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制造业怎么转?三年内大手笔发放百亿补贴,龙头标杆引领中小企业抱团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柳宁馨,李振
2021-07-29

7月27日,《佛山市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若干措施》(下称《若干措施》)正式发布,提出全面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而仅在两周前,广东省也发布了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相关文件。广东提出,要想巩固制造业优势,必须抓住产业互联网机遇,用数字化转型为全省制造业发展带来新动能。

今年上半年,广东GDP达到5.7万亿元,尤其是以数字化智能化为代表的工业新动能较快增长: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1%,两年平均增长5.0%;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0%,两年平均增长4.2%。

2020年,佛山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7700家,总产值达2.33万亿元,是万亿GDP城市中罕有的工业占比近六成的制造业城市。

佛山作为全国唯一的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在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上不遗余力。佛山“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将深入开展“2+2+4”产业集群数字化赋能行动,打造一批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等,到2035年,全市数字经济总体规模达2万亿元左右。

 

大手笔:百亿补贴撬动数字化转型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注意到,佛山此次扶持政策力度非常大。据《若干措施》,其对单个企业的财政扶持奖励少则200万元、多则2000万元,最高可达1亿元。如此补贴力度,放眼全国也属前列。

此前佛山市长郭文海公开表示,数字化转型升级是佛山经济“强身健体”之路,未来三年内提供近100亿元财政补贴,引领推动制造业开展数字化转型。

《若干措施》的另外一大特点是,佛山要建设数字化智能化示范工厂、示范车间,打造工业互联网标杆示范项目。尤其针对入选的标杆数字化智能化示范工厂,最高一次性奖励2000万元,对于进行数字化技术改造固定资产的制造业企业,最高扶持资金1亿元。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认为:“佛山此次重补标杆示范企业,而非‘撒葱花’方式,一是希望提高财政补贴的效率,二是希望补贴能产生强者更强的效应,真正补贴到想转型、有能力转型的企业。”

同时,佛山在抓龙头企业数字化转型标杆的同时,也抓产业集群的数字化改造,通过产业集群的方式带动中小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

例如,在佛山顺德,4个国家级工业互联网项目、11个省工业互联网标杆示范项目、28个市工业互联网应用示范标杆项目已经落地。

自2012年起,作为家电制造业龙头企业的美的集团就在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如今制造效率已提升62%、自动化率已提升44%。2018年,美的推出“美云智数”,从制造端的供应链体系,到营销及大数据移动化等多个方面,赋予企业互联网化、移动化、智能化。

美的厨电、美的洗涤获得了国家级“5G+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美的微波炉顺德工厂成为佛山首家灯塔工厂,全省三个灯塔工厂两个属于美的集团,“美云智数”成为国内优秀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服务商。

林江表示:“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复杂、细致的系统工程,既有传统企业的数字化工厂改造,也有数字化产业的扩展、新型数字化产业链条的形成。财政补贴越有针对性,就越有希望将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更好地发挥出对高新技术企业财政支持的放大效应。”

此外,《若干措施》还提出了相应的配套性政策。例如提供专项资金加强企业家培训,加大人才引进和培育力度,按政策对符合条件的全职新引进人才给予最高400万元扶持,“一事一议”领军人才上不封顶。

 

佛山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榕树模式”

作为制造业重镇,佛山2020年仅微波炉的产量就高达5134.8万台,而全国产量为9321.6万台,即全国每生产两台微波炉就有一台来自佛山。

这得益于佛山很早就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转型。数据显示,佛山已拥有像海天、伊之密等45个工业互联网应用标杆示范项目、55个广东省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美的集团更是孕育出了两个灯塔工厂。

但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中小产业集群的转型一直是佛山的难点。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佛山中小企业在开展数字化转型中面临资金投入难、数据采集难、数据保护难和决策转化难等困境。尤其在数据采集方面,佛山大多数的中小企业需要再造企业组织和生产技术,这对资金和技术的要求非常高。

林江认为:“数字化转型要产生成效,需要以核心企业为龙头形成一定的产业集聚效应,佛山的中小企业集群,意味着核心企业会比较缺乏,数字化产业的集聚效应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形成。”

佛山的产业呈“榕树模式”,一家企业起步,其他民营企业会纷纷模仿学习,形成规模,而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会形成抱团发展的特点。

“大量的中小企业集群,意味着佛山会有更多的企业愿意接受数字化转型的洗礼,而且相关的企业可以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相互支持和取长补短。”林江提到。

佛山此轮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背后,政策指向性明显。佛山希望通过支持产业链龙头企业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再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深度互联,引导中小企业抱团数字化转型,鼓励产业集群中小企业抱团发展。

除此之外,佛山的优势还在于,这一轮制造业数字化改造实际上是向先进制造业中心升级。佛山自身的民营品牌已有自身的产业积累,需要接入产业互联网,继续优化实现高效能生产。正如美的提出,要将“数智驱动”作为四大战略之一,用数字化打通全产业链条,赋能自身品牌。

林江认为,对比来看,东莞则以加工制造业为主,数字化改造主要是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东莞的特色是转型,佛山的特色是升级,“转型当中有升级,升级当中也有转型,两个制造业城市各有特色,又相辅相成,相互借鉴,互相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