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丨奥运冠军杨倩同款“小黄鸭”义乌竞速:企业订单激增数百倍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2021-08-0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夏旭田报道  “动手晚了!今天去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转了一圈,到处都是杨倩同款,基本上每家店都在卖。”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义乌市晶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胡建峰刚刚拿到一批“杨倩同款”小黄鸭发饰,却发现小黄鸭早已占领了义乌的大街小巷,成为这个全球小商品集散地的“当红炸子鸭”。

奥运场内,中国队披荆斩棘,摘金夺冠。而在奥运场外的商业赛道上,一场没有鲜花与欢呼的竞赛也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中。除“杨倩同款”小黄鸭外,3天上线的以奥运金句烧制的中华面碗、7小时上线的“他赢不了我”短袖T恤等都是这条赛道上的竞技者。

中国义乌的小商品工厂正借着奥运会打造多个IP,将C2M反向定制等玩法发挥到极致。目前,1688平台上已经涌现出1300多个奥运同款商品,奥运开幕12天来,这些赛事同款商品的GMV比奥运前12天的GMV翻了16倍。

小商品市场潮流趋势变幻莫测,爆品往往起于不经意间的社会热点,如何从消费端快速捕捉热点、迅速设计并迭代产品、快速整合资源并调整产线,是这场商业竞赛制胜的关键。

而在同样与时间赛跑的商业竞争中,抢占先机者能收获数百倍的订单,而落后者却往往面临过剩的商品以及因此而来的产品滞销。

原材料遭哄抢,有企业订单激增400倍

7月23日,迟到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点燃。在当日进行的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中,杨倩为中国代表团拿下首金。7月27日,杨倩等再次为中国队夺得第9金,作为首位“00后”奥运双金得主,杨倩比心的视频刷爆了朋友圈,也拨动着千里之外江浙工厂的创富脉搏。

图:杨倩夺冠后的比心画面

“杨倩夺冠当天晚上,我们的旺旺响个不停——很多人在问:这款产品是不是杨倩同款?江浙一带商人的嗅觉非常灵敏,动作也很快,我们之前就有卖过“小黄鸭发卡”和“胡萝卜皮筋”,当天晚上就赶紧加班生产,随后几天里接到了大批生产订单。”义乌市旺业饰品厂负责人卢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接受采访时,卢清的工厂正在加班排产,赶制这款卖了很久、却在近日意外爆单的网红品,“我们主要做儿童发饰,做的款式很多,不过现在这款小黄鸭的消费者大都不是儿童,而是成年人,或者母女装。这款发饰原来每天出货大概只有几百个,现在每天通过1688等线上渠道、义乌商贸城等线下渠道批发出去的订单就有5万个左右,订单和平日比差不多翻了400倍。”卢清说。

图:淘宝等平台火速上线了一批“杨倩同款”商品

为了应对激增的订单,卢清的工厂迅速调整了产线的排产,将其他款式的工人和生产线调往这条产线,“我们当天晚上就赶紧排班生产,现在有30多个人在做小黄鸭,每人每天能生产1300个,每天总产量4万个左右,仍然赶不上庞大的订单量,所以还需要加班。”

图:卢清的工厂正在加班赶制“杨倩同款”小黄鸭

义乌一位拥有自己工厂的批发商胡先生介绍,“杨倩夺冠后,我们也想在淘宝店里卖同款发饰,但去了好几次生产厂商那里,都没拿到货。我一生气就决定干脆自己生产算了。”为了追上销售热潮,胡先生把“小黄鸭发卡”和“胡萝卜皮筋”样品拿到自己的工厂进行拆解,并组织工人开始生产。“我的厂子现在每天大概能生产2万多个。”

小黄鸭“爆单”之后,迎来了江浙一带工厂对相关原材料的哄抢。“前几天各个工厂抢原材料抢得非常厉害,主要是小黄鸭的这种布料,还有小黄鸭上面的那层PU(聚氨酯)材质。”卢清说。

胡建峰动作慢了一拍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没定到原材料。“各个工厂抢这种原材料都抢疯了,原材料一直都订不到,现在能订到了,但大街小巷已经都是小黄鸭了。”

