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农业为什么与众不同?一一写在第四个中国农民丰收节

南方农村报
2021-09-24

  金秋九月,柚香蚝肥,丰收的南粤,绚丽多姿。

  走进梅州大埔县湖寮镇双髻山村,沿着小径登上山头,数千亩柚林尽收眼底,一颗颗硕大、饱满的柚果缀满枝头。

  在南海之滨——阳江阳西县程村镇,红木山码头一片繁忙,满载生蚝的船只停泊在岸边,蚝农们或忙着处理蚝壳,或将连串的生蚝送上货车。

  丰收是今年南粤大地的主音符。年初广东菠萝火爆“出圈”,年中广东荔枝全球大卖,接棒而上的广东龙眼也实现了产销两旺。

  丰收也是“十三五”广东农业的关键词。2020年,农林牧渔业产总值达7901.92亿元,位居全国第五位,增长速度连续多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粮食产量稳定在1200万吨,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有力;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2万元,提前两年实现翻一番目标。

  在工业化、城镇化上先行一步的广东为何能同时保持农业的快速成长?答案是立足要素禀赋和比较优势,以发展精细农业为主攻方向,走广东特色的农业高质量发展路子。

  精准定位

  重构现代农业新价值

  大潮起珠江。谈及广东,人们大多会想到工商业发达、厂房林立、车水马龙,珠三角繁华富庶、大湾区日新月异。

  这并非广东全貌。沿珠江及其支流溯流而上,在广东的珠江三角洲、东翼、西翼和北部山区还散布着15万多个自然村落,生活着近900万户农业经营户和3200多万乡村人口。无论是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还是水果、蔬菜、畜禽、水产品等农产品产量,广东都位居全国前列。

  但是,大而不强是广东农业的另一面。从粤东的金柚、青梅,到粤西的荔枝、菠萝,再到粤北的清远鸡、红茶,加工跟不上、产业链条短、农户增收乏力等共性问题长期存在。“十三五”前期,广东农产品加工转化率不足60%,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广东时指出,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是广东最大的短板,广东要继续走在全国前列,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要把短板变成“潜力板”。

  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论断为广东重新认识和发现农业农村的价值提供了思想钥匙和根本遵循。

  广东省委、省政府立足发展全局,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根本之策,将发展精细农业作为加快农业高质量发展,撬动农村短板向“潜力板”转变的重要抓手。

  所谓精细农业,即坚持精益求精的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理念,通过引导精细定位、推进精细管理、发展精细技术、狠下精细功夫,促进农业增产增质增效。

  这是对传统的秉承,也是顺应农业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变化作出的正确选择。

  精耕细作是广东农业的底色。广东人均耕地面积仅为0.41亩,不到全国的三分之一,山多地少、人口众多的省情使广东农民养成了精耕细作的传统,珠三角桑基鱼塘、潮汕“种田如绣花”的岭南农耕文化也因此享誉全国。

  近年来,广东深入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全力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为农业转型升级背景下的精耕细作打下坚实基础。据统计,广东建成后的高标农田,农田生产条件和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平均提高10-20%。

  从农业发展潜力看,广东有着资源和市场的双重优势。广东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一年四季均可种植,特色农业资源丰富;全省常住人口过亿外加毗邻港澳的地缘优势,消费市场广阔,人们对于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农产品的需求日趋旺盛。

  擅于抓产业建设的广东,首先将目光聚焦在了现代农业产业园上,把推进工业升级的“园区模式”移植到农业发展中,将产业园建设作为发展精细农业、加快农业现代化的重要载体和抓手。

  农业园区化

  打造乡村产业核心增长极

  中秋前后,正值蜜柚上市旺季,梅州大埔县湖寮镇双髻山村的柚农们在柚林中穿梭采掇,只见他们将套袋一一取下,露出果实金黄的表皮,随后,一手托住柚果,一手捏住树枝,轻轻一转动,排球大的蜜柚便落入了箩筐。

  几公里之外,大埔县蜜柚现代农业产业园加工园区内也是一片热火朝天:自动分选运输设备正源源不断地将不同重量的柚果分送至不同区域;每座“柚山”下,都有十多名村民忙着装袋、封口、装箱、装车;全自动化生产线将一颗颗蜜柚进行清洗、削皮,进行精深加工。在这里,一个小小的柚子“变身”成数十种商品,涵盖食品、化妆品、日用品等领域,真正实现了精准种、精准管、精准采、精准卖。

  梅州是著名的“中国金柚之乡”,广东每10个柚子有9个产自梅州,全国每5个柚子就有1个产自梅州。得益于1个国家级和3个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的带动,2020年,梅州柚产量达93万吨,直接带动农民增收5亿多元。柚子真正成为梅州农民增收致富的“摇钱树”“幸福果”。

  这是广东大力推进产业园建设的缩影。2018年,广东正式启动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建设,计划3年投入75亿元,创建150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基本实现一县一园。

