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开辟“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退出新路径 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冰火两重天”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陈植
2021-09-03

为了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国家相关部门“再放大招”。

9月2日,国家领导人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发表视频致辞表示,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

证监会指出,将进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以现有的新三板精选层为基础组建北京证券交易所,进一步提升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

北京证券交易所的面世,无疑令股权投资市场“情绪激昂”。

“这无疑给人民币基金拓宽了一个全新的项目退出渠道,势必激发人民币基金加大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投资力度。”一位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指出。目前他所在的创投机构已开始调整投资-退出策略,支持符合条件的高科技初创企业先登陆新三板精选层,再择机转板到北京证券交易所IPO,探索全新的项目退出路径。

8月以来,他日益感受到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呈现截然不同的处境——一面是人民币基金日益受到境内高科技初创企业的青睐,甚至越来越多国内高科技企业回绝了美元基金的投资邀约,转而选择人民币基金注资;一面是美元基金受到项目赴美上市不确定性增加等因素影响,在募资端、投资端与退出端都显得相当“挣扎”。

多位创投机构人士直言,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倾向境内上市,加之北京证券交易所面世进一步拓宽项目退出渠道,未来人民币基金有望成为股权投资领域的主力军,彻底改变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各占“半壁江山”的行业格局。 

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处境“迥异”

在多位创投机构人士看来,北京证券交易所的面世,无疑将提振人民币基金的发展空间,令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的处境分化更加严重。

此前,受SEC暂缓中概股IPO登记等因素影响,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截然不同的处境,在募资端、投资端与退出端日益显现。

在募资端,美元基金的吸金能力正大幅削弱。据清科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整个7月共有376支股权投资基金发生募集,披露的募集总额达到1163.52亿人民币。其中,372支人民币基金完成募集,募集金额1065.38亿人民币;这意味着当月只有4只美元基金发生募资,募资总额仅有约15亿美元(约合98亿人民币)。

在投资端,政策监管不确定性让华尔街投资机构调低了中概股估值,倒逼美元基金不得不跟进压低一级市场相关企业的估值,令越来越多境内高科技企业转而青睐人民币基金注资。

“目前,不少高科技初创企业会优先考虑引入人民币基金资金,反而对美元基金投资邀约有点爱理不理。”一家同时运营双币基金的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直言。

在退出端,目前最困扰美元基金的,是越来越多项目赴美上市变得遥遥无期,影响到基金到期的利益分配与本金返还。

“目前,我们内部正在梳理哪些项目可能在基金到期前无法完成IPO退出,计划出售给S基金。”一家美元基金投资总监告诉记者。但是,不少S基金借机压低项目转让价格,令他们面临投资回报率远低于预期的尴尬境地。

相比而言,人民币基金则因企业纷纷转向境内上市而日益受欢迎。甚至部分企业主动提出希望引入人民币基金新一轮融资,替换原先的美元基金资金并加快拆除VIE架构,为境内上市做铺垫。

与此同时,北京证券交易所面世所带来的项目退出渠道拓宽,无疑令人民币基金更加“吃香”。

“事实上,北京证券交易所面世也在改变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策略,以往人民币基金会将相当部分资金投向中后期项目以提高投资回报安全性,如今北京证券交易所加快了专精特新中小企业IPO与项目退出进程,未来人民币基金会将更多资金投向早中期高科技初创项目。” 上述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直言。9月3日,多位境内高净值客户与FOF机构也在询问人民币基金是否针对北京证券交易所面世,设计了专门的项目投资-退出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越来越多创投机构正加快对成长性与初创型高科技企业的股权投资布局。清科发布的数据显示,聚焦初创型或成长型高科技企业的创投资金基金/成长基金募资额远远超过其他类型股权投资基金,共募资834.4亿元人民币,占比达到71.7%。

海外资本借道QFLP掘金人民币形式股权投资

随着越来越多高科技企业倾向境内上市,加之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启了新的项目退出渠道,众多海外投资机构也纷纷投资策略——通过QFLP渠道将美元资金结汇入境,以人民币形式参与项目直投或投资人民币基金,掘金新的股权投资机会。

所谓QFLP(Qualified Foreign Limited Partner,即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主要是指境外机构投资者在通过资格审批和其外汇资金的监管程序后,将境外外币资本兑换为人民币资金,投资境内PE/VC市场,包括项目直投,参与人民币基金投资等。

一位熟悉QFLP业务流程的律所合伙人向记者表示,在SEC暂停中概股赴美上市登记等因素的影响下,近期寻求QFLP渠道开展人民币形式的项目直投(或投资人民币基金)的海外资本增加不少,除了国际知名的股权投资机构,还有全球大型养老基金/大学基金/家族办公室等。

此外,这些海外资本的QFLP项目直投范畴,不再聚焦中后期项目,还包括众多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尤其人工智能、半导体新材料、生物医药、健康管理等受中国政策长期支持的高科技初创企业。因为他们认为,北京证券交易所面世正给这些领域初创企业开启了一个全新的IPO通道,同样拓宽了QFLP基金的退出渠道。

在他看来,海外资本之所以热衷QFLP渠道,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发现,QFLP渠道在资金结汇投资-项目退出-资金换汇返还境外等环节操作相当顺畅,不存在资本管制与操作不透明等问题。

“目前,我们正建议一些美元基金管理团队尝试设立QFLP基金,以此吸引美元基金LP(出资人)继续分享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红利。”这位律所合伙人告诉记者。目前,不少美元基金主要出资人(比如养老基金、大学基金、FOF机构等)都对此表示认可,他们更看重基金管理团队的投资策略与政策风险应对能力,能否延续以往可观的投资业绩。

(编辑: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