在胡建峰看来,义乌等地的小黄鸭发饰已略显过剩,“还好备货不是太多,要不这么多厂家、商家都在做,市场一定会饱和的,现在生产端就可能过剩了,这个产品没有太高的门槛,也不存在专利壁垒,大家都在抢热点,一哄而上,目前线上还好些,线下的义乌商贸城这边已经有些卖不动了。”

他强调,这类爆品一定要抢第一波,别人火了之后再跟进往往就晚了,“之前就在卖这种同款产品或者提前进入的,订单翻个几百倍也是正常的,但看到这个火、跟风做的厂家往往就会面临商品过剩的问题。”

竞技商业赛道,义乌商人弄潮C2M

奥运期间,赛事同款产品频频登上热搜榜单,成为网红商品。而C2M也成为多位义乌小商品工厂老板们挂在口头的“热词”。

21世纪经济报道从国内最大线上批发平台1688获悉,目前该平台已有1300多个奥运同款商品,奥运开幕12天来,这些赛事同款商品的GMV比奥运前12天的GMV翻了16倍,这也带动了与整个与赛事相关的运动装备器械的增长:近一周该平台上运动装备器械复合增长同比达到140%,环比达到65%,其中,涉水运动用品同比增长57%,球类同比增长101%;场地器材同比增长85%。

图:淘宝网上赛事同款商品持续霸榜

在奥运场外的商业赛道上,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中国义乌的小商品工厂正借助奥运会打造IP,将C2M反向定制等玩法做到极致。

除“杨倩同款”小黄鸭外,3天上线的以奥运金句烧制的中华面碗,7小时上线的“他赢不了我”短袖T恤,以及火速上线的“只要祖国需要我”抱枕、“我的时代来了”马克杯等都是这条新赛道上的竞技者。

图:7小时上线的“他赢不了我”短袖

与奥运会一样,时间同样是这场商业竞赛制胜的关键。卢清介绍,江浙一带的工厂上新一款热门产品的速度能控制在两天内,“比如看到了一款新产品,一般最晚第二天我们就能做出来。”

他指出,这一方面是因为,大量工厂在此聚集,原材料、产业链配套非常完备,只要看到产品大致的样子,工厂就能迅速设计出来,上下游配套企业也可以支撑企业快速造出产品来。另一方面,义乌等地的生产模具调整非常迅速,“以前更换模具至少需要10天半个月,但现在在义乌,可以非常快速地调整模具,直接车出来。”

小商品行业对中国制造的柔性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一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是其潮流趋势变幻莫测,需要工厂从消费端及时捕捉消费热点、迅速调整生产线,实现产品的个性化生产与快速迭代。

C2M反向定制因此也成为这些小商品行业弄潮儿们热衷的新玩法。浙江永康市一位厂长杨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原来工厂生产大都是根据对市场的猜测来做的,很难做到适销对路,卖不掉的产品往往就成了库存;但现在信息的流通是反向的:我们是根据消费者‘已经验证的需求’来做的,所以不会担心库存问题。”

杨先生指出,C2M大行其道,一方面是因为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碎片化、个性化,小商品等行业尤为如此,需要生产端做出实时的应对;另一方面,大部分工厂在销售等环节已经实现线上化转型,能够通过各类电商平台、线上批发平台掌握消费端的需求反馈,这为C2M提供了可能。

卢清介绍,其工厂捕捉爆款一般有两类渠道:一种是挖掘明星穿戴、爆款热剧、流行梗等社会热点,另一种是根据线上平台的流行元素,比如样式、色彩等来判断趋势,进而设计相关产品。

在他看来,类似小黄鸭的爆品周期一般是2-3个月,随着奥运的持续,相关产品的热度有可能持续到八九月份。

正如胡建峰所担心的那样,卢清也指出,随着越来越多商家的进入,一定会出现产品饱和、甚至过剩的问题,这有可能引发一轮激烈的价格战,而到那时,义乌的这些厂商们则将迎来另一个战场。

(编辑:杜弘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