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清单再“瘦身”!券商等金融机构提前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开放商用车制造是否冲击国内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2020-06-24

6月24日下午,中国公布了新版外资负面清单与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进一步放宽了金融等服务业领域、基础设施领域、商用车制造以及农业领域的外资限制。

自今年7月23日起,外资进入证券、期货、寿险、商用车制造、50万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网建设经营等领域的股比限制将被完全取消。在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领域的限制也从此前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

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继续先行先试。在医药领域,取消了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在教育领域,将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证券、寿险等金融机构提前一年全面开放

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6月24日对外公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清单条目由2019年版的40条减至33条。

两部门同日公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也由37条减至30条。

与2019年版相比,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提高了服务业、制造业、农业领域的开放水平。

在金融领域,新版负面清单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金融领域的开放是新版负面清单最大的亮点,此前,中国在证券、基金、期货、寿险等领域均存在51%的外资股比限制,按照此前计划,中国原定于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今年实际上是提前一年取消了这些限制。

白明认为,这反映了中国正在加快金融市场的开放步伐,而这些领域的开放不但会为中国金融市场注入更多活力,引入更多投资者,更重要的是,促进国内上述金融机构管理体制机制与国际对接。

“事实上在引入境外投资者方面,中国的QFII已经做了长足的探索,我们放开这些金融机构的限制不但将引入更多资金与资源,更是完整地引入外资金融机构,在金融咨询服务领域,我们要学习它们的管理办法、风控手段、投资组合,推动国内金融机构与国际接轨。

在基础设施领域,新版负面清单取消50万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规定。

白明指出,由于基础设施领域大多是自然垄断性行业,且关系国家安全与国计民生,各国在这些领域的限制一般较多,但安全问题是相对的,基础设施领域可以做进一步的细分,这一领域存在不少适合向民间资本甚至外资开放的领域。

比如,在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领域,城市人口50万以上的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是可以开放的,而核电站的建设、经营则仍须由中方控股,因此后者仍在负面清单中。

此外,他指出,管道网络等基础社会投资体量巨大,投资周期很长,资金回收周期也很长,不能依赖政府或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单向投资,需要向民间和境外开放投资,引入更多长期投资,从而降低债务负担和金融风险

放宽制造业、农业准入,取消商用车股比限制

在制造业领域,新版负面清单放开了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和核燃料生产的规定。

白明指出,汽车领域的对外开放是水到渠成的,也有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其中新能源汽车已经率先开放,特斯拉已经在上海建立了全资的工厂;目前的负面清单要求,汽车整车制造的中方股比不低于50%,同一家外商可在国内建立两家及两家以下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中国在今年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之后,还将于2022 年取消乘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同一家外商可在国内建立两家及两家以下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的限制,面向外资将逐步实现全面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汽车领域引入外资,行业内存在着“是引入了鲶鱼还是引入了鲨鱼”的讨论。白明认为,存在这种担忧是正常的,汽车领域最开始的开放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担忧选择建立了大量合资企业,但是多年来回头看,这是存在很多教训的;反倒是全面开放的中国家电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使中国成为家电大国,中国家电品牌也建立了明显的国际竞争力。

他表示,汽车领域开放可能会为国内厂商带来压力,但有压力才有动力,机遇大于挑战,中国鼓励企业在与全球的竞争中优胜劣汰、培育自身竞争力。

在农业领域,新版负面清单将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

白明指出,农业领域期待进入中国的外资有很多,不过这涉及到粮食安全问题,中国目前是在小麦上采取了部分放开的措施,不过在玉米新品种选育等方面仍然存在中方控股的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开放措施基础上,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将继续先行先试。在医药领域,自贸区负面清单取消了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在教育领域,则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白明指出,自贸区的负面清单要更短,将在更多领域做开放的探索。其中医药领域涉及国民健康问题,而教育领域则是敏感领域,自贸区在这些传统的涉及安全与敏感的领域做出了进一步探索,展现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决心。

他强调,今年的两个清单在服务领域开放上做出了很多探索,未来中国在养老、医疗、教育等服务领域的开放也存在很大的潜力,这些方面中国国内供给水平与质量均存在瓶颈,而外资的引入将成为破解“养老难”、“看病难”、优质教育不足等问题的一个重要思路。

(编辑:周上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