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耗管控动真格,限电限产强加码!多地“两高”项目监管收紧,多个上游品种价格飙涨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彭强
2021-09-1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彭强北京报道 能耗双控的工作每年都在开展,但今年的形势要更为紧张一些。

临近年底,年度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较为紧张的多个省区,相继出台政策明确“两高”项目名录并配以较为严格的监管措施,打响了年底能耗双控目标的攻坚战。

9月13日,云南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强调要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确保不折不扣完成能耗“双控”目标,推动经济社会全面绿色低碳转型。云南省方面指出,要以石化、化工、煤化工、钢铁、焦化、建材、有色等行业为重点,建立“两高”项目清单管理制度,淘汰退出一批低效落后产能。

除云南以外,近期广西、江西、山东等地都出台了类似政策,明确了“两高”项目的范围,强化对多个高排放、高能耗行业的日常监管。

安全、产能压减、原材料价格上涨、限电等问题未解,“两高”项目监管带来的限产又引起连锁反应,多个上游品种价格持续飙涨。

多地出台政策严抓“两高”项目监管

近期,全国多个能耗双控压力较大的省区相继出台“两高”项目名单,能耗管控的政策也陆续落地。对于传统的耗能和排放较大的行业来说,节能降耗的工作已经开展过多轮,要想显著减少能耗和排放,限产是当前最快速直接的方式。

除云南省之外,江苏省节能监察中心同样在9月初发布文件称,按照江苏省工信厅的统一部署,对全省范围内年综合能耗5万吨标煤以上企业开展专项节能监察行动,涉及石化、化工、煤化工、焦化、钢铁、建材等多个行业的三百余家省内企业。

据江苏省工信厅网站消息,江苏省工信厅副厅长戚玉松在出席全省年综合能耗5万吨标煤以上企业专项节能监察电视电话会议时指出,今年以来,江苏省节能形势相当严峻,能耗出现不降反升的局面,这主要是由于重点企业无序用能、违规用能;对年综合能耗5万吨标煤以上企业开展专项节能监察,是一项紧迫的任务,其总能耗占据全省工业用能的80%以上,把控住这些用能大户,将对强度控制目标完成起到决定性作用。

8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召开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暨加强能耗双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蓝天立在会上指出,今年以来,广西能耗强度不降反升,能耗增速高于控制目标,部分市上马“两高”项目的冲动仍然比较强烈,违规未批先建的问题突出,不合理支持政策仍然存在。

蓝天立表示,如果不当机立断,就难以完成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直接影响到“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给今后几年的工作造成被动。

国家发改委8月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青海、宁夏、广西、广东、江苏、云南等9个省(区)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为一级预警;浙江、河南、甘肃和四川等10个省上半年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进度要求,为二级预警。

今年以来,包括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等在内的多个部门均强调,要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的盲目发展。由于产业政策的调整,多个能源化工大省的相关项目审批工作都相继收紧,能耗管控工作成为下半年的重点之一。

上述出台严监管政策的云南、广西、江苏即在一级预警之列,后期不排除其余能耗强度较高的省份跟进能耗严管控。

多个上游品种挑战最高价

有多位建材、石化、钢铁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环保与节能重点关注的对象,上述行业此前已经进行过诸多节能降耗方面的改造与提升,现阶段依靠技术革新,能耗与排放在短期内难有大幅下降。

限产目前成了各地管控能耗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但对于很多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经济形势的变化、海外疫情的反复以及大宗商品错综复杂的走势,都让各个行业面临多样的难题,能耗双控带来的限产再度引起震荡。

在水泥市场方面,今年8月以来,由于需求的持续回暖加上煤炭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支撑,水泥价格一路走高;进入9月,多地水泥需求回暖并不明显,但由于广西、云南等地的双控政策带动限电限产,多地水泥企业产量大减,价格大幅上涨,出现供需双弱的局面。

百年建筑网建材行业分析师江元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近年来,国内除西藏地区以外,已经基本没有新增水泥产能,新项目都是按照一定比例由落后产能置换而成;而从技术环节来看,大幅降低水泥行业的能耗与碳排放,要依靠大规模的技术革新和装置改造。因而短期内,限产是水泥行业实现能耗双控指标的主要路径。

对于钢铁产业来说,上半年产量高涨叠加全年粗钢产量要同比下降的要求,下半年粗钢产量大幅压减已是预期之中的事;如今,双控政策再度为钢材企业带来进一步的限产要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也由于采暖季的到来,迎来钢铁产业的错峰停产和限产。

据我的钢铁网调研,目前江苏各钢厂都接到了能耗“双控”的指标,尽管根据各企业前8月耗能情况制定的控能指标不同,但整体力度都比较大。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江苏省内的本轮限产预计将持续一个月左右时间,延续到10月15号左右,预计影响产量在230万吨左右,对省内的建筑钢材市场影响较大。

而在电解铝方面,今年夏初水电大省云南枯水期较为严重,水电骤降引发电力供应紧张,当地耗电大户电解铝企业限电限产曾引发铝价上涨;本月初,西非铝土矿大国几内亚政变,曾引发市场对于原料供应紧张的担忧,带动铝价飙涨。

如今,云南双控政策要求电解铝继续限产,广西、贵州也有限产消息传出,助推氧化铝价格的继续上涨。中泰证券指出,供给端的持续收缩,预计电解铝供需缺口会进一步拉大,支撑铝价的再度上涨。

据我的有色网数据,截至9月15日,国内氧化铝现货价格继续上涨,山东、河南和山西三地的报价均已超过3400元/吨,广西、贵州两地的现货报价超过3200元/吨。

对于石化产业来说,相较于能耗双控的要求,生产安全则是年内工作的重中之重。今年以来,上海、江苏、湖北、吉林等地曾发生多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经济损失及多名人员伤亡,多地化工安全生产压力较大。

江苏南京一家炼化公司的技术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当地生产安全工作的优先级升至最高,涉及生产安全中的任何问题及隐患都要及时上报处理,必要时要及时停工停产。

自2019年3月盐城响水的爆炸事故之后,江苏省开启了化工产业中小型企业和重大安全隐患大型企业的搬迁改造工作。江苏省泰兴市的一名安监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当地的化工企业园区化进程仍在推进中,压力依然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