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出口银行胡晓炼:不能把人民币国际化当成国际对抗的武器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志锦
2021-06-11

“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初级阶段,我认为不必过度解读人民币的国际化,人为对人民币国际化赋予多种含义,如把人民币汇率变动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晴雨表’,把人民币当成国际避险货币,把数字人民币当成人民币国际化的捷径,把境外人民币市场作为主导人民币交易的市场,把离岸人民币汇率作为标志性的导向等等,更不能把人民币国际化当成国际对抗的武器。”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6月11日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2021)上表示。

胡晓炼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根基在国内。人民币国际化不应是投机交易主导的短期爆发过程,也不能由离岸市场、周边市场的金融炒作所阻挡。它是一个自然的、长期的过程,是中国经济深度参与全球分工、国际贸易深化发展的过程,要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胡晓炼认为,现阶段的人民币国际化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其基本特征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要功能。人民币国际化起步于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过程,市场主体产生了跨境人民币使用的需求。同时,中国经常项目仍然保持着真实性审核要求,人民币资本项目还没有实现可兑换,金融市场仍是有限度开放,这一系列约束条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起步发展的背景。未来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考虑以下问题:

一是,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将加快形成容量巨大、需求升级的国内大市场,巩固和拓宽人民币跨境贸易收付的主干道。

“我国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可预期性在全球赢得了信誉。我国货币政策稳健,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也一直是汇率政策的着力点。一个稳定可信的政策和强有力的实施能力,有助于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增强境外主体接受人民币的意愿。”胡晓炼称。

二是,资本市场的发展前景为境外主体人民币投融资提供了广阔空间。中国资本市场快速发展得到了国际上的充分认可,债券、股票纳入国际重要指数,境外主体参与人民币投融资更加活跃。截至2020年末,境外主体持有人民币股票达到3.4万亿元、债券3.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2%、47%。

三是,绿色金融蓬勃发展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的机遇。实现绿色发展既要求实体经济主动转型,也要求充分利用各种市场融资手段。截至2020年,全国绿色债券累计发行超过1万亿美元,绿色债券发行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今年绿色债券发行将有更大幅度的增长,占全球绿色债券发行比重将超过20%。

“未来随着我国绿色债券市场、碳交易市场的扩大,相关金融产品的丰富,交易形式的多样化,中国将会吸引越来越多境内外投资者参与其中。中国的绿色金融市场将更加开放,与全球共同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市场。人民币是绿色金融计价结算货币,将进一步拓展其跨境应用的场景,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新的发展路径。”胡晓炼称。

“人民币国际化从初级版演进至升级版,取决于中国金融市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开放、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基本实现以及中国与世界更紧密的融合。到本世纪中叶,随着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实现,我国有望形成全球最大、最开放、功能最齐全的金融市场,人民币有望在全球受到广泛的欢迎、可自由的使用,成为具有服务全球贸易投资强大功能的、可信赖的国际货币。”胡晓炼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