  三年过后,蓝图已成现实。根据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7月,广东共创建了16个国家级、161个省级、55个地市级现代农业产业园,构建了国家、省、市三级农业产业园梯次发展格局,实现了主要农业县、主导产业和主要特色品种全覆盖。

  产业园聚集着生产、加工、科技、品牌等现代生产要素,能够形成农业高质量发展的“组合拳”,有力推动了农业全环节升级、全链条增值。

  梅州柚、新会陈皮、翁源兰花、英德红茶、德庆贡柑、陆丰甘薯、吴川对虾、高州荔枝……来自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土特产”在现代农业产业园的带动下,正不断以好吃好看更好玩的新形象,重塑岭南农业的美名。

  2019年4月,全国现代农业产业园工作会议在江门市召开,时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高度肯定广东省现代农业产业园是“真心实意地抓、真刀真枪地干、真金白银地投,走在全国前列。”

  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没有现成方法路径可循,广东又是如何走在全国前列的?高位推动形成“一盘棋”是最为显著的工作方法。

  “‘一年全面启动、两年初见成效、三年较成体系’,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进度安排,时间紧、任务重,对全省上下都是一个考验。”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产业园办相关负责人表示。

  广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研究、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仅2018年就召开了4次全省工作会议部署推进,把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这项农业农村部门工作上升为全局性、战略性任务来全力推进。

  与此同时,广东还进行了一次深化财政体制改革的大胆探索,一改过去财政资金层层下拨到市县财政部门,转为直接拨付到实施企业,给予企业充分自主权。

  为确保企业将资金用到实处,广东实行清单管理制度,即制定负面清单、允许清单和鼓励清单,规定不能干什么、允许干什么、鼓励干什么,明确政策导向性,把钱花到“刀刃”上。

  这种体制创新大大激发了企业投资热情。截至2020年底,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省级产业园规划总投资366.73亿元,其中省级财政资金投入75亿元,市县投入资金89.74亿元,社会资金投入201.99亿元,省级财政资金撬动比高达1:4.89。

  在产值方面,161个省级产业园主导产业总产值达3050.99亿元,其中第二、第三产业产值超过一半。

  善作善成、久久为功。在第一轮产业园建设取得明显成效的基础上,广东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正式迈入2.0时代。最新出台的《2021—2023年全省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工作方案》提出,广东将再建一批跨县集群产业园、一批特色产业园、一批功能性产业园,进一步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

  农业数字化

  为农产品插上互联网翅膀

  近日,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联合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发布的《2021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为3507.6亿元,其中广东以750.6亿元的成绩位列榜首。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这是一张弥足珍贵的成绩单,背后离不开广东各级政府在农业农村数字化方面的主动作为。

  去年初,一封向社会发出助销的“求助信”,引起了省农业农村厅的重视。受疫情影响,位于江门台山市的丰泫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丰泫农业”)有超10万斤存塘对虾滞销。为此,省农业农村厅迅速搭建起广东农产品“保供稳价安心”数字平台(下称“保供平台”),线上高效聚集国内外渠道资源,为农产品保畅销,为菜篮子保供应。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有超2000家企业加入保供平台,涵盖种养基地、批发市场、连锁商超、加工流通企业、餐饮企业等。

  依托保供平台,丰泫农业很快便与盒马鲜生建立了供销关系,共供应了6万多斤鲜活对虾;与南方优品等社区团购平台合作,销售冰鲜虾2万多斤;通过基地探营、直播带货,一天卖出了5000余斤虾……

  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据统计,保供平台的建立促成供需双方实现实时对接上万次,推动对接销售农产品超30亿元。同时,也推动了包括丰泫农业在内的一大批传统农业企业试水数字经济。“尝到了利用互联网平台销售产品的甜头,坚定了我们要朝着这个方向去转型的信心。”该公司董事长李庆表示。

  保供平台举办的“采购商网络直通车”“采访商网络会客室”“网红直播间”等上百场直播带货活动,成为推动广东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井喷的另一重要因素。

  一时之间,市长县长镇长齐上阵,走进直播间为当地农产品代言成为新风尚。

  “因为网络行,天涯若比邻。”这是去年4月15日,广州市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参加一场直播带货活动的开场白。当天,他在直播间向全国网友卖力推介从化农特产品,赢得“粉丝”连连点赞。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总成交额超过百万元,其中从化荔枝蜜下单量为8242单,成交额38万元。

  汕尾市市长、梅州市市长、茂名市副市长、遂溪县委书记、徐闻县县长、开平市市长、蕉岭县县长、新会区副区长等广东各地的党政领导干部纷纷走进直播间推介海鲜、柚子、荔枝、菠萝、鸭蛋等农产品,助力农户增收。

