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21 CVCA年会:PE/VC热议投资趋势,主流LP如何看待融资策略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2021-09-1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赵娜报道 9月15日,2021中华股权投资协会(CVCA)年会暨中国PE/VC高峰论坛在线上举行,一批中国顶级投资人分享了各自观点。

在六个主题分论坛中,参会嘉宾分别从PE、VC、LP、GP等不同角度,深入探讨如何在当前复杂多变的环境下应对挑战、稳步前行。以下为发言观点集锦:

话题一:PE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

在当前复杂多变的投资环境下,PE如何选择行业和赛道?估值下调、赴美上市受阻对PE未来投资模式有何影响?GP如何向LP解读中国未来PE投资前景?

TPG集团中国管理合伙人孙强、华兴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包凡、春华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胡祖六、德弘资本董事长刘海峰、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进行了主题为《PE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的深入探讨。

孙强:市场总是有起伏和周期的。碰到当下这样的市场动荡其实很正常。真正好的PE公司一定是要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和周期的动荡的。变化和起伏的同时也蕴含着机遇,如果私募股权投资者不能够把握动荡产生的机会,也不是一个优秀的PE。

刘海峰:宏观固然重要,但宏观无法准确预测和掌控。因此,优秀的PE投资人应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行业和企业的深入研究,寻找优秀的企业家去合作。深入了解企业本质,而不是盲目的追逐市场热点。好的PE机构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还能创造长远价值,不仅仅是资金的投入,也要做好投后管理,帮助企业做大、做强,才能实现跨周期的优异回报。

吴尚志:选择PE行业的人是挺幸运的。有一个非常长远的观点,要永远想着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看得要更加长远,把自己的事情如履薄冰地做好。在今天这个时点上,大家要特别注意政策和监管方面带来的一些影响,使我们能够走得更稳健。

胡祖六:我对中国PE行业的看好,是因为尽管GDP速度有所回落,但是增长的模式跟十年前、二十年前有根本的差别,未来中国经济会以更有效率、更加创新、更靠市场的模式发展。在这种环境下,PE的角色就更重要。通过我们的专业能力、知识、技能去做最佳的判断,把有限的资本投给一些最值得投资的企业或者产业。

包凡:总体来说,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方向肯定要跟国家战略相吻合。第一是社会平衡、和谐、可持续的发展;第二是共同富裕;第三是民族复兴。投资上也是相对应的,如果所投领域跟大方向不是特别吻合,甚至背道而驰的话,肯定行不通。

张懿宸:我觉得未来无论是国企、民企还是跨国企业,投资机会慢慢都会出现,因为经济发展更加成熟了,自然都会有企业股权变化和更替的需求。

话题二:VC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

全球疫情持续发展,SEC对中概股赴美上市的政策收紧,国内相关规定的一系列调整,都将会给VC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VC如何持续挖掘出明星项目,并取得较好的退出成绩?对于被投企业如何在复杂宏观环境下持续发展,行业“大咖”们又有什么好提议、新想法?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君联资本副董事长陈浩、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高锐律师事务所中国主管合伙人刘真、德同资本董事长、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在主题为《VC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的讨论中,表达了独到的见解。

邝子平:中国的VC行业历史上也多次遇到大的政策变动,及其带来的冲击。过往都是很快就有很具体的实施方案出来——到底怎么去实施、怎么去做。希望这一次方案也能尽快落地,比如赴美上市的具体流程、具体规则是怎样的,要如何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核。监管的真空期对很多企业而言确实比较难受。

陈浩:在中国我们应该要进一步重视创业和创新、重视创业者。过去,中国在这点上做得不错,将来应该做得更好。这样我们才能适应全球的竞争,特别是全球人才的竞争。尽管我们面临的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但恰恰在这种时候,我们的内部政策应该越来越开放,使得我们能有更好的创新、创业的氛围,也能吸引全球的这个人才到中国来。

符绩勋:我是谨慎、乐观的态度。对中国这样的一个市场投资的机会,我们是乐观的。近期系列政策的出台也让投资人们更加谨慎地去解读市场的、政策的实际影响。

刘二海:长期来看,大家对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经济体的前景肯定都是乐观的。中国的创新有巨大机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我们看到创业项目的成长非常快、体量普遍到了一个新的规模。另一方面,宏观政策的变化也说明创业投资的重要性在增加,那些真正创造价值的事业会有更广阔的前途。

