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拆除“围墙花园”是互联网反垄断最具意义的进展与成果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方兴东
2021-09-14

屏蔽外链的本质就是借助自身垄断性的流量优势,有效抵御和限制竞争,并且通过选择性导流,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这一现象业界有个很形象到位的术语,叫“围墙花园”。屏蔽外链,增加外链的技术门槛,包括十多年前淘宝最初禁止百度搜索引擎抓取等各种“围墙花园”,根本的初衷就是出于竞争的目的。

所以,观察“围墙花园”这十多年的缘起、发展与演进,一方面与垄断程度正相关,另一方面与竞争压力正相关。在互联网出现垄断之前,也就是BAT真正确立垄断地位之前的十多年里,中国互联网产业基本处于自由竞争阶段。这一阶段,“围墙花园”缺乏生存的土壤,所以并不明显。随着BAT陆续确立垄断地位,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巨头之间相互进入横向扩张,彼此竞争压力开始剧增,“围墙花园”逐渐成为最重要的战略工具。

所以,最近十年,屏蔽外链等“围墙花园”战术水涨船高,手段日新月异,不断恶化。业界普遍性的所谓阵营、站队等,核心都是基于“围墙花园”的导流能力。可以说,没有垄断地位,就不具备部署“围墙花园”的基础;没有消除竞争压力的需要,就没有“围墙花园”的动力。所以,十年来,“围墙花园”的基础和动能都处于不断上升的态势。而互联互通本来就是互联网的生命线,是互联网的基本规范。

而作为数字时代最关键基础设施的互联网,本质上必须将公共性和社会性置于重要位置。但是,因为缺乏行业的有效自律,缺乏政府和法律的有效监管,“围墙花园”任意泛滥,获益的是个别企业,损害的是整个互联网互联互通的整体利益。无论是市场竞争环境、产业创业创新活力,尤其是广大网民的便利性和选择权,都成为“围墙花园”的牺牲者。 

这项工作最大的难点当然是利益!拆除“围墙花园”这项工程,没有互联网巨头是有内生动力的,因为,它们考量的肯定是自身利益的损失,而不是整个产业的利害关系。所以,它们一定会以各种方面阻扰、延缓或者掩饰各种“围墙花园”的存在。如何解决这种不情不愿,是这项工作的难点所在。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些以安全、营销等理由为“围墙花园”辩护的声音此起彼伏,不乏重量级媒体和专家,这是“围墙花园”利益格局的正常反映。所以,要使这项工作真正取得全局性胜利,需要魄力,需要智慧,更需要面对各种压力、阻力的斗智斗勇。 

涉及拆除“围墙花园”所谓的网络安全、垃圾信息泛滥还有营销泛滥等理由,其实站不住脚。因为这些是作为一个大型平台的“基本功”,也是履行平台主体责任的“分内事”。有“围墙花园”也在做,也得做,没有“围墙花园”也是如此。也许工作量有所不同,但是,并没有增加任何特殊性的技术难度和工作难度。因此,分阶段,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利益平衡问题。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远比技术更难。

中国互联网的“围墙花园”现象,起码是一项十年长期积累,不断加筑工事的“十年工程”,涉及很多技术层面和业务层面的操作。涉及网页,更涉及APP。涉及明面的信息内容,更涉及更深层次的数据等,需要是真正的“技术活”。这需要深入技术,明晰技术层面的操作,也需要确定规则。互联网领域很多规范(norms)之前都是基于产业自律,作为“默认”选项,习以为常,很多缺乏明文的细化。这就是互联网在中国不断“异化”的基础条件。缺乏竞争制约的垄断巨头,出于自身商业利益最大化的需要,不断突破这些不设防的防线,“法无禁止即可为”,将自身的商业逻辑凌驾于互联网整个行业的默认规范之上,然后日积月累,相互竞相效仿,而主管部门,因为缺乏明确法规,也没有及时加以有效制止。广大用户虽然深受其害,也因为无能为力,最终温水煮青蛙,也都开始习惯这些既成事实。

因此,工信部这一次专项行动,意义重大,功德无量。开始从处置垄断巨头一些明面上显著的违法行为,开始进入到深层次的问题。针对“围墙花园”强有力、系统性的整治,虽然没有处罚“二选一”那么富有新闻效应,但其效能和影响却远远超过这一个案,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竞争环境的一次重大调整,堪称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一次“重启”!改变的将是整个竞争面貌,可以引领十年以后最好的清朗环境。

因此,笔者认为,这是去年强化反垄断以来,取得的最具有深远影响和意义的进展与成果。最大的获益者首先是公共利益和社会利益,是所有网民,是整个互联网。“围墙花园”现象本质是为了私有利益而牺牲公共利益,是垄断问题带来的巨大的负外部性问题。所以,对整个中国互联网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大家都是最终的受益者,包括貌似失去短期利益的几大平台。因为,它们本身就是互联网整体环境最大的受益者。

最大的冲击就是原来依靠流量资源的站队模式。严重依赖巨头导流的商业模式和企业,会受到短期的冲击。但是,这种损失应该视为正常的。因为之前的流量优势,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合理基础之上。目前只是停止不公平的竞争,不合理的导流。任何公司和商业模式的发展,都只能基于合法、合规的正常业务模式。所以,这一次针对“围墙花园”的整顿,实质上是中国互联网从不正常化走向正常化的过程,是从不合规走向合规经营的过程。这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也是法律所指。最终,大家都需要在一个健康、良性的产业环境下公平竞争,才是最大的赢家。作为中国互联网20多年的观察者,笔者对这次行动有着深刻的感触,的确是期望已久了。

假如,假如历史可以假如,如果十年前相关部门就能够明晰规制,及时惩戒不良行为,可能今天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态势和竞争环境,将会是另一个全新的境况。当然,历史没有后悔药,也无法重来。现在来了,依然是及时的,解渴的。值得我们为之热烈鼓掌!中国互联网更好的未来值得期许!

(作者系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编辑:陆跃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