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被动成为华夏幸福第一大股东 双方回应实控人未变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孔海丽
2021-09-1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孔海丽 北京报道

深度丨华夏幸福等待变革:350亿商业地产与吴向东

华夏幸福自救路上的一个逗号

华夏幸福尚未等来胜利的曙光,但在经过长达半年的被动减持之后,与平安人寿的微妙关系尘埃落定——9月9日晚间,华夏幸福披露称,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事情的性质并不像外界猜测的“大变动”,华夏幸福在公告中强调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华夏幸福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王文学依然是公司实控人。

平安人寿方面也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平安人寿不是华夏幸福的实际控制人,作为华夏幸福财务投资者的性质保持不变,公司也将继续积极参与债委会的相关工作。

另一方面,9月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华夏幸福发出问询函,要求华夏幸福从盈利情况、财务费用、资产减值、相关逾期债务等五个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信息。华夏幸福今日公告称,将根据问询函要求尽快予以回复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平安入股之路

华夏幸福于公告中披露,相关金融机构于2021年8月23日至2021年9月8日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强制处置华夏控股持有的3519.43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0.90%。

本次权益变动后,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25.19%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从25.82%减少至24.92%,低于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

但华夏幸福同时强调,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华夏控股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王文学作为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一是因为公司目前的9名董事会成员中,6名非独立董事中的4名为华夏控股提名,3名独立董事均为华夏控股推荐、董事会提名,华夏控股推荐和提名的董事占董事会成员的多数;

二是,平安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已出具《说明函》,说明其无意愿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平安提名的只有两名董事,不足三分之一;平安亦未向华夏幸福派驻高级管理人员。

2018年,因环京楼市限购,住宅业务无法为长周期的产业新城及时输血,华夏幸福首次出现资金危机。当年7月,中国平安入股华夏幸福,以19.88%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5个月后平安再次增资,持股比例增加至25%。

2021年2月1日,华夏幸福首次对遇到的债务问题做出披露,正式承认债务逾期问题,自此之后,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相继因被动减持而逐步下降,直至9月9日因持股比例低于平安人寿,成为第二大股东。

平安方面则在华夏幸福流动性危机发生之后两次公开表态,今年2月初,平安联席CEO谢永林在平安业绩发布会上披露,平安对华夏幸福投资的风险敞口为540亿元,约是中国平安2020财年净利润的三分之一,但风险敞口不代表全部亏损,540亿元包括股权投资180亿元,以及表内债权投资360亿元,平安将会根据化债进程及时提取拨备。

谢永林强调,会不遗余力地支持华夏幸福债务处理方案,但后续不会再出钱。

不久前的8月,中国平安披露2021年中期业绩,受华夏幸福债务危机影响,中国平安在年中报减值计提359亿元。

继年初表示不会再为华夏幸福出钱之后,平安集团执行董事兼联席CEO姚波8月27日再次重申:会积极跟进河北省政府牵头制定的风险化解方案,视情况而定是否进一步增提拨备。

本次被动成为华夏幸福第一大股东之后,平安方面亦无意成为控股股东,强调其财务投资者的性质保持不变,也将继续积极参与债委会的相关工作。

上交所问询详情

9月9日,华夏幸福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下发的《关于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要求从从盈利情况、财务费用、资产减值等五个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信息。

问询函显示,根据华夏幸福半年报,公司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210.68亿元,同比下降43.63%,毛利率约为 5.29%,明显低于2018-2020年同期的45.67%、48.73%、46.93%,营收规模下降与毛利率下滑是公司当期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上交所要求华夏幸福补充说明营业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量化说明公司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并分析是否存在进一步下滑的趋势或风险;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情况,说明是否与行业毛利率水平差异较大,并解释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成本费用的情况。

根据华夏幸福半年报,公司报告期财务费用56.35亿元,同比增长超30亿元,是公司亏损的原因之一。上交所要求华夏幸福结合近期存量债务及利率变化情况,量化说明财务费用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对比近两年存量项目情况,量化说明财务费用资本化率变化情况,以及对财务费用的影响,是否存在跨期确认财务费用的情况;补充说明公司已采取或拟采取何种措施控制财务费用、提升盈利水平。

与此同时,根据半年报及临时公告,截至2021年9月初,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78.99亿元,半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39.8亿元,其中可动用资金仅7.34亿元。上交所要求华夏幸福补充披露相关债务逾期对公司后续资金安排,以及存量项目的投资、开发和维护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等内容,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

最后,根据半年报,2020年四季度以来华夏幸福全面压缩投资,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与毛利率大幅下滑,净利润亏损超90亿元。请公司补充披露结合当前疫情与流动性情况等说明后续经营计划及可实现性,审慎评估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说明公司及相关方已采取或拟采取何种措施维护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提升可持续盈利能力。

根据问询函,华夏幸福需要于9月17日之前披露回复。

华夏幸福方面表示,收到问询函后高度重视,立即组织相关人员准备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将根据问询函要求,尽快就上述事项予以回复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编辑:张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