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开板两周年:总市值超4万亿 推进股权融资功能优化完善

21世纪经济报道 满乐
2021-06-11

“我理解注册制改革推进的过程本质上也是我国资本市场逐步市场化、基础设施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6月10日,申万宏源证券董事长储晓明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

2019年6月13日,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开幕式上,中国证监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开板仪式,科创板正式开板。两年后,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与会嘉宾再次对注册制改革下的中国资本市场新生态展开讨论。

开启资本市场建设新时代

“注册制改革开启了我国资本市场建设的新时代。”储晓明在发言时指出,通过注册制改革,国家对资本市场重视的程度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在储晓明看来,注册制改革一方面推动了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系统全面改革。以注册制改革为突破口,加速推进退市、交易、分红、再融资信息披露等一系列制度系统性改革,打破了过往单兵突进式的改革。“这些资本市场的改革特别重视市场化,注重法制化,注重顶层设计,注重风险防范,是一项系统工程,是对资本市场新生态的战略性重构。”

另一方面,注册制改革也提升了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储晓明认为,注册制改革加快解决了我国面临的“不缺资金缺资本”的难题,借助灵活多元的直接融资工具降杠杆,改善负债结构,发挥资本市场收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科创板已累计上市企业282家,IPO融资金额3600多亿元,总市值近4.1万亿元,占同期上海市场IPO公司数量的64%,融资额的61%,总市值的8%。

注册制的改革也带动了国内上市审核机制的变化。上交所副总经理刘绍统在论坛上介绍称,目前,科创板从受理到上市委审议,总体用时156天,接近于境外成熟市场,允许符合条件的未盈利企业上市融资,允许红筹企业特殊股权架构企业上市等制度,满足了不同类型科创企业的上市融资需求。

实际上,外资机构对注册制带给中国资本市场的变革也是有目共睹。瑞信集团首席执行官Thomas GOTTSTEIN即指出,注册制改革有助于提振投资者的信心,近年来外资对于A股参与度的显著提升证明了这一点。截至2021年5月,境外投资者持有A股市值近3万亿元,约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的8%,与两年前相比翻了不止一倍。

Thomas预计,未来中国市场的外资参与度会进一步提升,将逐步接近美、日、英等成熟的市场。而随着外资市场准入通道的放宽,中国可以进一步借鉴和利用国际金融机构、全球资本市场成功的经验。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从广阔的视野来看,注册制改革也在为我国宏观层面带来深远影响。

“注册制可以说是过去两年中对投行业务影响最为深远的关键改革。”中金公司首席执行官黄朝晖也在论坛上指出,随着注册制改革的稳步推进,资本市场股权融资功能将进一步优化、完善。而资本市场效率的提升在宏观层面具有两方面的积极影响,一是宏观资本的补充,二是科技的转化。

黄朝晖认为,宏观资本的补充是经济能够长期持续健康发展的核心。在进行坏账和风险资产处理等“减法”工作的同时,减少对间接融资的依赖还要做“加法”,最重要的补充渠道就是资本市场的股权融资。

“从具体数据看,A股IPO发行总量并不多,去年4700亿元人民币已是A股历史上第二高的IPO融资规模,折算下来约600多亿美元,而美国去年IPO是1800亿美元,基本上是A股的3倍,这与国内整体资本市场化率偏低有关系。”黄朝晖认为,目前股本市场融资体量距离成为有影响力的宏观资本补充渠道还存在较大的差距。随着注册制未来的稳步推进,相关差距会逐步缩小,形成更加流畅、更加市场化、更加体制化的资本补充方法。

“国家可以投入基础科学,但基础科学如何转化成能够推动效率提高、生产力提高、竞争力提高的技术和产品?”黄朝晖认为,这其中需要资本市场和科技的结合,才能不断激发创新的产生,打造科技领域长期竞争力。

各项制度安排仍需在实践中完善

可以说,随着改革的持续推进,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理念日益深入人心,市场主体的归位尽责意识明显增强,优胜劣汰机制进一步健全,市场法治供给取得突破性进展,投资者保护渠道更加畅通,市场预期明显稳定,市场整体生态呈现积极向好变化。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陆家嘴论坛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具有开创性和突破性,各项制度安排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改革中出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是科创板走向成熟必然要经历的。

近期,即有市场声音称IPO发行有所收紧。对此易会满重申,“IPO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

易会满坦言,在发行节奏上,需要综合考虑市场承受力、流动性环境以及一二级市场的协调发展,积极创造符合市场预期的新股发行生态。但从他公布的数据来看,近三年IPO数量均保持较快增长,今年前5个月,IPO公司196家,合计融资超过150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11%和37%。

“应该说,IPO继续保持了常态化发行,而且增速还很快,为什么会有收紧的感觉呢?”易会满认为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落实新证券法的要求,对中介机构的责任压得更实了;二是加强股东信息披露监管,明确了穿透核查等相关要求;三是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完善了科创属性评价体系,强化了综合研判。

易会满指出,相关举措主要是为全市场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创造条件,也是处理好注册制改革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关系的应有之义,同时也有利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发行秩序。

储晓明在论坛上也指出,跟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我国注册制改革在发行制度的包容性、定价配置制度的市场化,以及中介专业能力等方面都还存在着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