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权贷款”再观察:建行在深圳签了1000家认股权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辛继召
2021-09-1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辛继召深圳报道 自2019年,建行在深圳以国有大行身份,通过选择权贷款等方式,以债权+股权的方式落地投贷联动。

选择权贷款逐渐获得市场关注,规模亦稳步不扩大。两年多时间,到今年7月末,建行创业者港湾在深圳累计服务企业2000多家,信贷余额140亿元,签署认股权协议企业近1000家。

业内人士表示,选择权贷款的难点,一是需要“算大账”,即突破银行原有的信贷文化,不以简单的信贷规模和资产质量考核;二是退出需要由银行委托投资子公司或第三方与企业履行。

目前,银行发展投行业务仍相对较少,在商业银行传统架构内的“投贷联动”面临较高资本金消耗等困难,但包括选择权贷款在内的更广义的投贷联动正在逐步发展。

“选择权贷款”渐兴

国有大行中,推动选择权贷款较为积极的是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未有相关信息发布。

选择权贷款是投贷联动的一部分,操作模式是银行向企业放贷时,附加一定数额的股权认购期权,在约定的行权期限内,可指定第三方按约定价格认购公司股权。此前自2016年起,银监会、各地政府陆续发布了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通过投贷联动推动科创型企业发展的相关文件。商业银行投贷联动试点早已开始,但一直缺乏落地案例。

2019年,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相关人士表示,该行在深圳试点落地“投贷联动”,前期通过选择权贷款等方式投资初创型科技企业,后期将与建行其它子公司合作开展股权投资等。“提到银行助力实体经济,大家总会想到信贷。通过大量调研发现,单纯给企业做一笔融资贷款,已经不能满足深圳本地中小科创企业的需求。而中小科创企业未来将成银行新的增长点,配合国家普惠金融战略,建行建立起综合孵化生态‘创业者港湾’。”建行深圳市分行相关负责人说。

根据中行官网,该行亦在“中银助业通宝”中提供选择权贷款。根据中行分行发布信息,该行选择权贷款定位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的非上市科创类企业,额度不超过1亿元,期限1-3年。认股选择权份额由各方当事人协商,一般持股份额应不低于2%。目标企业选取要求上一年度销售收入不低于1000万元(不含关联交易);优先考虑已完成A轮融资,有1-2家国内知名的VC或PE作为其入资股东或已与此类VC或PE企业签署入资协议,并明确入资安排的企业。

部分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亦发布选择权贷款相关产品。例如,早在2010年6月,招商银行已推出“千鹰展翼”计划,通过与PE、VC等机构合作,为处于创业期和成长期企业提供债权和股权等综合性融资服务。

此外,中信银行选择权贷款为企业提供融资或融资安排等金融服务后,可在约定的期限内指定第三方合格投资者行使一定的企业股权认购权。选择权贷款是指我行在向目标客户提供传统授信业务的基础上,额外获得一定的选择权。广发银行称,该行选择权贷款具体可细分为“可转换权”(针对目标客户股权)和“可交换权”(针对目标客户持有其他公司股权)。城商行中,杭州银行针对选择权业务收益后置的特点,选择权业务贷款利率可适度下调。选择权业务因其兼具股权和债权的特性,目前仅由杭州银行科技文创金融专营机构开放。

上述金融机构中,建行选择权贷款有所不同。该行通过名为创业者港湾的模式可对所投企业以“入驻园区+信贷支持+股权投资+投后赋能”全场景支持,通过为中小科创企业提供信用类贷款,前移金融服务,利用“四位一体”指标评价体系,分析其未来成长逻辑,不再依赖财务指标,与之签订认股权协议。

建行深圳分行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7月31日,创业者港湾在深圳累计服务企业2000多家,信贷余额140亿元,签署认股权协议企业近1000家,其中,首次获得银行贷款的企业三成;获得创投机构投资的企业三成;以信用方式定贷的企业超过五成。

银行为何钟情选择权贷款?

选择权贷款仍处于试点阶段。今年7月,湖北银保监局发布消息,当地国开行、中行、汉口银行3家投贷联动试点银行探索实施“我投我贷”“他投我贷”“选择权贷款”“认股期权”等业务模式。截至2021年6月末,试点银行机构与40家投资公司开展合作,支持科创企业215户,投贷联动贷款余额31.28亿元,同比增长42.9%,对应投资总额57.47亿元,同比增长26.41%。

选择权贷款模式来自美国硅谷银行。其操作模式一般为,银行贷款给科创企业,约定到期后还本付息,同时通过签订附加协议获得企业总股本一定比例(一般为2%或以上)的认股权或期权。

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分析认为,认股权协议根据内容不同可分为期权、股权、收益权三种协议,协定中银行的贷款能够按照一定的比例转换成企业股权、期权,共享目标企业股权溢价。当被投资的企业通过上市或者并购、股权转让等方式实现股权的价值增值时,代理PE/VC可以代表银行抛售或者转让所持有的认股权份额,并按照约定的协议把所获得的收益分配给银行,由此银行实现对股权溢价的分成。

业内人士表示,选择权贷款的难点,一是需要“算大账”,即突破银行原有的信贷文化,不以简单的信贷规模和资产质量考核;二是退出需要由银行委托投资子公司或第三方与企业履行。

对于前者,商业银行需要规模、收益、风险之间的平衡。既要坚持投资收益抵补信贷风险损失,又要扩大初创期科创企业融资覆盖,还要避免追求PE/VC超额收益而冒进。

对于后者,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对工商企业其他股权投资风险权重为1250%”,资本消耗显著高于其对科创小微企业授信的资本消耗,需要承担巨大的资本压力。

建行在深圳首家实施投贷联动安排的企业是主攻人工智能领域的云天励飞,该行在企业发展初期,为其提供了数千万元信用贷款,并通过子公司建银国际完成Pre-IPO股权投资。

今年5月,建行通过建银国际完成对从事投影及激光电视领域的国内龙头企业——深圳火乐科技2200万元的股权投资。火乐科技由A轮投资者达晨创投推荐。火乐科技于2019年9月获得建行科技创业贷2000万元,同时为该行上线了商城消费分期业务,洽谈数字货币场景潜在合作。

王剑认为,从实际情况来看,当前我国不少银行早已经通过子公司等方式获得多种金融牌照,成为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银行控股集团。截至2020年末,已有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在内9家银行控制或投资了证券公司,13家银行机构出资参与设立或控股了基金管理公司,7家银行机构出资设立保险公司,4家银行机构投资信托公司。但在业务品种上,银行发展投行业务仍相对较少,主要包括债券承销、财务顾问和结构化融资三个领域,但整体定位仍然在于辅助传统商业银行存贷款业务的发展。

从长远来看,更广义的商投联动正在我国逐步发展。无论是近年来各银行不断推出的选择权贷款,还是银证合作创新的持续发展,商业银行正在逐步推进实现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行业务的整合、联动和协同,“以顾促融”全面获取商业银行的投行服务收益、实现综合化经营的时代正在到来。