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英国COP26特使约翰·默顿: COP26是我们“最后的最佳机会”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郑青亭
2021-04-30

作为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的主席国,英国承诺将以领先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最快速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4月20日,英国政府公布的第六个碳预算宣布了其最新减排目标,即到2035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1990年的水平减少78%。同时,该预算首次将英国在国际航空和航运排放纳入份额。

为了巩固英国在绿色创新领域的地位,英国还宣布将提供3.5亿英镑的减排资金,支持重工业、建筑业、航天业和运输业实现脱碳,推动英国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的目标。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现在拥有一个巨大的机会,可以巩固自己在绿色创新的先锋地位,并在兼顾发展经济和创造新工作机会方面树立一个全球榜样。”

作为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主席国,英国如何看待疫情后各国的减排努力?大国间的地缘政治紧张是否会影响国际减排努力?美国缺席《巴黎协定》的四年给世界造成了哪些影响?中美两国在气候领域的合作具有怎样的重要性?

近日,英国COP26特使约翰·默顿(John Murto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书面采访中就上述问题给出了回答。他强调,“目前,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65%以上、占世界经济70%以上的国家已经做出净零排放的承诺。但是,我们需要看到各国在提出具有雄心的2030年国家承诺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

2021年对于中英两国来说都是“超级自然年”。今年10月,中国将在昆明举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11月,英国将在格拉斯哥举办COP26。默顿表示,英国热烈欢迎中国做出的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承诺,希望与中国加强合作,在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与应对气候变化之间发挥协同作用。

COP26是我们“最后的最佳机会”

21世纪: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说,2021年是重启我们与自然关系的关键一年。在你看来,今年是否是对气候和环境来说至关重要的一年?我们距离实现巴黎目标还有多远?

默顿:科学已经明确地显示,为了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大灾难性影响,我们必须在未来十年内将排放量大致减少一半。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必须成为国际社会证明控温1.5度仍可实现的高光时刻。正如COP26侯任主席阿洛克·沙玛(Alok Sharma)所说,COP26是我们“最后的最佳机会”。

为了实现《巴黎协定》,我们需要看到在减缓(减少排放)、适应(不断发生的气候变化)和资金(为较贫困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支持)三大支柱方面采取的切实行动。在缓解方面,我们正在看到真正的发展势头。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65%以上、占世界经济70%以上的国家已经做出净零排放的承诺。但是,我们需要看到各国在提出具有雄心的2030年国家承诺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

关于适应,我们希望所有国家提出雄心勃勃的计划。在资金方面,我们需要捐助国兑现他们在巴黎做出的每年为发展中国家调集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现在,吸引私人资金参与可再生能源等缓解气候变化的项目正在变得越来越容易,但我们需要扩大融资规模(包括公共资金和私人资金),以帮助较贫穷的社会和经济体适应气候变化。

21世纪: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受疫情影响被推迟了一年,今年,COP26将由英国和意大利共同主办。而英国和意大利也分别是今年G7和G20的轮值主席国。这种特殊的情况是否有助于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成功举办?

默顿:新冠疫情在世界许多地方都造成了悲剧。由于新冠疫情和COP26被推迟,我们今年将同时举办气候大会和G7会议,而我们的合作伙伴意大利今年将同时举办G20会议。气候和自然将是这两个集团的核心关注,而G7和G20将为在COP26上取得颇具雄心的进展提供积蓄动能的重要机会。这将需要推动《巴黎协定》各支柱的进展,并加强在关键领域的国际合作,如可再生能源和零排放车辆等。在美国举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我们看到了G7和G20成员提出的雄心勃勃的新承诺,而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将进一步聚焦主要经济体的行动。

英国:2030年排放量比1990年降68%

21世纪:与历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相比,COP26有何独特之处?你对今年的会议有什么期望?哪些议题将是重中之重?

