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电商爆发式增长:去年市场规模翻番,重塑农产品上行供应链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缴翼飞
2021-09-0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夏旭田  实习记者 缴翼飞 北京报道  9月4日下午,在以“社区电商如何发挥在农产品上行中的重要作用”为主题的研讨会上,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市场研究中心副主任赵霞处获悉,疫情加速居民线上消费,推动社区电商迎来新的迅速增长,2020年中国社区电商市场规模达720亿元,同比增加112%。

她表示,社区电商已成为城市保供稳价的基础设施之一,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产品上行优化供给中周转环节多、损耗率大、价格层层加码等问题,未来将推动快消品及生鲜农产品的持续增长。

不过会上多位专家强调,目前社区电商处于行业洗牌期,竞争激烈,在农产品销售上仍然存在供应链整合难度大、供应端品控参差不齐、售后服务不健全等问题,未来需要进一步缩短流通环节,加速渠道下沉,以智能化、数字化、品牌化保障产品的供应效率和品质,实现供销模式的创新升级。

传统农产品流通损失率高达30%

图:“社区电商如何发挥在农产品上行中的重要作用”研讨会 21世纪经济报道 缴翼飞拍摄

上述研讨会上,赵霞指出,随着居民消费升级不断加速,消费需求正由“吃得饱”向“吃得好”、“吃得健康、有营养”转变,尤其是对生鲜农产品提出了新要求。

在此背景下,当前农产品上行渠道亟需重塑,由于农产品有易腐、非标准化、流通环节链条长的特点,在上行过程中仍面临诸多挑战:

一是小农户难以有效对接大市场,农产品标准化程度低,产品的口感、品质、大小、形状不一。

二是传统的流通链条长,农产品从田间地头到城镇居民餐桌,要经历“农民——农产品经纪人——大型批发商——商超供应商——大型超市、便利店——消费者等”等多个层级,导致周转环节多、产品保鲜度低、损耗率大、价格层层加码。

传统农产品产业链条往往要经过三至五个环节层层加码,产后损失率高达25%甚至30%左右,也导致价格的不断提升。可真正到消费者手里的产品,手感和新鲜度是大幅度下降的。”赵霞说。

她表示,传统电商只能解决农产品跨省资源的配置问题,维持供需平衡,但是仍然不能克服供应链过长,以及终端消费品质下降的难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在研讨会上指出,农产品上行的关键在于效率改进,传统电商的冷链物流设施、标准化品质把控存在局限,必然需要在供应链物流体系上重构传统电商的商业模式。

“农产品消费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样把生产环节、流通环节与消费环节对接起来,很多好的农产品到不了消费者手中,消费者需要优质适需、方便快捷的服务,目前还没有完全实现。”

叶兴庆指出,近年来新兴的社区电商与传统电商相比,在供应链流通环节的效率上有了较大改进:一是通过降低流通成本,使得农民、物流、城市社区等利益相关方可以共享红利蛋糕。二是流通反作用于生产,利用消费端精准预测反馈生产端,进而推动整个生产结构的调整,促进农业的转型升级。三是流通环节的进一步打通能够让边远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得到实际发展。

打通农业供应链“最初和最后一公里”

赵霞的调研报告中显示,社区电商在2018年之后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2020年社区电商融资金额超百亿元,同比增长356.3%,2021年1-5月,社区电商融资262亿元。

“如果没有疫情,也许社区电商发展得没有这么快。”赵霞介绍,2020年疫情期间,社区电商市场发展迅猛,市场规模达720亿元,同比增加112%,在一定程度上,社区电商已经成为了城市保供给、稳物价的基础设施之一。

在赵霞看来,社区电商为居民消费开辟了新渠道,尤其是生鲜农产品的重要供应渠道,有效提升了农产品供给效率和品质。

一方面,社区电商把社区零散的需求集中起来,以销定产,形成批量化需求。

另一方面,社区电商通过打通供应链,直接连接田间地头,实现农产品低价供给,打通了生产端的“最初一公里”和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有效解决了农民要增收、消费者要高品质生鲜农产品的需求。

“从宏观上看,它是一种新的农产品流通渠道,可以解决农产品供给品质不一,供给效率低下的问题。从微观上看,对于消费者而言,社区电商不仅具有购买功能,还兼具社交和便民服务的功能。对于社区小店,因为实行预售制,不需要提前进货,可以有效地降低成本,而且其可复制性和可控性非常强,每一个社区小店都可以通过数字化改造变成社区电商的节点。”赵霞说。

赵霞介绍,目前社区电商正在形成三大模式:包括以“多点”为代表的超市电商平台及电商平台代购配送模式,以“美团优选、兴盛优选”为代表的“团长+社群”模式,以及以阿里社区电商(MMC)为代表的“小店+社区”模式。

洗牌期竞争激烈,供应链有待进一步整合

2018年以来,国内社区电商增势迅猛,市场竞争也变得越发激烈。

赵霞认为,其主要原因在于,初代社区电商入门门槛低、可复制性强、资本回报周期相对较短,市场潜力巨大,而大量企业的进入却并未有效缓解社区电商的物流和服务问题,甚至带来一些不规范现象。

在她看来,在销售端上,低价倾销、业务员数据造假、刷单等行为频现,而且售后服务体系也并不健全。“有些社区电商的售后服务集中在团长身上,不能及时专业地来处理这些售后服务。”

在供应链上,多数社区电商平台的模式设计以有利于平台的批量出货,以及前端营销+履约服务的减负为目标,而非解决社区居民购买体验的升级。同时,供应链建设速度普遍跟不上扩张速度,加大了平台品控的风险,导致供应端商品品质参差不齐

“做社区电商,需要大量的投资来把供应链打通。实际上,有一些企业以极低小成本的进入社区电商赛道,只是做了一个前置仓,买的东西仍然是从批发市场、超市批量进货,然后再发给小区,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区电商。”赵霞说。

在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韩一军看来,社区电商要做的不是搭建交易和信息平台,而是供应链的升级,而这触碰到了生鲜农产品流通的核心痛点。比如,阿里社区电商正在把各个小区的夫妻店进行数字化改造,优化供应链,以销定产,提升农产品流通效率。

研讨会上,原农业部副部长尹成杰指出,社区电商需要充分地利用数字化手段和线下社区服务机构,来打造“城市社区一刻钟生活服务圈”,把社区电商真正地下沉到社区。

同时,他强调,社区电商的另一头还要下沉到乡村,通过升级改造农业流通体系,把产地和销售深度融合起来,发挥稳农保供的积极作用,为全面地推进乡村振兴提供支持。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加快现代农业流通体系建设,这也是双循环新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的一号文件对于加快农村电商发展提出了六项重要任务,其中就包括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其中包括改造提升农村寄递物流的措施等,这为社区电商提出了新的要求。“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