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智专栏丨低通胀将是长期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刘学智
2021-06-11

2021年5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1.3%,涨幅比上个月上升0.4个百分点。虽然CPI同比涨幅连续4个月上升,但整体涨幅仍然较低,远低于市场预期。6月份CPI翘尾因素是年内高点,叠加非食品价格的上升,预计CPI涨幅将有所上升到2%左右。三季度之后CPI翘尾因素显著回落,再加上猪肉价格处于低位,CPI上涨势头将减弱,物价水平整体将处于温和状态。由于1-5月CPI平均涨幅只有0.4%,预计全年涨幅将显著低于3%的宏观调控目标,通胀压力较小。

从长远来看,低通胀可能是长期现象,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第一,价格上涨从PPI向CPI的传导不畅。近几个月PPI快速上升,出现PPI与CPI剪刀差显著扩大现象。5月PPI同比上涨9%,为2009年以来的高点,涨幅比CPI高出7.7个百分点。上游初级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带动了工业输入端价格上升,生产资料价格涨幅扩大到12%。而生活资料价格涨势较弱,涨幅只有0.5%。由此可见,价格上涨主要在生产端,生活端价格涨幅有限,表明初级产品价格上涨从生产端向终端消费的传导较为缓慢。

导致价格上涨从PPI向CPI传导不畅的原因有多方面。首先,经济结构转型带动消费结构转变,CPI和PPI的相关性降低。随着第三产业占经济的比重逐渐提升,居民消费结构中服务类价格的比重逐渐提升,工业产品消费的比重逐渐下降,导致PPI的大幅上涨难以充分传导到CPI上。其次,工业产业供给过剩现象较为明显,对上游价格上涨向下游传导的能力降低。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此轮价格上涨主要存在于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升,原油、铁矿砂、橡胶、铜、铝等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必将成为我国制造企业的生产成本。我国工业产业竞争较为充分,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存在产能过剩现象,中小型企业的议价能力较弱,在承担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同时,难以将价格上涨向下游产业转移。

第二,低通胀是老龄化社会的典型特征。经济发展的最终目的是满足居民吃、穿、住、行等各方面需求。当人口老龄化到来时,通常伴随着人口总量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总需求的减弱也就成为必然,低通胀将成为常态。大量发达国家的实证研究已经证明,人口老龄化总体上偏向于抑制通胀水平。

对老龄社会的界定,按照联合国的传统标准是60岁以上老人达到总人口的10%。中国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标准,2020年已经达到约19%左右。老龄化社会的另一个标准是年龄65岁以上老人比重达到7%,2020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约13%。从适龄劳动人口来看,2013年16-59岁人口有9.2亿人,2020年降到8.9亿人,减少了近3000万人。未来,中国老龄人群的比重将进一步上升,适龄劳动人口的比重将继续下降。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未来低通胀可能成为常态。

第三,技术进步一定程度上促进物价下行。随着生产技术的提升,特别是人工智能、自动化生产等,显著提升了劳动生产率,并削减了劳动力成本,促进商品成本降低和销售价格下降。随着线上经济和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显著减少了物流中间环节,促进商品生产与消费终端直接联系,推动了中间流通环节成本减少和零售价格下降。

第四,CPI统计口径决定了通胀指标较低。CPI是反映与居民生活有关的实物产品及服务类价格变动的指标。它是衡量通货膨胀的主要指标,是市场经济活动与政府货币政策调控的重要观察指标。作为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指标中按照相应权重统计了居民消费支出价格水平,但不包括投资支出价格水平。在工业经济时代,消费支出占居民总支出的比重较大,以CPI衡量的通胀水平对整体价格的表达是较为充分的。随着经济社会逐渐进入后工业经济时代,第三产业占经济的比重逐渐上升,第三产业中的房地产业、金融业等,具有很强的资产属性,这部分价格难以统计到CPI中。

在后工业经济时代,居民的总支出结构出现根本性变化,投资支出在总支出中的比重提升,而消费性支出的比重下降。一方面,在基本温饱得到保障的基础上,对财富效应的需求提升,促进居民的投资倾向上升。另一方面,生活成本上升,面对住房、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等价格较高的预期性支出,部分居民不得不压缩当期消费支出,把可支配收入中更大部分被动地用于投资支出。这时,以CPI衡量的物价指数可能难以完全表达经济总体通胀水平,只能反映消费性支出这部分的价格变化。

(作者单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供职单位。)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