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大学|脱贫攻坚决战2020,三专家献策“全面脱贫”无缝衔接“乡村振兴”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侯潇怡
2020-06-01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在刚刚落幕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国务院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到2019年底,全国贫困县已经从2012年的832个减少到52个,贫困村由12.87万个减少到2707个,贫困人员由9899万人减少到551万人,只剩下最后的一小部分。其中52个县主要分布在7个省份,包括新疆10个、贵州9个、云南9个、广西8个、甘肃8个、四川7个、宁夏1个;同时,贫困人口超过1000人和贫困发生率超过10%的还有1113个贫困村。

但2020年又逢多事之秋,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在这个关口,脱贫攻坚能否顺利完成是一个举国瞩目的大事。在扶贫这个大课题下,不难发现,电商扶贫在近年来发挥的效用越来越大,甚至逐渐成为一种主流。因此,5月29日晚,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的21大学-脱贫攻坚战系列访谈节目,邀请陕西省果业中心主任、国务院扶贫办电商扶贫特邀专家魏延安,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农村电商研究中心主任易法敏,世界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骆许蓓三位专家共议:脱贫攻坚决战2020,电商扶贫的作用如何发挥?

以下为访谈实录:

21世纪:从目前政府披露的脱贫攻坚进程看,全国只剩52个县还没有摘帽,贫困人口减少到551万,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展,可谓胜利在望。请问如何看待我国脱贫攻坚的现状?接下来还有7个月的时间,打赢脱贫攻坚战有没有信心?还有哪些挑战?从国家政策层面,如何实现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的有机衔接,有什么好的建议?

魏延安:从目前就是通报的数字来看,从任务量来讲,今年比前几年每年完成的任务都要少得多。

但今年的形势也和往年不太一样,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个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它给我们脱贫攻坚带来了一定的挑战,但是总体来看,因为我们对此有充分的应对,而且我们的复工复产现在已经基本上恢复常态。国家又采取了力度很大的措施,比如说这些地方追加了300多亿的投入,然后现在还有几万名干部在这里帮扶,同时比如十大扶贫工程,包括电商扶贫在内,都在紧锣密鼓跟进实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今年完成最后的决战决胜,实现我们党和国家中央的承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当然脱贫攻坚它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因为脱贫攻坚它是一个阶段性的历史任务,我们更长远的对于农村而言,我们是要发展我们的各个方面,经济社会生态都实现乡村振兴。

怎么衔接?我觉得第一个就是战略性的转移,那么脱贫攻坚,我们讲是一个部分区域,部分人口一个重点的帮扶。我们乡村振兴是涉及到几亿农民的广大农村,它是全面的,所以我们的战略应该是一种转移。

第二是目标不一样,我们的脱贫攻坚解决的是现行标准,两不愁三保障,实现最低的保障。但是我们乡村振兴不一样,他要实现我们讲的产业、生态人才、文化组织全方位的振兴,要求很高。我们的工作方法可能也要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原来脱贫攻坚主要是帮扶,但真正要实现乡村振兴,仅仅有帮扶是不够的,根本是要发挥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作用。

要激发亿万农民的自身的活力、动力,所以我们不仅要帮,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政策、资金、项目激发农村的内生的活力,让他来实现振兴。同时从具体的要求上讲,脱贫时间紧,任务重。但乡村振兴,瞄准的是我们两个100年目标,所以他有充分的时间,相当的从容,有时间有精力来推动。

那么如何推动乡村振兴呢?从脱贫攻坚向乡村振兴转型,首先对脱贫攻坚依然不能掉以轻心,要有信心。为什么?因为脱贫攻坚完成的脱贫摘帽,目前发展水平依然是比较低的,绝对贫困可以消除,但相对贫困是长期存在。也就是说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减贫消贫事业一直要持续,而且目前的脱贫攻坚完成的区域还需要继续落实四步走的措施,稳步提升,这是我觉得从脱贫攻坚乡村之行先进的第一个需要注意的。

二是我们应该很注重规划的引领,因为乡村振兴是一个大文章,大工程,那么持续时间也很长,我们特别应该注意在两个100年目标,城乡融合发展,在这个背景下,应该注意乡村振兴虽然是全面的,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村都可以振兴。因为将来还有几亿农民要转移到城市,那么将来还有一些乡村是要消亡,我们应该有客观的认识。

三是乡村振兴的整个关键,核心还是在产业。当然我们今天的产业和过去讲的就不太一样,过去可能更注重的第一产业,要发展生产,那么今后更加要注重三产融合,把更多产业的利润,就业空间留在农村,同时应该加大发展数字乡村、数字农业,运用数字来改造提升传统的农业农村,让他们发生质的改变,跟得上国家现代化的步伐。

还有一点非常关键,就是我们的组织领导问题。在乡村振兴上,中央也提出要求,要保持五级书记一起抓的劲头,同时规定就是县委书记主要精力应该放在乡村振兴上。我觉得如果能把这些落实发挥好县域内对资源统筹,人才等等方面的统筹协调作用,那么我个人认为,顺利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实现向乡村振兴的转型,必将顺利的推进。

骆许蓓: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的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也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实现脱贫目标具有挑战性,但中国政府有坚定的信心和决心来实现脱贫目标。

在过去几个月里面,政府为应对危机实施了很多重要的政策措施,包括扩大社会保障,提供临时低保救助,通过税收减免、降低关税、信贷支持、减免社保缴费、退还失业保险费及加强积极的劳动力市场计划等等,对企业和个人作出了大力的支持。

我觉得也许更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如何使脱贫的目标可持续。为此,中国可能需要发展现有的社会福利制度,扩大转移支付的覆盖范围,把农民工也包括在内,在国家或者至少在省级层面上集中调节资源,提供更有利的系统,提供更大的保障防御冲击,配合多项有针对性的措施,使减贫更可持续、更高效。

易法敏:我认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在今年完成脱贫攻坚目标,肯定没有问题。关键就是完成阶段性目标之后,怎样可持续的进行和乡村振兴进行衔接。

我想从农户的可持续生计的角度,去讲一讲我的观察。因为从电商扶贫的角度来说,对于农户而言,电商扶贫对他们而言是一种生计方式的转型,也就是说由传统的生产方式、经营方式转向互联网的方式。

那么转型成功与否是否可持续,或者是说他们由互联网赋能所获得的能力,是否转化成了内生能力,这将是他们的新型的升级模式是否可持续的关键。所以我觉得在下一阶段,我们应该从政策层面保持两个政策工程的连续性。第一个政策就是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工程,第二个工程是农村信息服务,进村入户工程这两大工程的实施和开展。提高农村的基础信息基础设施,强化和改进农村地区的互联网加的观念,进而改变农村农户,还有农村的农村企业他们的经营生产方式。

那么在下一阶段,乡村振兴过程之中,要从使得农户的升级已经转转向互联网的这种升级可持续,那么政策上一定要继续保持并加强。尤其是我们下一阶段的数字乡村建设,数字农业农村建设,还牵涉到技术的转型升级,必然会导致商业模式以及很多一系列要共同的变化。农户是天生的,他是在自身的知识,经济水平、收入水平,还有很多互联网技能等等方面,它是有存在着天然的,我们称之为数字鸿沟的差距。

那么在前期的电商扶贫过程之中,在很多过很多的方面,实际上是靠政府电商服务就是很多政策的支持之下,才得以走的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果。同样的在下一阶段,当我们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开始使用,新兴的电商模式开始出现的时候,依然要继续保持下去。

(编辑:周鹏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