刘真:近些年这些政策的变化,它对于资本尤其是外资,其实一直是呈现一种逐渐开放和逐渐便利化的态势。在推出新政策时,政府可以跟利益相关方有一个更好的互动的过程,重要的问题是中间的媒介是谁。

邵俊:很多宏观政策的初心或者本意是好的,但由于没有做充分沟通、解释,使得市场上有很多猜测。第二个任何事情还是要有一些整改的缓冲期,如果太急了、用力太猛、一刀切,可能带来很多后遗症。最终的结果反而是达不到当时制定这些宏观政策的初心。

话题三:主流LP如何看待融资策略及如何衡量GP

面对中国宏观政策和行业政策的调整,海外LP对中国投资环境的认知及策略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人民币LP将把目光落在哪里?如何甄选出真正具有抗风险能力的GP?GP融资策略会有什么相应的调整?作为行业的重要参与者和发展见证者,LP对监管机构又有何期许与建议?

行健资本集团合伙人和亚太区主管苏维洲、钧山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HarbourVest Partners董事总经理单丽红、元禾辰坤主管合伙人徐清、Cambridge Associates董事总经理、中国区业务负责人章亮在《主流LP如何看待融资策略及如何衡量GP》主题论坛中,深入探析未来发展新方向。

苏维洲:从个人、团队和平台层面,我们都持续看多、看好中国市场,对中国的长期政策走向也有信心。但海外机构投资人离着中国市场比较远,当下的政策调整对他们的打击是比较大的。国际上有20%左右的机构LP对中国市场处在观望之中。

廖俊霞:过去两三年由于整个投资市场、环境的变化,投资方向在细分赛道上有很大调整。从前大家提到比较多的都是互联网、泛科技等领域,现在大家都从to C转向了to B,更多看硬科技。在这个大趋势下,我们比较关注的一点就是GP本身的行业背景,偏科技、偏硬科技的投资中,产业背景、产业资源都是很重要的参考因素。

单丽红:我们选GP一直关注几点:首先是要有深度、广度和洞见,能根据大势来调整战略。第二必须是长期主义的投资人。还有一点就是要低调稳健,我们认为这有利于抗风险和长期稳定性。除此外,更重要的是要在大的环境下,重新去认知自己、认知周围,有自我蜕变、自我创新的机制。

徐清:未来中国的VC/PE市场会有一些明显的变化,市场调整加上政策引导,GP的数量会减少。至于未来市场格局会怎么样,还要等等看。GP也会出现不同的运作模式。现在大部分的GP要做的事情,是挑选符合自己需求的资金,并需要有更好的配置和组合。

章亮:最近的一系列政策调整,对中国长期、稳健发展,对社会经济的稳定性,长远看都是好的。绝大多数海外的LP对于中国、对于投资中国,仍持续有非常大的兴趣和信心。今年的政策、监管调整之下,那些已经投资的人还会持续投资,那些还没有来的人可能就会再等一等。

话题四:如何有效做好投后管理增值

投后管理是提升被投公司管理运营水平、提高投资效率、实现超额投资回报的重要方式。主流GP如何有效赋能被投企业?他们的投后管理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好的投后管理需要GP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与技能?对投后管理人才方面又有何具体要求?

太盟亚洲资本总裁及合伙人邱中伟、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陈洁、霸菱亚洲投资董事总经理崔桂勇、古玉资本创始人林哲莹、方源资本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唐葵,就《如何有效做好投后管理增值》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邱中伟:这一年多的时间,世界政治、经济环境和中国国内的资本市场、监管环境都发生了比较重大的变化,这对PE的投后管理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陈洁:随着北交所的成立,中国企业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地选择,境内有主板、科创板、创业板、北交所,境外有香港、美国等。各个交易所和板块在监管规则、投资者特点方面有一定差异化。因此,在投后管理中,选择企业的上市地,应结合企业情况、上市板块特点等综合考虑,并且最好前置到投资阶段。

崔桂勇:我们会密切关注相关政策、地缘政治的变化。从投资角度讲,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顺势而为,对关注的行业方向适时做出调整。

林哲莹:有能力面对世界包括国内的变化,是一家优秀投资机构所必需的素质。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即使是在大变局和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有信心的。这个信心来源于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中国涌现了一大批创造了历史的优秀企业家。作为投资机构,能与他们一路相伴,是我们的荣幸和机会,也是我们的信心所在。

