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折叠世界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倪雨晴
2020-01-09

2020年的CES(国际电子消费展)上,再次掀起了折叠屏风潮。并且,折叠屏的应用,也从手机扩展到了PC端。

当地时间1月7日,联想、戴尔、TCL、英特尔等厂商纷纷在CES上推出折叠类的终端产品。

且看PC,联想公布了首款折叠屏幕电脑ThinkPad X1 Fold,配备联想与LG Display合作生产的折叠式OLED显示屏。展开时是13.3英寸的触控平板,折叠后是9.6英寸带虚拟键盘的笔记本。该产品预计今年年中上市,起售价2499美元。

戴尔也展示了概念产品Concept Ori,配备13.4英寸P-OLED屏幕;英特尔同样带来了概念PC——Horseshoe Bend,完全展开是17.3英寸的4:3的屏幕。

再看手机,去年华为和三星正式发售折叠屏手机以后,更多厂商在跃跃欲试。

例如,TCL在CES上展示了旗下首款折叠屏手机,采用自家华星光电7.2英寸2K分辨率柔性OLED屏幕;联想展示了近期发布的摩托罗拉Razr可折叠手机,比较独特地选择了上下内折的方式。

眼下,折叠屏产品增长迅速。随着GalaxyFold、华为Mate X的上市,根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保守预测,2019年全球可折叠智能手机的销售量约70万部,预计2020年全球可折叠智能终端的销售量约400万部,同比增长约为519%。

当然,业界也指出,折叠屏的供应链尚未成熟,应用场景仍旧缺乏。但是在笔者看来,折叠屏手机、PC等或许只是小应用,而随着电池等关键技术的突破,折叠屏将会在汽车、住宅、未来无处不在的屏幕世界中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1

折叠世界起步

纵观当下折叠屏市场培育度,其实很像当年功能机和智能机的临界点,但是这个转变的过程很漫长,强大如手机上的安卓操作系统,其普及也经历了十几年。折叠屏产品同样需要时间,只有等到它全面应用的时候,消费者才习以为常。

现在的折叠屏当然有缺陷,也太贵,群智咨询数据显示,目前“类书式”折叠终端的物料成本约在700-800 美金左右。要解决这些难题,折叠屏的历史注定是很长的,技术的突破、整合需要日积月累。

但是不能否认,在材料方面,折叠屏可以说是材料学的一个奇点,或者说材料应用学的一个重要商业化表现,直到2019年,折叠屏才真正从实验室走出来,进入到日常生活中。 

从材料突破的角度看,包括强度型的材料(比如柔软又韧性的OLED)、高储能的电池(未来可能使用导电性极强的石墨烯材料)等等,这些材料决定了顶尖的C端硬件设备,或者工业设备发展方向,商业化水平都是在这些材料的基础之上。

商业世界的神话,摩托罗拉、苹果、诺基亚、华为,这些企业都是仰仗于材料的进步,而折叠屏的出现,或许会迎来下一个C端大爆发的时代。折叠屏会是大爆发中的一个点,其重要性甚至大于高精度电容屏的出现,折叠屏和5G会成为重要的基础设施。

再从商业化角度看,现在虽然折叠屏成本高,但是仅仅手机而言,已经比当年大哥大时期好的多,当时,我们甚至不能想象大哥大可以人手一台,现在我们愿意去想象人手一台设备,而折叠屏手机现在也没有走奢侈品路线,厂商希望量产、普及。

在全息投影的技术还没有到来,显像设备依然用屏幕的情况下,折叠屏还是有市场需求,消费者也渴望C端的创新。从工程世界的角度讲,这很酷。虽然供应链还等待成熟,但是折叠屏技术趋势已经来临,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进入C端领域,首先在高端领域应用。

2

显像新时代:便携性VS实用性

而看好折叠屏的发展,除了技术商用化进程之外,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需求问题,就是C端产品的便携性和实用性。这两者在发展的路上一直在相互竞争妥协。

对于手机等终端产品,我们既需要可扩展体积来增强操作性,增加生产力,又需要缩小体积来增加便捷性。原先是牺牲了一部分操作性,来提高便捷性,现在便捷性足够后,希望提高操作性,就需要有新的技术,比如折叠屏。

折叠屏带来的效率是倍增的。

现在大家的移动办公需求非常大,而大部分应用,由于考虑操作效率的问题,把电脑应用移植到移动端应用时,成本很高,要设计两套交互。而折叠屏出现,可以消灭iPad品种,当然现在还无法达到。但是,如果屏幕足够大,扩展出2-3折,一些复杂的数据处理系统,SaaS服务甚至都可以移植到手机端。

这便让移动端的实用性大大增强,生产力的释放更加汹涌。因为SaaS服务也好,APP设备也好,将会首次在一个设备上出现两种交互的状态,一个界面可以承载多个不同的应用状态。从PC端搬运到移动端的时代会到来,手机操控的时代会到来。可以想象,将来手机能够控制电脑,也能够预先启动汽车。在云和5G的辅助下,所有的计算资源都在云端,用手机操作屏幕就可以,到公司也只有屏幕。

仅从折叠屏手机来看,我们希望手机功能更强大、又更便捷。

需要注意的是,现在手机已经从口袋设备进入手持设备了,是可穿戴设备的一部分,其他设备都会跟它进行连接。回想一下,现在你将手机放在口袋里的时间有多久?是很少的。那么,在同等便捷性上可以扩展出更大的面积,就有很大需求。

在智能机出现之前,功能携带面积是可用面积的两倍,一半是键盘。乔布斯来了之后,屏幕使用面积瞬间飞跃,直至近年来全面屏的出现,又将手机屏幕的面积最大化扩张。

接下来,4.5寸的屏幕我们想要享受9寸的面积,以后甚至15寸,全息投影技术若成熟,我们甚至可以享受20寸的视觉面积。在消灭便携性的基础上,往上无限扩大可用面积,这才是我们的征程。

折叠屏到来后,我们稍微牺牲便捷性,是非常值得的。而且从消费者对于折叠屏手机的反馈来看,大家还是愿意尝鲜。曾几何时,很多人说不需要手机上网玩游戏,现在大家对于新终端的接纳程度高多了,技术的迭代也快多了。

因此,可变形的机械设备,需求还很大,我们希望折叠手机、电脑、电视、甚至汽车,这是技术发展的长期方向。

(编辑:张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