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东华:“双循环”格局下企业需要重新定位,机会驱动的时代已经结束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2020-08-27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企业更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战。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企业家如何理解和践行这一新发展格局?外部环境为中国企业带来多大的冲击?中国企业能否应对来自外部的打压?如何看企业进入创新“无人区”后面临的风险?在创新方面,中国对企业的容错能力如何?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

从机会主义走向长期主义

《21世纪》:习近平总书记7月21日在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从企业家角度讲,如何理解“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涵义?

刘东华:对企业家而言,今年确实比较困难,外部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一方面,疫情对企业的外部市场带来了持续的冲击,这种影响短期内不会消除;另一方面,保护主义横行,中国企业面临着不断恶化的全球商业生态。

在此背景下,企业不得不“反求诸己”,一方面更多地考虑以国内市场的确定性来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在这个时间节点,怎么看过去的成功?怎么看现在的困难?企业也需要重新定位,甚至重新思考企业的意义。

应当说,过去40年间,不少中国企业是由机会来驱动的,企业和团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企业家获取成功与财富的一种工具,企业家很少把企业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生命体看待。然而,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企业因机会而活也会因机会而死,中国企业需要意义升级、企业家精神升级。

这意味着,企业除了为企业家创造财富之外,还需要承载创业者和团队的理想和追求、就业与税收,以及客户的福祉等更多社会意义。企业家也必须从原来外部的机会驱动、资源驱动转向内部的创新驱动,专业主义、工匠精神驱动。在此过程中,企业必须从原来的机会主义转向顾客主义、长期主义。

《21世纪》:今年企业的外部环境严峻,是否会影响一部分企业的生存?

刘东华:外部环境的变化不会为我们的主观意志转移,任何恶劣的环境和变化都有可能发生。我经常和企业家交流时说的一句话是:冬天来了你就会死只能说明你是一只蚂蚱,哪怕你是一只麻雀你都死不了,你为什么让自己做一只蚂蚱?企业家需要有恒心,如果仅把企业当做发财致富的一个工具,环境一变,自然是赶紧关门才最安全。

在这方面,日本的企业值得我们学习:日本有近3万家的百年企业,几千家200年企业,还有10来家千年企业,这是因为这些企业承载着其创始人和继承者的更高层面的生命意义。每家百年企业都穿越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穿越过无数的经济周期甚至朝代更替。

中国泱泱5000年历史,真正的百年企业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而且都是断的,这是值得我们认真反思的。

绞杀中企损害美国长远利益

《21世纪》:美国正针对不少中国高科技企业采取一系列打压措施,在您看来,在高科技产业领域是否有可能出现中美“脱钩”?在一些核心环节,中国企业是否可能面临断供的局面?

刘东华:对于中国来说,正如习总书记所言,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中国并不希望脱钩,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

然而,对于美国现任政府,企业很难做出任何预测。

此次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国在关键技术、核心零部件、元器件等环节的瓶颈进一步凸显,这些环节不排除面临“断供”等极端情况的风险。面对残酷的现实,中国企业就更需要苦练内功,加快步伐补齐这些短板。

企业家需要更多社会包容

《21世纪》:您刚提到了创新,在创新上,中国企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处于“跟跑”状态,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并跑”、甚至“领跑”阶段,这对中国企业提出哪些新要求?如何看企业进入创新“无人区”后面临的风险?

刘东华:伴随着发展进入新阶段,中国在科技创新领域从“跟跑”走向“并跑”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格局。

多年前,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几乎都在跨国公司,而如今,这些人都在国内自主创业;多年前,由于国内外技术与发展阶段存在差距,采取跟随策略是不少中国企业最务实、有效的选择,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中国企业窃取了国外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而是创新结果在扩散过程中在市场规律引导下自然形成的格局。

在技术扩散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家和创业者学习能力非常强,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驱动力,互联网等基础设施也非常完善,这推动中国不断释放创新的潜力,此前大多数中国企业在创新上做的是从1到10、从10到100的事,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做从0到1的事。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即使外部环境不发生改变,这种原发性的创造创新也正在成为中国企业的主流。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创新的“无人区”,它们或将面临更高的试错成本,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创新的不确定性风险很高,这需要社会给予企业更多包容。

《21世纪》:在为企业家创造更好内外部环境上,有哪些改进的空间?

刘东华:从政府层面看,应当为企业和企业家的发展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事实上,中国有很多为企业家勤勉服务的官员,其辛苦程度不亚于企业家,要给他们更多鼓励和肯定,如果干活动辄得咎,挑毛病却很安全的话,干活的就越来越少,挑毛病的就越来越多。

中国近年来正在大力改善营商环境,这是非常正确的政策方向,现在的关键是要把它真正落地。同时,包容企业家不仅仅是政府的问题,更需要社会、公众、媒体等共同努力。

(编辑:陶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