  保供平台的经验在延续。今年春节前期,广东花市销售告急,省农业农村厅再次及时响应,搭建起“云上花市”,为花卉销售搭建起绿色通道,推动花卉电商实现了一次大跨越。

  数字化不仅解决紧急的销售难题,更以此完善农业产业链。一批农业大数据中心投入使用,以数字化指导生产与销售。

  “广东有三宝,陈皮、老姜、禾秆草”,在江门新会区,作家巴金笔下“鸟的天堂”的地方,新会柑种植面积约有10万亩。当地的种植户每天只要打开“新会陈皮”手机软件,要施多少肥、打多少药,一目了然。这背后依托的正是新会陈皮产业智慧农业大数据平台。

  作为广东第一个聚焦本地特色农产品产业的大数据平台,该平台通过物联网技术和人工摸查的方式进行数据采集,成功打造了新会全区的陈皮产业数据“一张网”。

  在阳西数字农业产业园大数据中心,电子屏幕上可以清晰看到各类农产品的种养范围、销售情况、加工视频,长势监测、气象灾害预警、病虫害预警等生产服务信息,为农户提供参考。

  截至目前,广东数字经济规模超4万亿元,居全国首位,5G基站数量居全国第一。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春江所说,广东有条件在全国率先实现农业农村数字化。

  农业品牌化

  “12221”擦亮“粤字号”品牌

  众所周知,荔枝、龙眼、菠萝是颇具广东特色的水果,在全国具有一定的美誉度且深受消费者青睐。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就在2018年,广东同时出现了菠萝、荔枝丰产不丰收的局面。尤其是菠萝销售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滞销面积达10万亩,半数以上菠萝种植户受影响。

  一个数据可以佐证当时“果贱伤农”的严重程度:2018年,中国菠萝第一镇——湛江徐闻县曲界镇的全年存款比上一年骤减了12.3%。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深刻感受到‘怎么种’的问题已经不是现阶段‘三农’工作的主要矛盾,而‘怎么卖’则成了新的主要矛盾。”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农业部门不能为生产而抓生产,更不能只抓生产,必须生产和市场一起抓;甚至要先抓市场,再来抓生产。”

  这是对农业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对农产品市场价值的辩证审视。

  从2019年开始,在广东省委、省政府的指导下,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在徐闻率先启动农产品“12221”市场体系建设。即建立“1”个农产品的大数据,以大数据指导生产引领销售;组建销区采购商和培育产区经纪人“2”支队伍;拓展销区和产区“2”大市场;策划采购商走进产区和农产品走进大市场“2”场活动;实现品牌打造、销量提升、市场引导、品种改良、农民致富等“1”揽子目标。为此,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专门派出了一个工作组驻扎徐闻进行指导。

  这是一场自上而下推动的,广东农业部门自我职能的深刻变革。

  在“12221”行动的推动下,徐闻菠萝采购商联盟成立,实现徐闻菠萝与市场的无缝对接;当地党政领导带队奔赴全国各大城市推介徐闻菠萝,极大提升了徐闻菠萝的知名度;“短视频+网红”营销模式也在徐闻菠萝销售中推广开来。

  大范围的造势也在同步进行。从今年2月开始,徐闻开展“徐闻菠萝”高铁专列宣传,横跨北京、上海、甘肃、陕西等14个省市,覆盖西北、胶东半岛及华南等地区。

  为进一步提升品牌效应,今年初,在武汉举办的菠萝节上,徐闻县正式公布“徐闻菠萝”区域公用品牌战略规划成果,并发布了徐闻菠萝区域公用品牌商标。这标志着徐闻以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公用品牌面向大众。

  多方合力之下,徐闻菠萝终于迎来了品牌效应的集中爆发。“每3个中国菠萝就有1个来自徐闻。”3月3日,徐闻菠萝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二,话题关注度飙升至2亿。一夜之间,徐闻菠萝家喻户晓。

  品牌化带来的是最直接的经济效益。在总产量增加的背景下,今年徐闻菠萝田间收购价也创下了近年新高,从2018年低于0.5元每斤飙升至1.8元至2.5元每斤,峰值时甚至超过3元。

  从徐闻县11个菠萝主产镇的邮政储蓄数据来看,2019年末为21.1亿元,2020年末为23.8亿元,2021年1至7月为26.5亿元,已超过2020年一整年的储蓄。

  有了徐闻菠萝的成功经验,广东农产品“12221”市场体系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从荔枝到龙眼,再到柚子、香蕉、柑橘等。

  今年,广东荔枝投产面积394.93万亩,产量147.31万吨,创历史新高,比2020年130万吨增长13.3%,荔枝产值超过140亿元。在荔枝连续大年的情况下实现了丰产优价,荔农连续得到增收。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12221”行动的助力下,徐闻菠萝、翁源兰花、梅州柚子、茂名荔枝等广东特色农产品,不仅走向了全国,还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

  南方农村报记者段凤桂

  南方日报记者黄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