唐葵:市场和行业的演进,今后对投后管理的要求和挑战都会越来越大。眼下的大环境是机会和挑战并存。总体来说,中国的整个消费、和消费相关的行业都是好的。对实体经济的重视,对我们做投资的也是利好。风险是,如何能协助我们的被投公司去应对一些短期风险、抓住一些好的机会。

话题五:新领域、新趋势和新机遇

新格局下,中国早期投资者和创业者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硬科技企业如何成功“出海”?“双碳”机遇对早期投资决策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传音控股战略投资部总经理邱郁晟、数坤科技创始人及董事长毛新生、红点中国创始及主管合伙人袁文达,全面解读新领域、新趋势和新机遇。

周炜:整体来说,对于技术的蓬勃发展、to B的蓬勃发展、对中国企业出海的前景,大家都是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的。

李开复:在科技交叉带来的颠覆性创新越来越蓬勃、政策催化、加大创新投入的创新环境等多因素推动下,硬科技创业进入最好的时代。但与此同时,科学家创业又面临“长板特别长、短板比较短”的问题,比如具体执行、赚钱、产品、用户需求等方面,科学家可能不一定懂。这时就需要有孵化器、投资公司等方面的人才来弥补这些短板,这些人需要既懂技术又懂产业。他们可能需要帮助科学家一起搭建团队、寻找创业伙伴、寻找商业应用,帮助科学家创业者们走过“死亡谷”。因此,不论是国产替代的机会还是硬科技出海的机会,前提是要有合适的人才,有真实的实战经验,把我们的内功练扎实,硬科技出海是水到渠成之事。

邱郁晟:全球的商业发展在规律上是一致的。出海的重点是如何把相关的商业模式或产品做到足够本地化。所以需要全球化思维、本地化创新。一些好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在其他市场已经打磨到了极致,要结合本地用户需求快速进行打磨,变成市场需要的产品或服务。

毛新生:中国在先进技术应用层面的进步显著,全世界有目共睹。如果抓住时间优势,将先进技术更加快速有效得落地更多场景,对此进行的全周期投资的红利便会非常可观。同时,我们也要加速在基础科学层面的发展,补足短板,赶超全球领先水平。

袁文达:半导体迭代每次都需要非常大的资金投入。我相信国内行业有这个决心、有这个能力,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做持续投入、赶上国际水平。很多新技术比如光电芯片技术,中国的基础研究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

话题六:中国PE/VC经典投资案例分享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在30年的发展历程中,涌现出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推动行业及社会发展的成功案例。2020年,CVCA出版发行了国内首部《中国PE/VC经典投资案例集》,案例集收录了30年来的36个PE/VC经典投资案例,囊括了青岛海尔、阿里巴巴、工商银行等。这部案例集的推出,不仅是为了回顾中国PE/VC的投资历史,更是为从业者提供借鉴,并由此推动行业发展。

年会现场CVCA特邀德同资本董事长、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春华创投联席负责人朱大鹏,为大家回顾投资案例的整个过程,并分享他们对于案例的总结与思考。高鹄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金明作为案例提问者从交易背景、风险与挑战、投后管理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提问。

邵俊:创新药的发展需要有三个条件:第一是政策;第二是人才;第三是资本市场源源不断、接力式地资金供给。这些因素的叠加,推动了生物医药赛道这几年的快速发展,整个医药、医疗、大健康领域,现在有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机。这对老百姓生活品质的改善、寿命的延长都功不可没,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朱大鹏:对半导体行业而言,2018年是个分水岭。最近这几年,中国芯片行业的技术迭代是有目共睹的,设计领域已经有了非常漂亮的进步。但整个行业不可能一蹴而就,单兵突进的成功也不太可能,整个产业链要一起往前走。我们有些方面诸如制造、设备、材料等环节还需要更长时间去赶超。假以时日,相信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必将会崛起。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CVCA)成立于2002年,是大中华区成立最早的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协会组织。成立近20年来,CVCA对中国PE/VC行业发展的影响作用与日俱增,现已有近百家常规会员及联席会员公司且会员数量仍在不断地增加。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理事长刘海峰表示,CVCA年会是协会每年最重要的活动,希望借此年会推动国内外业界以及会员间的交流互动,同时与金融监管机构及业界经营展开广泛交流合作,促进行业的长远发展。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新任理事长邝子平说:“我们的行业既面临着很多发展机遇,也面临着不少挑战。今天,更需要大家的大智慧,我自己也会像前面的几任理事长一样,兢兢业业把大家托付的这一公益工作做好,不辜负大家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