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业绩造假实锤,IPO联席主承销商瑞信、大摩、中金、海通国际站上了风口浪尖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媛媛
2020-04-03

瑞幸咖啡22亿元销售造假实锤,被朋友圈刷屏。

在这个敏感时刻,这个明星公司赴美上市的保荐承销机构自然而然冲上了风口浪尖。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宣布登陆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发行募资规模达6.95亿美元(绿鞋后,含CPP),IPO联席主承销商为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国际,KeyBanc Capital Markets Inc.和Needham & Company为联席副承销商。

瑞幸咖啡幸运不在

尽管瑞幸咖啡从成立之初“嗷嗷待哺”就一直被国内各路媒体喷口水,但它还是在纳斯达克上市了。

不仅上市了,在上市后半年多一点时间,这家被誉为烧钱的公司又成功募了资!

2020年1月10日,瑞幸咖啡在美股成功发了4.6亿美元(绿鞋后)的可转债,增发了6.7亿美元的股票(绿鞋后)。

中金公司对瑞幸咖啡IPO的评价是:“本项目是2019年以来融资规模最大的中概股公司美国IPO,瑞幸咖啡也是全球市场中自成立后最快实现IPO的公司。在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市场波动背景下,项目仍获投资者高倍超额认购,成功扩大发行规模并实现高端定价发行。”

也是受益于本次IPO,中金公司被《亚洲金融评论》评为2019年度中国最佳股本发行机构。

《亚洲金融评论》认为,“在美股市场,中金公司完成了16亿美元拼多多美股再融资项目、6.45亿美元瑞幸咖啡美股IPO项目”,这体现了其“突出的跨市场融资能力”。

然而,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IPO过了不到一个月,2020年2月1日凌晨,国际知名机构浑水公司发表了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

浑水公司称,自己收到了一份贴满各种现场采证的匿名做空报告,长达89页的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认为所指控的瑞幸造假真实成立。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已做空该股。

浑水发布的报告认为,瑞幸咖啡在五方面存在“欺诈”行为:

一、瑞幸咖啡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数量,将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商品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

二、顾客下单购买的商品数量出现减少,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每单1.38件商品,下降至四季度的每单1.14件;

三、瑞幸咖啡调高了商品的售价,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提高了1.23元;

四、在营销费用方面,瑞幸咖啡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

五、根据小票汇总的数据,瑞幸咖啡从“其他产品”(瓶装饮料、坚果、餐食、马克杯等)获得的收入仅占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的6%,并非媒体报道的23%。

报告还认为,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认为在中国咖啡市场仍然小众并只是缓慢增长;瑞幸咖啡的客户对价格敏感度高,在降低折扣的同时,增加同店销售额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浑水公司出手做空后,瑞幸咖啡的好运气就此终结。做空消息公布后,瑞幸咖啡股价短线下跌超过20%。

瑞幸咖啡保卫战败北

浑水公司的做空行动遭到了瑞幸咖啡及其IPO联席主承销商中金和海通国际的联手反击,瑞幸咖啡事关生死荣辱的保卫战也就此打响。

2月3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坚决否认浑水此前公布的沽空报告中的所有指控。

瑞幸咖啡声称,该报告所采用的调查方法具有缺陷,且证据未经证实,所有的指控都是没有根据的推测及对事件的恶意解释。报告攻击了瑞幸咖啡的管理团队成员、股东及商业伙伴,而内容均是虚假的、充满误导性或完全不相关的。

2月4日,中金公司发布《瑞幸咖啡: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证据》研报,报告称,瑞幸咖啡于周一盘前公告回应了浑水公布的匿名者提供的沽空报告,反驳其指控公司虚增单店销量、单笔订单销量、单杯实际售价、非现制饮品商品占比以及广告费用等,瑞幸咖啡认为报告所提供的数据与公司实际经营数据不符,属恶意误导。虽然瑞幸咖啡没有提供详细的数据或来自第三方的反驳证据,但我们认为匿名沽空报告主要基于不具代表性的草根调研和主观推断,亦缺乏有效证据。

“虽然瑞幸咖啡没有提供详细的数据或来自第三方的反驳证据,但我们认为匿名沽空报告主要基于不具代表性的草根调研和主观推断,亦缺乏有效证据。”

同日,海通国际发布《Luckin Coffee (LK US)—Key Observations From Short Selling Report》(《瑞幸咖啡—对卖空报告的主要观察结论》)研报,报告明确,我们(海通国际)认为该做空报告存在一些缺陷,比如它选择的数据、错误的会计标准,以及对瑞幸咖啡商业模式缺乏了解。

我们(海通国际)注意到,瑞幸咖啡商业模式的一个关键优势是,所有交易都是通过在线支付平台处理的,这使得瑞幸咖啡很难伪造交易。

然而不幸的是,中金和海通国际力挺的瑞幸咖啡很不给力,竟自己主动确认业绩造假。

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了一份内部特别调查委员会出具的报告,根据内部调查初步阶段确定的信息表明,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

至此,瑞幸咖啡彻底崩溃。

4月3日晚,瑞幸咖啡股价崩塌,收盘大跌了75.57%。

危机刚刚开始

据媒体报道,针对浑水公司此前发布的做空报告,美国已有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集体诉讼的最后提交期限。

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

上海汉联律师所合伙人宋一欣在公开表示,瑞幸咖啡可能面临来自投资者的巨额集体诉讼。美国法律对类似案件的索赔额一般这样计算,即设定一个时段,当中的最高价,以及事发后最低价,得出价差,再乘以股份数量,即使这家公司可能面临的投资者索赔额。若以2020年以来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期间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触及年内最高价美股51美元左右,事发后最低价为昨晚触及的每股4.9美元,而公司最新总股本为2.4亿,由此可粗略计算出一旦面临集体诉讼,瑞幸咖啡将面临总计约112亿美元赔偿。

法律专业人士认为,瑞幸咖啡造假风波可能会触动美国证监会调查,而证监会可能会同司法部开启针对公司以及相关责任个人的刑事调查,集体诉讼和证监会罚款可能会导致公司倾家荡产。

毫无疑问,一场风暴正在袭来。

在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暴中,瑞幸咖啡的命运自然无法乐观,而瑞幸咖啡IPO的那些联席承销机构能否从此次危机中全身而退却是一个更大的未知数。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