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国:北京楼宇经济要克服“散乱空低”,建议从全市层面出台楼宇政策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2021-09-0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夏旭田  北京报道  9月7日,作为服贸会商务服务板块的重要内容之一,2021中国楼宇经济北京论坛在京举行。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楼宇经济是立体的开发区,是城市的名片,北京楼宇经济保有量、竞争力仅次于上海,居全国第二位,然而存在着“散、乱、空、低”的问题。

他认为,在管理上,北京楼宇处于“五龙治楼”的状态,应当有一个统一的管理部门;在政策上,北京市目前还没有从全市层面统筹楼宇经济发展,各部门、各城区和商务区各自为战,没有形成全市“一盘棋”的情况。他建议,北京市应该从全市层面出台一套楼宇经济扶持政策。

北京楼宇存“散、乱、空、低”问题

楼宇是一个城市的“名片”和“门脸”,楼宇经济是立体的开发区,是区域经济的新模式,是营商环境的新抓手,是城市治理的新阵地,也是商务消费的新场景。楼宇经济的竞争力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城市的能级。

图:魏建国在2021中国楼宇经济北京论坛上发表演讲

魏建国介绍,从甲级写字楼存量上看,目前上海已接近1500万平方米,北京是1018万平方米,排名第二,第三名深圳是975万平方米,第四名广州是645万平方米。

图:截至2020年末重点城市甲级写字楼存量统计

 

他认为,尽管北京楼宇保有量、竞争力仅次于上海,居全国第二位,但与国际标杆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这主要体现在“散、乱、空、低”四个方面。

第一是“散”,北京楼宇分布过于分散,不像其他城市那样集中。这个“散”不仅体现在楼群“散”上,也体现在管理“散”、思想“散”上。比如,大部分楼宇都由好几个单位来管理,彼此进进出出互不统筹,内部组织管理经营也较分散。

第二是“乱”各楼宇彼此低价竞销,恶性竞争。“到什么程度呢?旁边有每平米22元的,我这边就每平米16元,我到拉斯维加斯参加全球消费电子博览会,人家每平米600美元,而我们是22元。”此外,关于楼宇的空间利用,以及楼宇的服务公司、中介机构也都较为混乱。

第三是“空”,一方面,楼宇空置率较高,不少楼宇看不到公司,而迪拜的楼宇是供不应求的;另一方面是经营上的“空白”,不少楼宇不知道怎么去经营,业务模式单一。

第四是“低”,不仅是利用率低,而且服务水平、效益质量都较低

建议组建统一部门管理

在魏建国看来,解决上述问题,北京市应该从全市层面出台一套楼宇经济扶持政策,成立一个全市性的楼宇经济行业组织,制定一套北京市楼宇等级评价标准,引进一批优质的楼宇园区投资运营商,落地一批高品质的楼宇园区项目,助力北京打造高精尖产业格局

其一,他认为,北京楼宇产生上述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部门一直处于“五龙治楼”的状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商务部门、发改部门、国土部门、北京市内各个区等都在管理,却缺少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哪怕开一个联席会议也好。”

其二,他认为,北京应有一套统一的楼宇标准。“楼宇经济没有标准怎么行?现在有说我是超级、有说自己是五星级,还有说自己是超超级,标准是什么?北京市应制定一套统一的楼宇等级评价标准、进驻标准和服务标准。”

其三,北京市应该从全市层面出台一套楼宇经济扶持政策。他指出,目前广州、成都、杭州等许多一二线城市都从全市层面出台了楼宇政策,把楼宇经济作为发展现代服务业和总部经济的重要抓手,但是北京市目前还没有从全市层面抓楼宇经济,城区和商务区各自为战。没有形成全市统筹“一盘棋”的情况,他建议,北京市应该从全市层面出台一套楼宇经济扶持政策。

其四,北京市应有一个具有国际目光的平台。北京CBD确实不错,但不能把对标的目光局限在上海陆家嘴上,而要看到外面的世界,对标迪拜、曼哈顿、银座等,不仅要对标他们的硬件,更要对标他们的管理、服务、质量、效益等软件。

其五,楼宇应成立一个全市性的楼宇经济行业组织和专业的中介组织,引进一批优质的楼宇园区投资运营商,落地一批高品质的楼宇园区项目。

他指出,楼宇在经营业态上应有更多元化的探索。“比如上海金茂大厦,引进的第一个公司就是全球最有名的珠宝拍卖商会。疫情过后,大量的时尚、赛事、商务、医疗卫生等服务类项目正在向中国聚集,北京应把握好机会,引入、聚集这些新的业态,开展差异化竞争,进而打造高精尖产业格局。”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