默顿:在COP26上,我们不必像法国朋友在巴黎那样去谈成一个协议。当然,谈判仍在进行中——我们还需要解决在马德里举行的COP25所遗留的问题,并交付2020年和2021年的重要谈判项目——但我们并没有在商谈一项新协议。

相反,我们需要证明《巴黎协定》是可行的,自愿减排计划系统或“国家自主贡献”(NDC)可以实现《巴黎协定》的控温目标。因此,我们在COP26之前及大会上所做的选择将决定气候危机对后代的影响。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的目标是围绕四个关键目标取得进展:逐步减少排放量,以确保控温1.5度的目标是可实现的;加强适应性,以应对适应、损失和破坏等重大问题;筹集资金,为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群体提供帮助;以及加强国际合作,以及时实现全球低碳转型。为此,我们将大家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关键挑战,从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到清洁能源,再到清洁运输。

21世纪:作为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的轮值主席国,英国可以在减排方面做出怎样的表率?

默顿:在气候变化方面,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以身作则。我们已提出新的具有雄心的国家自主贡献(NDC),以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以1990年的水平为基数)至少减少68%。我们的第六份碳预算承诺到2035年将碳排放量减少78%:这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的减排量。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低碳经济的增长速度快于“旧”经济。在1990年至2018年期间,英国的减排量比其他任何G7国家都要多,同时,经济增速也最快。到2030年,我们将通过海上风能为英国所有房屋供电,我们将结束新的汽油车和柴油汽车的销售,为零排放汽车产业创造巨大的机会。

我们的雄心也延伸到帮助其他国家减少排放。我们还承诺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将国际气候融资增加一倍,达到116亿英镑,并通过发布《适应信息通报》(Adaptation Communication)阐明我们如何增强对气候变化的抵御能力,从而履行了《巴黎协定》中的一项重要承诺。对英国来说,在国内减少排放量的同时却支持其他国家继续使用化石燃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因此,我们已停止在海外对化石燃料项目的所有新支持,并为清洁的、绿色的替代能源项目提供新的资金。

欢迎中美联合发布的气候声明

21世纪:怎么看美国重返《巴黎协定》的举动?美国的退出是否阻碍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如果是这样,美国是否应该为失去的四年做出弥补?

默顿:我很高兴地看到美国新政府如此迅速地采取行动以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拜登总统在上台第一天就令美国重返《巴黎协定》。拜登总统还宣布,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量至少减半,这是朝着实现控温1.5度的目标迈出的一大步。

2018年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世界为了这个目标团结了起来,没有哪个国家步了美国的后尘。当然,美国的退出是不利的,但该协议完好无损,美国的许多州继续支持减排,美国许多公司也在引领低碳经济的发展。现在,随着美国联邦政府重返并展现出新的气候雄心,它也在鼓励其他国家这样做。就在上周,我们看到日本和加拿大加大了减排力度,而韩国也停止为海外的燃煤电厂提供资金。

作为即将召开的COP26的主席国,英国期待与美国共同努力,实现筹集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目标,帮助最脆弱的人群适应气候变化并应对其影响,并结束对煤电项目提供国际融资。

21世纪:是否担心大国间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将是对COP 26取得成功的主要威胁?气候变化是否会成为大国之间的下一个战场?

默顿:国际社会已经共同意识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刻不容缓,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以及各主要国家在最近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所作的承诺都印证了这一点。作为英国COP26特使,我也看到了一种真正的渴望取得进展的集体愿意。气候变化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如果应对气候变化的进展因其他因素而推迟,会在很多方面造成重大影响。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在其他问题上存在分歧的国家却能就气候变化进行建设性的讨论。

作为即将召开的COP26的主席国,我们希望在谈判中成为“诚实的中间人”,代表所有缔约方的利益,并推动实现一个平衡的结果,以确保我们没有忽略任何问题。我知道我们承担的任务的规模和分量。但是,我也认识到,在格拉斯哥能否成功取决于我们所有人是否可以共同努力,为所有人创造更光明的未来。

21世纪:怎么看中美在气候问题上开展合作的重要性?如何评价中美两国在美国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访沪期间发表的联合声明?

默顿:美国和中国是两个最大的排放国,因此,两国共同努力并在气候行动中发挥领导作用至关重要。我欢迎美中在最近发布的联合声明中所做出的承诺,包括为解决气候危机相互合作、在21世纪20年代采取提高力度的强化行动。这将有助于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并支持全球向绿色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转型。

21世纪:怎么看中国做出的有关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承诺? 

默顿:英国热烈欢迎中国国家领导人所做的有关中国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承诺,这是积极的一步,释放出世界正朝着净零排放迈进的明确信号。我们希望与作为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东道国的中国合作,在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与应对气候变化之间发挥协同作用。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