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丨去除短视频水印第一案背后:起底一本万利“搬运”利益链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雅婷,见习记者郭美婷,实习生张晓凤
2021-07-29

近日,首例去除短视频水印纠纷案在北京宣判。因通过“视频去水印大师”APP提供去除快手平台短视频水印服务,上海互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互盾公司)被法院判决构成不正当竞争,赔偿快手公司11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市场上仍存在大量提供视频去水印服务的软件和商家。庞大的需求背后,是视频搬运的侵权行为带来的暴利。

目前,已有多家短视频平台发布了打击搬运行为的公告,并对违规账号进行封禁、下架视频等处理。除直接搬运以外,音乐侵权、二次剪辑创作、字体侵权、网络主播带货侵权等短视频侵权行为也颇受到重视。随着行业的呼吁、国家的治理以及短视频侵权各领域“第一案”的涌现,将促使短视频版权逐渐走向合规化。

“去水印”构成不正当竞争

据北京海淀法院日前通报,因认为互盾公司开发并运营的APP中提供的去除快手平台短视频水印的服务构成不正当竞争,快手将互盾公司诉至法院。

据了解,涉案APP“视频去水印大师”系互盾公司开发运营,能通过复制视频链接自动解析内容并保存在本地,支持导入包括快手、抖音、皮皮虾、小红书等二十多个平台的视频。

快手诉称,“快手”作为其公司产品名称及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用户从快手下载的短视频右下角和左上角分别显示快手图文标识及作者快手号水印,可让用户知晓视频来源并增加市场竞争力。而涉案APP去除了属于快手的水印,损害了快手的竞争力,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

对此,互盾公司辩称,涉案APP的去视频水印功能并不针对快手视频,实际可去除任何用户需要去除的视频内容。护盾公司并不是去水印行为的实施者,其开发和运营涉案APP的行为本身不侵权。

法院认为,涉案水印包括快手图文标识及作者快手号水印,快手图文标志可促进吸引快手用户流量,提升其影响力。作者快手号水印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形下,可以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者署名,一定程度上留存原创短视频用户并吸引潜在用户。快手有权决定涉案水印的标注方式和位置,在无合理理由的情形下,其他经营者不应擅自改变此种标注。 

由于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涉案APP去除视频水印服务存在正当使用的场景而具有实质性非侵权功能。作为去除视频水印软件较大程度上降低了短视频侵权成本而鼓励了短视频搬运等侵权行为。

因此,法院认定,互盾公司既侵害了快手作为经营者的利益,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亦不存在有利于提升消费者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的正当理由,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四项。最终,法院判决互盾公司赔偿快手11万元。

目前,该案尚在一审上诉期内。

视频“搬运”利益链

尽管涉案APP已被下架,但互盾公司官网上另一款名为“清爽视频编辑”的去视频水印软件仍可下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去视频水印服务已形成一定市场,存在于电商平台、二手平台、网络社区等多个平台,除单次付费服务外,也有售卖软件、教程的服务。

如安卓与苹果应用商店中存在着大量提供去除视频水印服务的APP,下载量最高的达到了537万次。以下载量2.2万次的“去水印大师”为例,该软件提供裁剪、马赛克、涂色等多种手段去除视频水印,用户可通过充值VIP保存处理后的视频,收费标准分18元一月、50元一季、88元半年不等。

此外,以“短视频去水印”为关键词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也能得到多家提供去除视频水印服务的商店,买家可发送视频链接让店家操作,或购买教程、软件自行操作。有的店家还提供批量处理视频、降低视频重复率的服务。

去除视频水印服务庞大的需求背后是视频搬运行为带来的暴利。

在多名短视频运营博主分享的文章中,“视频搬运”几乎成为新手普遍可走的“捷径”,“成本低,上手快”。B站某Up主在其视频中提到,其搬运皮皮虾APP上的视频至今日头条账号,在三个月内获得了2417万元的播放量,期间总收益为3000元。

甚至有国内原创的视频被搬运到了国外的平台上赚取收益。如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账号“天天抖音排行”,其视频内容均为抖音视频合集,并都做了去水印处理。

根据SocialBlade网站提供的数据,其视频总播放量约为4700万次,按照YouTube广告分成的一般估算方式,每千次播放收入约为一美金,总收入就是47万多美金,折合人民币300万余元。账号创建一共38个月,平均每月收入约8万多元。统计网站给出的预计年收入为1.5-240.5万美金之间,约合人民币9.7万到1556万之间。

2019年,聚美优品所在公司旗下刷宝APP采用技术手段或人工方式“搬运”五万余条抖音短视频及用户评论,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被判赔偿抖音公司500万元。

低成本与巨大的盈利空间让视频搬运逐渐泛滥。《2021年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仅2019年1月至2021年5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就发现原创短视频盗版416.31万条。其中92.2%的独家作者和63.7%的非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平均每件原创短视频被搬运了5次(盗版)。

但原创作者的维权之路却漫漫。《白皮书》总结,短视频版权仍存在确权机制不完善、平台治理的过滤审核机制参差不齐、维权难度大和二创短视频的版权问题较为复杂等维权难点。

(编辑:曹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