈各类投资存量42亿美元。过去两年,赴匈牙利投资的中国企业数量持续增加,投资规模保持高位,大批重点企业和项目在匈落地生根,深耕厚植,为当地带来大量就业和税收。

继2020年中国首次成为匈第一大外资来源国之后,2021年中国对匈投资额仅次于韩国,继续稳居匈外资来源国前列。2021年,尽管受疫情影响,中国对匈投资保持逆势上扬,在绿色、数字、化工、物流和汽车零部件领域多个项目落地,当年总计投资额约合13亿美元。随着总投资额达到73.4亿欧元的宁德时代欧洲二厂项目落地,中国对匈各类投资额累计逾15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匈双边贸易也不断迈向新高度。匈牙利是我国在中东欧地区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也是匈牙利在欧盟外最大贸易伙伴。2019年,中匈双边货物贸易总额达到102.2亿美元;2020年,中匈双边货物贸易在疫情影响下,不降反升,总额达到116.9亿美元,逆势同比增长14.4%;2021年,中匈双边货物贸易总额增长势头超过上年,达到史无前例的157.1亿美元,同比增长34.5%。今年截至7月份,中匈贸易总额88.1亿美元,同比仍保持着增长态势。

在绍莱特看来,匈牙利总理奥尔班推出的“东方开放政策”是成功的,匈牙利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处于非常好的状态,但两国经济关系还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客观地说,匈牙利的经济不是特别发达,缺乏最好的技术和大公司,因此对一些中国公司来说仍缺乏吸引力,吸引到的中国投资比起德、法、英,甚至比利时,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相信未来两国会有更大合作发展空间。”绍莱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