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全球化从“1.0版”转向“2.0版”,“一带一路”5G合作可从东南亚起步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郑青亭,实习生刘蓓
2021-06-02

6月2日,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在2021浦江创新论坛“一带一路”专题研讨会上指出,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许多“一带一路”项目因为人流、物流的中断出现了暂停,全球资金链、产业链、供应链也有不同程度的收缩,使得“一带一路”建设的大环境发生了变化。尽管如此,新冠疫情也给“一带一路”建设带来了新的机遇。

中国领航“2.0版全球化”

“疫情暴发后,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个结构重组的机遇。世界经济出现了‘1.0版全球化’向‘2.0版全球化’的转变。”黄仁伟指出,“1.0版全球化”是以美国为核心、由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而“2.0版全球化”是以中国为领头羊、作为发动机的全球化。他说,“这个转变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黄仁伟表示,在全球基础设施的巨大市场上,唯一能够带动这个市场的就是中国,西方国家的资金、技术、资源都无法提供能满足世界基础设施需求的供应。“在这个转变中,我们可以有产业链、供应链和资金链的重新组合,这是我们最大的机遇。西方国家现在还处在疫情的泥沼之中,在资金链非常短缺的情况下,要在全球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具备这个条件。”

黄仁伟指出,中国的投资能力也将大幅增长。从长期趋势上看,人民币不断走强而美元不断走弱,这“一升一降”的趋势预示着“国际资本将发生主角的变化”,而此种变化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是有利的。

5G物联网可优先在东南亚、中亚、俄罗斯等地开展合作

同时,黄仁伟指出,中国产业链继续在疫情暴发后向外延伸。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有400多个中国产业园区,并呈不断扩大趋势,成为中国产业链对外延伸的支点。“如果此种势头继续保持,在5到10年间形成和‘一带一路’相配合的中国产业网,是完全可能的。”

此外,黄仁伟指出,新的“一带一路”物流网正在形成,有望带动全球供应链的改造和重塑。他指出,在疫情之下,有三个方面的物流出现了强劲增长:一是陆海联运,大量的海上运输被转到欧亚大陆的陆上运输,特别是韩日的欧洲运输越来越依赖亚欧大陆桥;二是中欧班列,2020年比2019年增长了100%,今年又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以上,而且现在回程也不再是空载,能够达到90%以上的装载力;三是电子商务从中国扩展到“一带一路”沿线,发展非常迅速。

黄仁伟强调,“一带一路”倡议也在带动新的增长点,比如,“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和“数字‘一带一路’”。

对于“一带一路”科技合作,黄仁伟认为,如果5G技术、人工智能、数字技术能够被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那么基于中国在基础设施、资金、产业和科技方面的优势,将有望形成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物联网、通讯网和产业网,其中,中国的5G技术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科技和‘一带一路’倡议的结合,是‘一带一路’建设未来发展空间之所在,也是中国和世界发展的希望之所在。”黄仁伟说道。

尽管前景是光明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因素将是“一带一路”科技合作绕不过的挑战。对此,黄仁伟以5G应用为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美国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干扰“一带一路”科技合作,但是它能做的十分有限,没有5G技术,没有足够多的基站,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在美国之外开展5G建设。

“它的阻拦只能在政治上、舆论上抹黑我们,但不可能在实际的硬件上打败我们。我们只要在一些国家做出效果来,就会有更多的国家跟上来。”黄仁伟指出,比如,华为在巴基斯坦有很强的根基,4G在巴基斯坦已经落地了,接下来,巴基斯坦完全可以开展5G建设,让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哪些地区将是中国开展5G建设的重点市场?黄仁伟对本报记者指出,首先是东南亚。他说,原本华为的目标市场是欧洲,但由于欧洲在美国的干扰下退缩了,华为不得不从欧洲转向亚洲,特别是东南亚。“如果东南亚能够采用华为5G网络的话,将有助于让东南亚和中国实现物联网合作,这将形成一个巨大的5G市场。”

在东南亚之外,黄仁伟指出,俄罗斯和中亚的政治障碍比较小,但是回报率可能不像东南亚那么高;中东资金比较雄厚,我方的资金负担比较小,但是中东也有地缘政治不安全等问题。综合来看,东南亚、中亚和俄罗斯,可以是优先开展5G合作的地区。

(编辑:李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